筆趣閣 > 全球高武 > 第1324章 干大的!
    虛天界。

    方平也通知了其他幾人,開始倒計時。

    “6……5……4……”

    道樹這些人依舊看著他,還在繼續逼迫他讓李寒松去探路。

    方平氣機不顯,單手握著平亂刀,視線卻是籠罩所有人。

    砍誰?

    第一刀,要砍的利索點,一刀劈死一個最好。

    最好劈死一位強敵!

    劈死一位一定會和自己為敵,并且會對自己出手的家伙。

    當然,破九的劈不死,破八的有點難,破七的倒是合適,比如艮王。

    不過這時候殺艮王,未必有機會剝離大道。

    “乾王,黎渚?”

    方平念頭也在不斷爆發。

    “黎渚!”

    方平選定了目標,黎渚!

    這家伙和自己為敵很久了,每次都被他逃脫了。

    這一次黎渚破八,一旦出去之后,恐怕會更強。

    不過……黎渚不好殺。

    哪怕不好殺,方平也懶得管了,一刀劈不死,那也得打殘了黎渚,讓黎渚無法參與接下來的大戰,免得這家伙對自己下黑手。

    天庭的兩位,鴻宇和黎渚都是老陰貨,方平比較忌憚他們。

    下黑手,這倆還是有幾手的。

    斬黎渚!

    “方平,難道你想和所有人為敵?”

    道樹再次低喝一聲,有些陰沉。

    而方平,此刻卻是迅速通知其他人,“攔截鴻宇,干爹,纏住人皇瞬間!”

    他沒讓這些人出手,這些人氣機難掩,還沒出手就會被人發現問題的。

    鎮天王眼神微變,這小子要對黎渚出手了。

    其他人,也都猜到了。

    眾人都是大氣不敢喘,方平這家伙真的大膽,這么多強者在,他非要做第一個出手的。

    “方平……”

    “1!”

    方平一聲低喝,眾人還沒來得及反應是什么意思,就在這一刻,一道破碎了天地的刀芒落下!

    強!

    強大無比!

    這一刀,方平有一些收力,但是沒收太多,絕對有破二門的實力。

    破二門強者,全力一擊。

    偷襲!

    道樹瞬間避開,方平出刀的剎那,他就感受到了,第一想法就是方平瘋子,對自己出手,他以為一刀可以劈死自己?

    想太多了!

    避開這一刀,他要斬了這混蛋。

    其他破九強者,也是第一時間反應過來,紛紛避退,沒人愿意貿然接這一刀。

    哪怕感受不到太強烈的能量波動,可越是如此越危險,破八一擊,哪怕是他們,也不愿意在準備不充分的情況下硬接。

    破九第一時間反應過來,接著便是精神力破八的幾位,然后才是其他破二門的強者。

    再然后……才是幾位破八,卻是沒破門的強者。

    這些人,反應要慢一拍。

    其實也很快,然而,這是突襲,還是當著眾人的面,進行突襲。

    眾人都沒料到這一幕,此地破九不少,沒人敢想象,方平會這時候當這個出頭鳥,哪怕方平已經很瘋狂,可還是出乎眾人意料。

    就在此刻,鴻宇臉色一變,喝道:“黎,退!”

    黎渚其實一直都很警惕,防著所有人,都大戰臨頭了,誰敢大意?

    然而,在場這么多人,他盯著那些破九才是主要目標,防止這些破九忽然對他出手,然后才是方平。

    是的,方平僅在破九之下。

    他已經足夠重視方平了!

    他也從不小覷方平,不敢小看方平的膽子,他甚至想過,道樹再逼迫,方平會聯手石破幾人直接和道樹對上。

    他想的夠狠了!

    破九的道樹,方平都敢干,這算是重視方平了吧?

    然而……他真的沒想到,方平第一個會對他下手。

    這一刻,他的視線中閃過一道亮芒!

    “鎮!”

    一聲怒喝,黎渚再也沒有之前的淡然,氣機不強,然而,危機感卻是快要讓他腦袋炸裂了。

    萬界鼎瞬間出現在他面前。

    黎渚轉身的時間都沒有,撕裂了虛空,朝一側轉移。

    然而,方平太快了。

    轟!

