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美女總裁的超級女婿 > 第55章 百度百科里面的釋義
    在眾人的鞭策之下。

    張勝利鼓起勇氣,半蹲下身體,捏著鼻子沖鋒前進。

    到了!目標就在眼前了!

    嘔!

    MD,豁出去了!

    張勝利閉上眼睛,噘著嘴朝目標物‘啵’了一下。

    有人起哄:“說好的要連續半個小時,你這蜻蜓點水,不算!”

    群眾不可欺,張勝利忍辱負重地又在上面連‘啵’了好幾下,啵的人家白志遠癢癢的不行。

    嘔!嘔!

    嘔……耶!那酸爽!

    這時候房倩上網打開了百科,當眾念了起來:“舔,拼音為tian,三聲。它的意思是指,用舌頭接觸東西或取東西。舔字,也有使‘什么東西’變濕潤的意思。張勝利,你一沒伸舌頭,二沒讓白經理的腳變濕潤,明顯是要領不對啊!”

    陸平欺負過房倩,這張勝利何嘗沒有呢?

    房倩恨毒了張勝利經常在大家面前叫自己‘胖騷倩’‘吃貨倩’‘流氓倩’。

    對此她一直敢怒不敢言,直到今天!

    活該,活該!

    陸平向房倩投去了一股佩服的眼神:“房主任,你對漢字的理解,已經到了博大精深的地步。要不是你提醒的及時,我們都還不知道,這家伙原來在偷懶啊。”

    “騷*浪倩,算你狠!你等著!”

    “臭司機,你也等著!”

    張勝利一陣咬牙切齒,心里在不斷滴血。

    在房倩的指導下,張勝利很快掌握了動作要領。

    他愣是一寸土地都沒放過啊!

    嘔!

    此乃酸爽之最也!

    白志遠先是有些害羞,尷尬。

    但慢慢習慣后,覺得還挺舒服呢。

    這時候!

    一陣殺氣從外面灌了進來。

    鄭三虎怒氣沖沖地從外面殺了進來:“誰特么這么大的膽子,敢讓我陸兄弟舔人腳?我鄭三虎不答應!那個陸兄弟……快住口快住口,虎哥來救你了!”

    他剛從汽貿城其他員工口里聽到了風聲,便火急火燎地趕來救場。

    他是又氣又急,陸兄弟什么時候變這么重口味了?

    到了跟前,鄭三虎二話不說,便將蹲在白志遠腳下的那人,拎了起來。

    嗯?他是誰?

    “噢,認錯人了,打擾打擾,你繼續——”

    鄭三虎環視四周,這才捕捉到了戴著口罩的陸平的身影。

    “這不是汽貿城剛來的那個保安副主管嗎,哇,好man呀!”

    “據說人家以前是干會所的,能不man嗎?”

    “套馬滴漢紙你威武雄壯,奔馳滴駿馬像疾風一樣……”

    花癡,花癡!又見花癡!

    “陸兄弟你嚇死我了都,還以為你真變慫包了呢!虛驚一場!”鄭三虎上前拍了拍陸平的肩膀:“我就說嘛,誰特么敢欺負我陸兄弟啊,我不劈死他個球的。”

    陸平笑說:“三虎,你越來越魯莽了!”

    鄭三虎望了那邊的張勝利一眼:“那人是誰呀?”

    蘇婷插話:“那是張勝利張冠軍!”

    “他就是張勝利啊?”鄭三虎這才恍然大悟:“就是他跟你打賭逼你舔臭腳的,是不是?狗日的,我這就去替你報仇!削死他!”

    陸平一把攔住他:“冷靜冷靜,小心生化武器。”

    “噢……”鄭三虎這才感到一陣沖天氣味,在鼻子里蕩漾開來。

    十幾分鐘過去了。

    張勝利胃里反著酸水,一臉央求地望向大家:“這樣……這樣可以了吧……嘔……”

    陸平點了點頭:“行吧,收工!”

    有位女員工不服:“這還沒到半個小時呢!”

    陸平扭頭瞪了他一眼:“妹妹,有沒有公德心啊?張冠軍倒沒什么,看他都上癮了。可人家白經理還要下班回家做飯呢,老婆孩子的不餓啊?”

    張勝利一臉無辜。

    你哪只眼睛看出我這是上癮啊?

    我這是想上吊!嘔……我要去洗胃,再晚就來不及了!

    但不管怎樣,對方也算是特赦了自己,陸平的胸懷讓張勝利有些感動。

    張勝利掏出一張紙巾,狠狠地擦著嘴。

    白志遠也穿上了襪子和鞋子,硝煙的味道漸漸散去。

    “張冠軍,今天的事,完全是你咎由自取。”陸平趁機道:“記住我的忠告,你是汽貿城的功臣,是大小姐手中的王牌。但這種器重,并不能作為你耀武揚威欺負同事的令箭。你不把別人放在眼里,最終的結果,只能是別人也不會把你放在眼里。反之,你才會真正得到大家的尊敬和愛戴。今天這事兒翻篇,你好自為之。”

    大家都覺得,陸平說的有道理。

    鄭三虎也感慨道:“陸兄弟文化人兒啊,一套一套的哲理。”

    但張勝利不服啊!

    翻篇?你這篇是翻過去了,我的呢?

    好了傷疤忘了疼,這是每個人都容易犯的錯誤。

    “陸……陸平,你也別太得意!”張勝利朝旁邊狠狠地吐了一口口水:“是,這次算你贏了,但你敢不敢跟我玩兒票大的?”

