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舌尖上的求生游戲 > 529.收容失效01-吃蛋糕
    [歡迎來到《亡者迷宮》。]

    [你進入了A級世界,系統不會提供任何補給,所需補給可以在本地圖中找到。]

    [你在此任務中消耗的“倒計時”將在離開此世界時結算。]

    [由于此世界的特殊性,主線任務會在此告知,不需要你自主發現。]

    [你已經接取主線任務:請盡可能的保證更多的人活下來。]

    【你已經來到《觀察之書》的第529章,此章節所描述的世界,最多可產出10個會影響世界線走向的劇情,目前已被破解9個劇情,其中一個劇情是由你破解完成的。】

    唐元剛剛進入這里,眼前就彈出了信息。

    “嗯,所以已被破解的其他8個劇情,應該是亡者都市的玩家們過去完成的,只要我和狗子破解完這最后一個劇情,這個世界就無法再產出主線任務和因果力了,但也意味著,雞哥可以在游戲中復刻這個任務世界了。”

    他初步判斷了自己的情況,然后ECHO眼開始彈出他目前所扮演角色的信息。

    【你完全不記得你的過去,甚至你連你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今天早上,一位和藹可親的男人帶你來到了這個房間,你坐下了,接著感覺有點餓。】

    唐元回頭看了看身后那位全副武裝的男人,他帶著黑色的頭盔,黑色的護目鏡,露出的嘴巴沒有一絲笑意,看上去就是一位冷酷無情的士兵。

    這還真是和藹可親啊。

    那個人發現唐元正在回頭看他,用手上的電棍電了電唐元。

    “不要四處看。”他的聲音嘶啞又低沉,聽上去他的嗓子過去應該被什么東西燒壞過。

    “請問……我在這坐著要做什么?”唐元毫無心理壓力。

    “閉嘴,不要說話。”那個人說。

    唐元打量著這個房間,白色的墻壁,黑色的地面,這里除了一張長桌之外,什么都沒有。

    他正坐在這張長桌前,面前有一個金屬餐盤,上面干凈的可以照出唐元現在的樣子。

    這是一張擁有深邃五官的西方人面孔,短短的棕色頭發,似乎剛被剔剪過,黑棕色的眼睛有些茫然,下巴上長著一圈胡茬,帶著大大的黑眼圈,看上去比較憔悴。

    雖然憔悴,但他并不瘦弱,只是精氣神有點弱。

    唐元對著餐盤捏了捏自己肥嘟嘟的臉蛋,他確定自己是個典型的米國胖子。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是很簡單的款式,是那種很新鮮亮麗的橙色,讓唐元想到了橘子。

    后面站崗的士兵并未對他這種行為加以阻攔,實際上,只要唐元乖乖地坐在這里,兩者就相安無事。

    這應該是唐元面臨的最安逸最怪異的開局,他完全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事。

    房間的門開了,一些穿著同樣橙色制服被后面兇神惡煞的士兵推進房間。

    一共又來了四個人,他們分別坐在長桌周圍。

    一號,是一個臉上帶著傷疤的魁梧男人,他的臉長得很兇,但眼神也十分迷茫。

    二號,看上去比較瘦弱,尖嘴猴腮,縮著脖子不知所措。

    三號,他是一位氣質非凡,坐在那里散發出高貴的氣場,仿佛自己坐在高級餐廳中。

    四號,身材肥胖,眼睛都快要被肥肉擠成了一道縫,看上去就像是一團巨大的人形肉團。

    一號剛坐下就掙扎著想要起來,大聲咒罵著:“放我出去!”

    后面站著的兩個士兵拿出電棍,把這個人電到腿軟,他才老實下來。

    其他三個人非常安靜,似乎已經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不過唐元沒從他們的臉色中看到恐懼。

    “時間差不多到了。”后面的士兵突然大喝一聲,導致坐下的幾個人,包括唐元在內,都看向他。

    當唐元把注意力放回到桌子上時,他發現面前的餐盤上出現了一塊巧克力味的紙杯蛋糕。

    這塊蛋糕散發著誘人的氣味,還冒著熱氣,下面是松軟的蛋糕,上面是一層奶油加巧克力。

    唐元抬起頭,發現其他四個人面前也出現了大小不一的蛋糕。

    一號盤子里是一塊三角形的草莓蛋糕。

    二號面前的是圓形的芝士蛋糕,此時他正驚訝的看著那些塊芝士蛋糕。

    三號盤子里是芒果千層蛋糕,他看著這塊廉價的蛋糕,皺了皺眉。

    四號面前是一個超級大的三層生日蛋糕,不過上面沒有任何文字。

    這是什么?蛋糕派對嗎?

    “快吃!”后面的士兵大聲說。

    【這是一個巧克力蛋糕:由面粉,雞蛋,巧克力,奶油制作而成的,富有高熱量的蛋糕,請放心,它沒有任何毒性,也沒有過期,看上去像是剛剛烤出來一樣,非常誘人。】

    唐元拿起蛋糕,咬了一口。

    果然是普通的蛋糕,里面并沒有添加奇怪的成分——因為他完全吃不出甜味和蛋糕該有的味道,但口感還不錯,雖然味道不怎么樣,但是卻能讓人繼續吃下去。

    周圍三個人狼吞虎咽,在正常的活人看來,這些蛋糕美味極了。

    四號胖子的蛋糕最大,他吃得又很急,蛋糕渣子和奶油從他的嘴角漏出來,看著有些臟。

    “一粒渣子都不準剩下,盤子也要舔干凈。”士兵說。

    唐元一口把剩下的蛋糕塞到嘴里,遲疑的看了看餐盤。

    這盤子這么亮,是不是已經被人舔過了?

    很快,大家都吃完了蛋糕,舔過了盤子。

    士兵們讓他們站起來。唐元舉起雙手,士兵用一個古怪的儀器,從上到下開始掃描,確保他們身上沒有殘留蛋糕碎渣,才被帶出去。

    接下來,他們被蒙上眼罩,跟著士兵的引導,一直往前走。

    直到進入一輛像是汽車的地方,伴隨著引擎發動,唐元計算他至少在車里呆了二十分鐘。

    車子停下來后,士兵粗暴地把唐元眼睛上的布扯下來。

    唐元發現剛才一起吃蛋糕的四個人都在,除此之外,身邊還有一只雞,兩只鵝,十幾袋面粉,一條狗。

    砰!

    那些士兵關上車門,就直接開走了,仿佛把他們“流放”了在這。

    “喂,聽得到嗎?”

    這時,唐元才發現他的耳朵上不知什么時候多了一個耳機。

    “好了,看到你們面前的那家面包店了嗎?”

    一個聲音很溫和,但是語氣卻很冰冷的男聲說。

    這家面包店很普通,就像是每個街角的店鋪一樣。從外面看,櫥窗中的面包似乎已經被賣光了。

    “看到了是吧?現在你們進去吧。”

    
飞鱼钱包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