    突然出現的萬界殿,根本沒能起到太大作用,刀芒還沒落下,稍微觸碰一下,萬界殿直接被轟飛,撞破了虛空,不知道丟到了哪里。

    黎渚渾身血肉,眨眼間被刀芒侵吞,瞬間消失,只留下了骨骼。

    黎渚拼盡全力,不是對抗方平,而是要避開,可他被鎖定了。

    “破!”

    一旁,鴻宇此刻也反應過來了,精神力爆發,想要破碎刀芒,糾纏方平片刻。

    然而,鑄神使幾人,這時候比他更快,紛紛朝他殺去。

    鑄神使精神力不比他弱,反而更強。

    那邊,人皇皺眉,也是一掌拍來,剛出掌,面前多了一人。

    鎮天王!

    人皇臉色變了,麻煩了。

    是的,麻煩了!

    方平一刀斬出,奇怪無比,出乎眾人預料,不管是出刀還是選擇的目標,都不是大家能預料到的。

    殺誰不好,殺黎渚?

    他們都沒想明白,方平為何要對黎渚出手。

    黎渚在眾人逼迫方平的時候,直接沒說話,倒是乾王,還陰陽怪氣地說了幾句。

    他們不知道,方平不怕那些傻子,就怕聰明人。

    就怕黎渚和鴻宇這種陰險的家伙,哪怕破八,感覺都比破九危險。

    不斬黎渚斬誰?

    “破!”

    凄厲的吼聲傳來,黎渚此刻那是真的不敢再有任何保留,全力以赴,果決的超乎所有人預料。

    眾人以為他還要遁逃。

    他沒有!

    轟隆一聲爆鳴,骨骼自顱骨以下,全部炸裂,璀璨的光芒映射天地,只為了擋住那一刀。

    自爆骨骼還不夠,黎渚凄厲嘶吼,渾身本源氣溢散,直接燃燒大道。

    他覺得自己要死!

    他不敢賭,不敢跑,不敢等其他人救援。

    方平這一刀,讓他感受到了死亡的危機。

    唯有自救!

    大道燃燒,可以再修,骨骼自爆,可以再鑄,命沒了,那才是什么都沒了。

    黎渚,那是真的沒有任何保留了。

    非但如此,這時候,一枚大印從他頭顱中飛出。

    轟隆!

    爆了!

    遠處,斗天帝臉色微變,略顯震撼,“地王印!”

    地王印!

    地界之王印,地皇昔年鑄造過一枚,不過沒什么大用,因為地皇就是地界的皇者,領袖,三界公認。

    后來,這枚大印不知道是毀了還是遺失了。

    今日,有了答案。

    在黎渚手中!

    這是和人王印一樣的東西,比張濤破碎人皇劍鑄造的人王印更強大,隱約間都接近神器范疇了。

    可黎渚還是沒有任何猶豫,直接自爆了。

    黎渚野心,此刻也徹底被人洞悉。

    自爆骨骼,自爆地王印,燃燒大道……

    黎渚的反應不可謂不快,不可謂不果決,這甚至都出乎那些皇者的預料,這是把方平一擊當成皇者一擊來拼命了。

    一位破八,如此出乎預料的反應,哪怕真的破碎了方平一刀,也損失慘重,不修養一段時日,別想恢復了,更別說搶奪此次的機緣了。

    可更出乎眾人預料的事發生了!

    付出了如此巨大的代價,黎渚的頭顱沒有絲毫猶豫和停留,也沒看結果如何,頭顱之上再次爆發光芒,一閃而逝,燃燒頭顱在遁逃!

    通道,一閃而過。

    黎渚完全沒有任何僥幸心理,沒有再考慮留下,他怕死。

    傷成了這樣,還想留下,還想奪寶,那才是真的送死。

    嗡!

    虛空一顫,直到這時候,方平那一刀才和自爆之力碰撞!

    不算太大的響聲傳來,甚至還沒其他人交手聲音來的大,就是這么一顫,然而,一圈光波溢散開。

    之前站在黎渚附近的幾位強者,臉色都變了!

    投靠人皇的強者不在少數。

    柳山,尹飛,天植幾位天王都站在了人皇那邊。

    這下子,人皇被阻,鴻宇被圍殺,黎渚直接放棄一切遁逃,兩位強者這一擊碰撞的余波,誰愿意替他們扛著?

    沒人!

    天植臉色劇變,瘋狂遁逃,吼道:“皇……”

    他喊的是鴻宇!