    陸平一怔:“你還沒玩兒夠呢?真上癮了?建議你跟白經理簽個長租協議。”

    張勝利忍著酸水上漾,連連往旁邊吐了好幾口口水:“我要跟你賭個長期的,三個月為限,賭注不變,你敢不敢?”

    陸平撲哧笑了:“賭多久我照樣贏你,但我恕不奉陪!告訴你,我陸平的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那是在戰場……長長的睫毛圓圓的臉,光滑的皮膚大大的眼,蘇婷,其實你長的挺好看的。”陸平邊說邊走到了蘇婷面前。

    哎喲,差點兒露餡兒啊!

    還好我機智!

    陸平倒吸了一口涼氣。

    蘇婷羞澀地低下頭,直搓衣角。

    干嘛這樣看著人家嘛,這么多人呢,多難為情啊。

    眾女員工都一臉羨慕地望著蘇婷,恨只恨,人家陸平夸獎的人不是自己。

    張勝利為了挽回些尊嚴,還想繼續刺激陸平。

    鄭三虎不耐煩了,拎著他的腦袋就把他摁在了地上。

    然后逼著他,把他剛才吐在地上的口水,一口一口地舔干凈。

    “小子,隨地吐痰是不對的,不文明!”

    “愛護環境人人有責,記住了沒有?”

    鄭三虎諄諄教導著。

    這小子,什么時候也學會幽默感了?

    陸平覺得鄭三虎自從跟了自己后,進步很快。

    隨后,大家陸續下班,回家。

    “走啊兄弟,哥請你喝酒去!”鄭三虎催促陸平。

    陸平揚了揚手:“你先回去吧,我還得留下算算我的提成。”

    于是店里只剩下陸平一個人了。

    他很認真地按著計算器,一筆一筆地攏賬。

    480500+432700+511300+……

    ……

    “不錯,幾十萬提成到手了!”

    “那一千五百萬,沒白花。”

    陸平滿意地看著計算器上最終的得數。

    一陣輕盈的腳步聲中,蘇婷突然從外面闖了進來。

    陸平一抬頭,見她情緒有些不穩,于是問道:“蘇婷,發生什么事兒了?”

    蘇婷雙手背到身后,扭扭捏捏地說道:“陸……陸平,其實我就是想回來告訴你,你長的也很帥!”

    說完后,她便羞答答地跑開了。

    陸平站起身來,走到一臺展車跟前,對著玻璃看了看。

    “嗯,確實帥!”

    收工,回家。

    今天可是答應了要請夏莉吃飯的呢,不能食言。

    壞了,好像是昨天的事兒了?

    都怪張勝利這個王八蛋,非要跟自己打賭,害的他把夏莉那茬兒都給忘干凈了。

    正準備打電話給夏莉將功贖罪呢,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來電者,宮夢冉。

    “大小姐,你還沒回來?”

    “陸平你聽著,半個小時后,來玉軒風情港見我!”

    什么?玉軒風情港?

    掛斷電話后,陸平一臉的不樂意。

    上次宮夢冉帶自己去時,就被那無良的男主管搞了一肚子火。

    可這次是什么情況?

    難道是宮夢冉覺得提成數額太大,不想發了。

    于是準備請自己做個足療就打發了?

    不可能不可能!

    老林的女兒,不是這種人!

    陸平并不在乎這區區幾十萬的提成,只是求一種安慰。

    大小姐啊大小姐,你可知否?

    我陸平這是撒出去一千五百多萬,才換來的這幾十萬提成啊。

    我容易嗎我!

    四十分鐘后,玉軒休閑風情港。

    仍舊是富麗堂皇的裝飾,和熱情的服務。

    “我問你,那個滿臉疙瘩叫什么雷的主管呢?”陸平問服務員。

    服務員追問道:“先生是想點郭雷郭主管的鐘嗎?”

    陸平趕快道:“我沒這意思,就問問。”

    服務員解釋道:“郭主管好像是犯了錯誤,被罰到分店去當保安去了……”

    “噢。”陸平沒再說話。

    某單間。

    宮夢冉正躺在那里,6號女技師為她服務。

    奇怪的是,她這次沒換按摩服,雙手放在腦后,一臉的若有所思。

    技師跟她搭腔,她也沒聽見。

    陸平敲門進來時,已經感覺出苗頭不對了。

    “大小姐我來了,等急了吧?”陸平笑呵呵地坐到了旁邊的按摩床上。

    宮夢冉眼睛盯著天花板,說道:“你先別急著坐下,先回答我幾個問題。”

    陸平站近了一些:“你問吧大小姐。”

    “今天一共賣了幾臺車?”

    “沒多少,才……才二十……七臺。”

    “才二十七臺?”宮夢冉眼神復雜地看過來:“你本事好大呀,簡直讓本姑娘大開眼界!陸先生,你知不知道,這個數字是什么概念?我告訴你,這是一個優秀的銷售代表,一年的成交總數。而陸先生你,只用了一天!”

    “大小姐你別這樣,你叫我陸先生,多顯見外,我是你司機啊。”陸平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一樣,說道:“我知道這次提成是有點兒多,你一下子全發了也肉疼……這樣,大小姐,我不介意……你可以選擇分期付款。”

    宮夢冉仍舊是一臉嚴肅:“別敷衍我,我要聽的不是這些!”

    “那……你想聽什么?”陸平意識到,這次手筆確實玩的有點大,讓她起了疑心。

    早知道就不跟張勝利那廝賭氣了!

    這下倒好,很難收場啊。

    ……

    PS:本章互動題目:‘老板宮夢冉請司機做足療的真正目的’。
飞鱼钱包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