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美女總裁的超級女婿 > 第58章 你還是殺了我吧
    停車場上那四個人,好像是鄭三虎的手下?

    鄭三虎你這個叛徒,與山哥為敵,就是與我白一鳴為敵!

    吃里爬外的東西,你以為派幾個人來保護那姓陸的司機,他就能逃過一劫嗎?

    你做夢!

    笑面書生想對付的人,沒有人能逃脫。

    “四位哥哥,那邊的垃圾桶好像都空了,你說嚇人不?”

    白一鳴扣著手指甲,笑著往那一指。

    “你這不男不女的家伙,該干嘛干嘛去!”振邦見到他這副樣子,想吐。

    大熊突然驚呼了一聲:“笑……笑面書生?”

    二成一臉驚恐:“他……白……白……白一鳴?”

    明輝打了個哆嗦:“快跑呀快跑呀!”

    振邦抖著手掏出一包煙:“鳴……鳴哥,抽……抽根煙唄?你大駕……你怎么也跑這爛小區里來了……嘿嘿……”

    ……

    幾分鐘后。

    白一鳴蓋上了最后一個垃圾桶的蓋子。

    “叛徒的下場!呵呵。”

    他說著,便伸手朝這垃圾桶抓了過去。

    垃圾桶上立馬多了五個透明窟窿。

    “透透氣兒,別憋死你們,人家好善良的呢。是吧?”吹了吹指甲里的塑料屑,白一鳴扭著屁股走到了樓下。

    目標:六樓。

    白一鳴抱住排水管道,縱向一躍,靈活如猴。

    旁邊樓上,正在上廁所的某業主不經意見了這一幕,頓時閃瞎雙眼。

    “超人!媽呀,超人來了!”

    揉眼的工夫,那超人已經攀到了六樓。

    飛檐走壁,如影隨形。

    這種攀登技巧對白一鳴來說,實在是太小兒科了。

    更讓他感到驚喜的是,窗戶是開著的。

    白一鳴一個空中轉體動作后,整個身體便如子彈一樣,從窗戶里沖了進去。

    這里是陸平的臥室。

    “先戳他五個透明窟窿!”

    亮出五指,便朝床上猛*插了下去。

    嗯?睡的這么死?

    沒人叫喚呢。

    手上是什么東東?枕頭?

    白一鳴把枕頭拿掉,正疑惑間,啪地一聲燈亮了。

    陸平正穿著背心褲衩,站在臥室門口,沖他說了一句:“你來了?”

    “你……剛上完廁所?”白一鳴腦補后噗嗤笑了:“小樣兒的,讓你逃過一劫。”

    陸平走過去,拿起那枕頭一臉惋惜:“剛換的新枕頭,讓你戳了五個窟窿,棉花都露出來了!”

    白一鳴伸出食指指向自己:“你,不怕我?”

    “不男不女的娘娘腔,我怕你做甚?”陸平若無其事地看了他一眼。

    白一鳴又摳起了手指甲:“那是因為你不了解人家。了解我的人,沒有不怕我的。”

    “怕你撬門溜鎖爬窗戶?”陸平搖了搖頭:“不守規則!來,客廳坐坐?”

    白一鳴驚呼道:“好啊,反正我不急。”

    客廳里。

    陸平坐在沙發上,面無表情。

    白一鳴倚在窗前,一邊摳指甲一邊說道:“你難道就不想知道,人家今天是來干什么的嗎?要不你猜一猜,好不好?”

    笑的眼睛瞇成一道縫隙。

    臉上一股春風,縫中殺氣滾滾。

    “反正不是來偷枕頭的!”陸平往嘴里填了一支煙:“說說鄭三虎吧!”

    “討厭!”白一鳴揚了揚蘭花指:“還抽煙呢,熏到人家了都。你說鄭三虎呀?他是個叛徒,我教訓他教訓錯了嗎弟弟?要不是念在以前的情分上,人家殺了他的心都有呢。理解不,夠仁慈的了噢。”

    陸平反問:“沒有人告訴過你,你這種娘娘腔很讓人惡心嗎?”

    “有啊,當然有啦!好多呢!”白一鳴揚了揚手:“不過他們死的死殘的殘,還有一個被丟到河里喂魚去了呢。呵呵老好玩兒了,弟弟,你是下一個哦!”

    陸平道:“看來你已經想好怎么對付我了,是吧,笑面書生?”

    “知道我?”白一鳴一翹腳,笑的跟花一樣:“人家好開心啦!那我給你舉幾個例子吧,參考參考。順井區那老大叫張昆,人稱昆爺。我跟山山,噢山山就是蕭鼎山嘛,我山哥。我跟山山好好跟他劃地盤,他倒好,還敢拿槍指山山,人家好怕怕喲,所以我就伸手一抓,把他腸子抓出來了,還給他做了一條腰帶……”

    “還有好多多呢!山山有個兄弟叫麻六,麻六做事一點都不麻溜,還沒眼力架呢,耽誤了我和山山好大一筆生意……沒眼力架還要眼睛干什么呀,所以我就用這只手把他眼珠子摳了出來,當時還是熱的呢,你是沒見,真好玩兒,我直接喂狗了。后來我后悔了,那玩意兒煮熟了,人也能吃的噢。”

    “……”

    “所以說弟弟,你對比一下看看,我對那鄭三虎好仁慈的嘍,只是在他臉上撓了撓,掐斷了他一條腿而已。呵呵,至于你嗎,咱們之間又沒有人情,你呢小司機一個又這么卑賤,我就幫你剔一下肉肉好啦,讓你充滿骨感。只不過,別人剔肉用刀,人家剔肉用的是指甲。我們一塊來做個試驗好不好,看看把你胳膊上的肉肉全剔光,手還能動嗎?”