    可惜,來不及了。

    光圈瞬間溢散而來,天植怒吼一聲,也學黎渚,消耗一切來抵擋。

    然而,擋得住嗎?

    擋不住!

    兩位破八強者,此刻都是破二門之力撞擊,瞬間泯滅之下,這余波之力甚至都超越了破二門的地步。

    如此強大,他們怎么擋?

    “不……”

    天植絕望無比!

    不是這樣的。

    他不想死,他為鴻宇守了地皇神朝數千年,他和天命守護鴻宇數千年,他放棄了許多東西,只為等鴻宇歸來。

    而今,鴻宇歸來了。

    天命卻是死了。

    現在……到他了。

    天植絕望無比,凄笑道:“皇,珍重!”

    沒有再去怨恨什么,他想到了萬年前的一些事,想到了昔年被人看不起,被人當做馬夫一般對待的日子,是皇給了他們尊嚴。

    馬夫!

    誰是馬夫?

    他們是帝王,是強者,不是馬夫。

    三界強者,唯有皇子看得起他們。

    “珍重!”

    這一聲道別之語,是天植最后的話語,這數千年的追隨,也算還了昔年之情。

    知遇之恩當涌泉相報!

    他和天命做到了,用命去報答了一切,今日,算是還完了一切。

    還不完,也沒機會再還了。

    “天植……”

    鴻宇眼睛微紅,一劍洞穿了鑄神使的胳膊,然而長劍卻是被卡住了,鑄神使的骨骼何其強大,豈會被他輕易洞穿。

    亂和天狗、石破三位,那是抓住時機,瘋狂朝他轟殺而去!

    轟隆!

    直到這時候,爆炸聲才起。

    天植直接泯滅!

    那邊,柳山頭顱之下全部消失,頭顱破碎,倉皇而逃,不遠處,月靈微微蹙眉,一拳轟出,將這殘破的頭顱轟進了通道,她在救柳山。

    不然柳山必死無疑!

    柳山能不能活下去,不知道。

    可南皇門下的尹飛,這一次卻是無法逃脫了,南皇一脈,此刻也沒強者在此。

    尹飛也是絕望無比!

    “人皇,你答應過我的!”

    尹飛咆哮一聲,聲音戛然而止,瞬間化為爆鳴聲!

    轟隆!

    爆裂了。

    ……

    瞬間功夫,一位破八放棄一切遁逃,兩位破六隕落,一位破六不知能否活著離開。

    ……

    通道另一邊。

    戰王身后,此刻浮現出一個黑洞。

    戰王有些呆滯,這是啥?

    就在他呆滯中,一個殘破的頭顱飛來,看到黑洞,那是沒有任何猶豫,直接鉆入其中,眾人甚至都沒看清楚這是誰。

    直到頭顱消失,剛剛被頭顱擦肩而過的戰王,才呆滯道:“黎渚?”

    破八的黎渚?

    怎么了?

    好慘!

    怎么就剩下半個腦袋了,對面發生了什么,這也太快了吧!

    他還沒回神,下一刻,又一個更破碎的頭顱沖來。

    風雨飄搖,甚至都感受不到氣機了,頭顱破碎,戰王都無法分辨是誰。

    可最弱也是天王!

    去了那邊的,幾乎都是天王,除了李寒松那家伙。

    一位天王傷成了這樣?

    這還能活下去嗎?

    柳山早就恍惚了,唯有一個念頭,逃!

    逃生!

    看到黑色洞口的瞬間,也沒有任何遲疑,直接鉆入了洞口。

    逃!

    對面瘋了,都是殺神,這一刻的柳山,心中唯有一個念頭,離開方平,越遠越好,自己豬油蒙了心,為何會和他們一起進入對面?

    居然還想奪寶!

    可笑啊!

    ……

    戰王眾人真的呆住了。

    一位破八,一位破六,都是重傷垂死,能不能活下去都不知道。

    可關鍵是,這黑洞是什么,戰王都不知道。

    你們就這么闖進去了?

    不怕有危險嗎?

    水力幾人,紛紛趕了過來,一個個臉色沉重。

    蔣昊看了一眼,好像發現了什么,臉色微變。

    通道!

    和他來時的通道很相似,不過更穩固,更強大,戰王到底捏碎了什么?

    關鍵是,這通道是通往人間的嗎?

    那現在黎渚和那位不知名的家伙闖了進去,不會是進入了地球吧?

    蔣昊臉色一變再變,當然,若是武王他們在,這倆沒任何威脅,不但沒威脅,這倆闖進去的家伙,小心徹底隕落!

    他剛想提醒一句,通道中,忽然有人詫異道:“什么玩意?”

    砰!

    一聲巨響,下一刻,武王聲音傳來:“我日,黎渚!你咋這樣了?你開的通道?你嚇死爹了,好慘,就半個腦袋了……”

    轟隆!

    一聲巨響,老張聲音再次傳來:“我去,這是什么?破八之力?你……你別跑啊,再跑你要死了,停下來,我救你,別再燃燒了,咱們聯手啊!”

    轟隆,巨響聲再次傳來,黎渚沒有任何聲音傳出。

    若是進入通道中,便可發現,黎渚的腦袋燃燒的只有雞蛋大小了。

    而黎渚,依舊沒有任何猶豫,哪怕到了這地步,也只有一個目的,逃!

    逃生!

    張濤正想繼續追,前方,又一個腦袋沖來。

    沒有任何理智的腦袋!

    老張一想到黎渚,再看看這個腦袋,有些呆滯。

    怎么了?

    怎么都剩下腦袋了!

    到底發生了什么?

    不對,黎渚他們不是在秘境中嗎?

    這……是通往秘境中的路?

    他一想到這,剛想抓住這腦袋問問情況,結果可能力氣用大了一點,手一觸碰到腦袋,轟隆一聲,腦袋直接炸裂,徹底消散!

    死了!

    老張驚呆了。

    這最少也是一位天王級強者,他就這么一碰,人家死了?

    這算我殺的嗎?

    不是吧!

    天王,怎么會如此弱不禁風?

    這在之前,是受了多重的傷啊!

    而就在此刻,更后方,李振微微一愣,一拳轟殺向雞蛋大小的迷你腦袋。

    黎渚依舊沒有任何話語,沒有任何猶豫,繼續燃燒,轟隆一下,穿過了李振,遁逃!

    “抓住他!”

    張濤回頭喊了一句,不過也不是太擔心黎渚的威脅,吼道:“李振,去抓他,黎渚,現在撐死了帝級實力,快點!”

    他都驚呆了!

    他其實感受到了破八之力,可現在的黎渚,能發揮出帝級實力嗎?

    太可怕了吧!

    這些人到底遭遇了什么?

    一位破六天王,連個名字都沒留下,就這么死了。

    一位可能破了八的老陰貨,就這么被打殘了?

    黎渚可是和他旗鼓相當的陰貨了!

    現在倒好?

    被人弄成了這樣,誰干的啊?

    也太兇殘了吧!

    張濤心中都有些害怕了,外面到底是什么情況?

    這邊,他還在擔憂著,后方,李振幾人去抓黎渚了。

    不出意外的話,黎渚很難跑掉,或者說跑不掉。

    外圍,還有林紫、龍變他們呢。

    區區帝級實力不到的黎渚,通道又無法在半道上擊潰,只能直接進入鎮星城,是抓活口還是殺了黎渚,老張也懶得管了。

    反正黎渚這次完蛋了!

    他現在更擔心的是,秘境中發生了什么?

    就在這時候,轟隆隆!

    老張心神顫動!

    瞬間,本源宇宙中,三顆大星炸裂。

    瞬間,死了三位天王。

    他剛剛碰死的這位,應該也是其中之一。

    幾乎是同時,這意味著,瞬間死了三位天王強者。

    老張真要咽口水了,這不是入侵地球啊,好像是秘境中出了什么大事,一下子死三天王了。

    加上之前的羿天王,還有之前好像是袁剛的那位天王。

    這么說,這地方一下死了五位天王了?

    破七的羿天王,四位破六,以及差不多已經完蛋了的破八黎渚,還有多位皇者分身或者投影之類的玩意。

    這秘境,也太危險了吧!

    “張小子?”

    就在這時候,戰王聲音傳來,帶著疑惑,帶著一些奇怪之意,接著就是震撼,“方平要干嘛,打開了通往地球的通道……”

    此話一出,張濤再無任何遲疑!

    方平打開的!

    我去,這小子要干大事了啊。

    之前的幾位,不會是他干的吧?