    “弟弟,你說好不好嘛?”

    白一鳴拋來一個媚眼兒。

    他摳著指甲,指甲與指甲摩擦發出陣陣哧哧聲。

    每個指甲上,還涂有一個圓形的紅點。

    那指甲何其鋒利!

    恐怕只有曾經受過它傷害的張昆、麻六等人,更有體會。

    “一個男人留這么長指甲,看著惡心,那才該剔。”陸平不慌不忙地到廚房里,拿了一把菜刀出來。

    白一鳴捂著嘴笑了:“弟弟,你要拿菜刀幫我剔指甲嗎?”

    陸平冷哼了一聲:“我不想費那勁!”

    “那你想……”白一鳴抽動著嘴角,發出陣陣嘲笑:“奉勸一句,在笑面書生面前,別做無用功。你以為你的菜刀,會比張昆的手槍還快嗎?”

    話畢,白一鳴猛跨兩步沖了過來。

    那速度勝過獵豹!

    獵豹捕食,誰能幸免?

    五根長著長指甲的細指,徑直朝陸平腹部插了過去。

    “我這一抓,是抓出來腸子呢還是抓出來一個腰子呢?”

    這一秒,白一鳴得意地想了一下。

    刷!

    一道白光閃過!

    白一鳴的手捝在陸平小腹上,停止不前了!

    怎么了?還咯的挺疼呢!

    “哎喲手指疼……”白一鳴見已經插不進去,慌忙收回。

    陸平反問:“你再仔細感覺一下,是手指疼嗎?”

    “那還能哪兒疼啊?”白一鳴挑了挑嘴角,眼睛的余光,卻看到地上好像有幾根血乎乎的東西,那是什么?

    啊?我的手?

    地上……

    他這只手上,只剩下了一個大拇指。

    這瞬間的變故,讓白一鳴在一秒鐘內陷入了萬丈深淵。

    臉上不再有笑,變成僵黑色。

    但他已經沒有后退的余地了。

    他決定用另一只手直擊要害,來個猴子摘桃!

    于是肩膀一沉,那只完整的手便如箭一樣,朝著陸平的襠部抓了過去。

    那將是蛋黃破碎,連根拔起!

    刷!

    又是一道疾光!

    他這只手上的四指,也被攔根斬斷!

    “啊?”白一鳴驚魂未定地望著自己的兩只手,只剩下兩個大拇指了。

    “很好!”陸平垂下帶血的菜刀:“至少,你現在還能沖我豎大拇指。不用感謝,也不用驚訝,你以后再也不用花太多時間去修指甲,反正指甲長了也不衛生。”

    白一鳴快哭了!

    手指頭都被齊刷刷削掉了,修哪門子指甲啊?

    這世上怎么會有這么厲害的人,我笑面書生出手比張昆的槍還快,竟然快不過一個小司機的菜刀!

    難道,當司機之前,這貨當過廚師?

    chef都沒這么快啊!

    白一鳴意識到了對手的強大,可惜已經晚了。

    他驚慌中后退一步,轉為防御。

    “你這一挪腳我才想起來,腳趾甲修起來更費勁,我幫你剔了!”陸平亮了亮手上的菜刀。

    白一鳴一陣驚恐!

    倉促間將左腳后蹽了起來,這樣他就削不到了!

    “啊……我的腳!”

    陸平如影隨形一個旋身過去,精準下刀!

    “不好意思,你的鞋沒保住,純屬誤傷。湊一雙!”陸平說著,又是一刀下去。

    白一鳴頓時癱坐到了地上。

    陸平把刀往旁邊一扔,它的使命已完成。

    他坐在沙發上,往嘴里填了一支煙。

    “這么快我就成廢人了?”白一鳴看了看手,看了看腳,一臉失魂。

    陸平看了一眼他被齊頭斬斷的雙腳,一臉惋惜地說道:“小時候家里窮,一雙鞋子要穿好幾年,正是長身體的年紀,往往是鞋子穿的腳趾頭把前面都拱破了,就像你現在這個樣子。”

    是很像……白一鳴低頭一看,也覺得很像。

    但是人家現在壓根兒都沒有了腳趾頭啊,一根都沒有了!

    手上至少還有倆大拇指啊,還能給人豎大拇哥呢。

    “我去給你拿雙鞋,你換上。”陸平走到鞋柜跟前,扭頭問了一句:“你穿多大號的?39?40?還是……”

    一世傲慢的白一鳴,此時都想撞墻了。

    人家都成這逼樣兒了,還有再穿鞋的必要嗎?

    “問你呢,你怎么不說話?”陸平瞪過來一眼:“我又沒剔了你舌頭。”

    白一鳴一臉悲催,你還想讓我說什么?

    人家還能說什么?

    贏者王敗者寇,人家現在就像你案板上的豬肉,任你宰割了。

    但是能給留點兒尊嚴嗎?

    “你還是殺了我吧!”白一鳴咬著牙央求了一句。

    PS:搜索關注公眾號‘黃河先生’,有本章番外,淺淡笑面書生白一鳴與東方不敗的相同點……
飞鱼钱包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