    老張都快恍惚了,黎渚好像破八了啊,你把黎渚都給干掉了?

    你到底啥實力了!

    下一刻,老張沖出了通道。

    戰王幾人呆滯地看著他,那邊,其他人紛紛遁逃。

    地窟的強者,神教的強者……

    無一例外,全部朝四面八方遁逃。

    哪怕這地方不大,也要逃。

    哪怕后面的天門關著,前面的通道更危險,可一看到張濤出來了,這些人也瘋了。

    之前,戰王這些人在這,那還好。

    人群中不缺圣人。

    可武王來了,甕中捉鱉,這些人都快崩潰了。

    老張看著這些人四散而逃,也顧不得這些了,甚至沒看那邊同樣遁逃的花齊道一眼,迅速道:“怎么了?”

    “不知道……”

    戰王一臉懵,我怎么知道!

    “方平呢?”

    “在對面……”

    戰王指了指對面,見老張要跑,馬上抓住他的胳膊,急忙道:“別去,那邊破九的一大把!破六的在那就是炮灰,破七的也就是送死的命……破八都沒法抖一抖了,沒看到黎渚的情況嗎?”

    張濤也是一臉呆滯。

    這么高端的戰場?

    破七破八都成炮灰了!

    那這些人,到底是不是方平殺的,弄的方平好像很強一樣。

    就在此刻,對面,隱約的咆哮聲傳來!

    “方平!”

    鴻宇的咆哮聲,憤怒,夾雜著無限的痛苦,惱火。

    “叫個鬼,瑪德,黎渚居然跑了!”

    方平吼了一聲,接著咆哮道:“殺!殺了鴻宇,道樹,你敢對我出手,破九了不起嗎?”

    轟!

    一聲巨響傳來,好像是方平和他口中的破九“道樹”交手了。

    張濤臉色一滯!

    戰王也是嘴角抽搐,“不知道,之前破八,擊潰了妖帝,之后我就不知道了。”

    “三天!”

    老張喃喃一聲,秘境開啟才三天啊。

    發生了什么啊?

    怎么就和破九的干上了!

    破九的不是皇者嗎?

    我到底是不是做夢了?

    此時此刻,老張真的懵了,他覺得自己快瘋了,這地方怎么會這樣?

    非但如此,他擔心的方平,不但沒事,好像還主動出手擊殺黎渚,斬殺了三位天王,現在更是和破九強者交戰了。

    老張剛想過去,哪怕他實力不咋樣,好歹也破七了,去助戰還行的。

    就在此刻,方平咆哮聲再次傳來!

    “清場!守著,等我!”

    這話,不知道對誰說的。

    可張濤瞬間知道,恐怕是對自己說的。

    雙方隔著一條通道,可卻是無法感應到對面的氣機,只有一些隱約的聲音傳來。

    清場,守著……

    這話一聽,老張大概明白了!

    難道是安全通道?

    方平撤離用的?

    老張顧不得多想了,此刻,看向遁逃的那些人,低喝道:“戰王、雷王、蔣昊、水力、力無奇……聽令,殺!”

    清場!

    在場的人族強者也不少,何況還有他在,他可是破七強者。

    那邊,大都督一臉絕望,瞬間沖入通道中。

    然而,通道中規則之力恢復了一些,也許對破七破八傷害不大,可他一位受傷的圣人,哪能匹敵。

    轟隆隆!

    一只只大手朝他抓來,大都督咆哮一聲,他也是死里求生,知道通道危險,可他真的沒辦法了。

    作為和人族敵對的地窟強者,他無路可走。

    是面對破七的武王,還是通道……他有選擇。

    然而,這一次他選擇的依舊是死路。

    不得已之下的死路。

    萬米通道,他一路破空而行,等到闖到了六七千米的地方,他撐不住了。

    “皇!武王來了……”

    轟隆!

    大都督被一只大手抓爆,瞬間隕落。

    ……

    通道外,張濤顧不得那些了,迅速看向力無奇,喝道:“力無奇,去通知人族其他強者,讓王金洋率天王進入此地!”

    這次,好像要干大的啊。

    天王如炮灰,破九一大把,方平這是要把天給捅破嗎?

    老張有些戰栗,也有些激動!

    黎渚這些老對手,都被弄成這樣了,難道要屠皇不成!

    不行,我得過去看看,這邊留給其他人守著。

    
飞鱼钱包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