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美女總裁的超級女婿 > 第40章 申領一輛奔馳車
    二樓,辦公室主任房間。

    主任名叫房倩,年方35歲,皮膚白,屁股大,戴眼鏡,相貌中等。

    辦公室主任主管行政后勤,權力很大,也算是一方諸候。

    陸平敲門而入。

    “房主任你好,我是陸平。”

    制式的介紹,簡單的亮相,畢竟陸平跟這位傳說中的后勤母老虎還未打過照面。

    “你就是陸平啊?”房倩扶了一下眼鏡:“宮總新招來的司機?”

    陸平笑著湊上來:“正是在下。”

    “你來的正好,司機屬于行政后勤編制,我有權對你進行管理和調配。我對下屬的要求很簡單,那就是,服從,服從,絕對的服從。”房倩單刀直入地強調出了彼此的從屬關系,三揮臂,傳遞出一種有節奏的壓迫性。

    果然跟傳說中的一樣!

    第一次照面,就先被母老虎來了個下馬威。

    陸平很想說,我是總裁直屬,不歸任何部門管。

    但想到有求于對方,還是忍忍吧。

    “是這樣的房主任。”陸平直截了當地道:“我想申請一臺試駕車,我早晚上下班用。反正這個也不耽誤客戶試車。還望行個方便。”

    “你說什么?”房倩狠狠推了推眼鏡:“你?配個車?”

    陸平點了點頭:“是啊,怎么了?”

    “奔馳?”

    “我知道啊!”

    房倩歇斯底里地笑了,笑出了眼淚。

    陸平有些莫名其妙:“房主任,你這笑什么?”

    “我辦公室主任都沒配上奔馳,你一個司機剛來上班,就想配輛奔馳私用……陸同學,你開玩笑的方式,簡直顛覆了我的三觀!”

    房倩還在繼續笑著,笑的前仰后合,胸脯一顫一顫。

    這哪是顛覆三觀啊,明明是顛波三顫。

    那對龐然大物一晃一晃的,像是隨時都有可能從身上掉下來。

    “誰跟你開玩笑了?接下來,程序怎么走?”陸平覺得她笑起來很磣人,腮幫子都鼓了起來,形成三道縫,像是個胖乎乎的大臉貓咪。

    房倩收斂住笑,眼神剎那間變得犀利了起來:“我不知道程序怎么走,我只知道,你現在馬上從我辦公室走開!愛做夢的司機同志,醒醒吧,配奔馳上下班,你級別差太遠!還不走?等我發火啊?信不信我現在就給你開罰單?”

    陸平一臉無辜。

    就來打個申請,怎么就發展到了要挨罰的地步?

    人家還要發火呢!

    關鍵是,我陸平招你惹你了呀,你至于這么激憤嗎?

    “房主任,可能剛才我沒說清楚。”陸平懶的再跟她廢話,一語道破天機:“這其實是宮總的意思。”

    一聽這話,房倩更不淡定了!

    “你說什么?誰的意思?”人家直接把眼鏡都摘掉了。

    看起來有種驚爆眼球的意思。

    陸平不耐煩地道:“宮夢冉宮總。你別告訴我,你跟她不熟。”

    “哈哈——”房倩肥手一拍桌子,拍的桌椅動蕩:“拉虎皮做大賬,你也得有個限度吧?好,我們假設你說的是真的,那你的批條呢?”

    陸平搖了搖頭:“批條倒沒有。就今天早上,宮總口頭上說的。”

    “口諭啊?”房倩斜眼看著陸平,說道:“電視劇看過沒有,有資格傳達口諭的,至少是皇上身邊的總管太監。比如說,我這種級別。很抱歉,我并沒有收到總裁的任何口諭。在古代,假傳圣旨,是要被砍頭的!Do you know?”

    “那,房太監,不,房主任。”陸平糾正了一下:“請提高一下工作效率,你的本職是協助總裁處理行政后勤事宜,而不是跟我在這里扯皮浪費時間。我還有別的事要做,請抓緊時間把我的事給辦了,我很忙。”

    房倩一臉的鄙視!

    一個司機你牛什么牛啊?

    我只需要把你假傳圣旨一事告訴總裁,你立馬滾蛋!

    “好,不跟你扯皮。”房倩恢復到了正常人的狀態,戴上眼鏡拿起座機電話,看了一眼陸平。

    不對呀,按說他該心虛了,怎么沒反應啊?

    真準備讓我向總裁揭穿他?

    那本主任就不客氣了!

    想到銷售經理白志遠跟她提起過,這個司機是多么多么的可惡。

    現在不正是替白志遠出那口惡氣的機會嗎?

    于是她一臉得意地撥出了電話。

    “噢,宮總我是房倩,您忙著呢?”

    房倩一邊打電話,一邊觀察著陸平的表情。

    哼,你等著,馬上就把你打回原型!

    “是這樣的宮總,您新招的司機陸平找到我這兒了,說是想配個車……什么?啊?真是您批準的?宮總,這……這有點兒不合乎情理吧……好好,我照做我照做……”

    房倩臉上的表情,來了個三十六變。

    喜,樂,怨,哀。

    然后是衰!

    她拿著話機,僵在那里。

    面無表情,形如死灰,嘴巴倒是跟趙四兒似的,來回抽了幾下。

    “房主任,現在痛快了?挨批的感覺,爽不爽?刺不刺激?所以說,人與人之間要有信任感,不要總疑神疑鬼,這樣容易導致內分泌失調……”

    陸平一臉的幸災樂禍!

    是啊,不是我想幸災樂禍,是你非逼我幸災樂禍!

    我跟你說你不信,非要核實,非要腆著臉到宮夢冉那里挨罵,怪我嘍?

    房倩半天才還回魂來,把話機放回底座上。

    調整了一下情緒后,說道:“你也別高興的太早,容我提醒你,宮總同意給你配輛試駕車上下班,你以為這是器重你嗎?這是可憐你,懂嗎?宮總向來心地善良。”

    陸平笑了笑:“那也總比你這種沒人可憐的怨婦,要強吧?”

    “誰是怨婦?”

    “誰心虛就說誰,你心虛了?”

    房倩做了個深呼吸,不斷提醒自己,克制,克制。

    這家伙不知給總裁灌了什么迷魂湯,正受寵呢,還是先盡量不要跟你激化矛盾。

    于是變幻出一臉堆笑:“稍等,我這就給你開單子,拿鑰匙。”

    嗯?情緒轉變這么快?

    變色龍轉世啊!

    幾分鐘后,陸平接過了房倩遞來的車鑰匙。

    這鑰匙好像有點兒怪怪的。

    怎么上面沒有三叉星標志呢?

    “車號是東AG21F7,鑰匙留在你那就行了,不用還回來,我這里還有一把,不影響客戶試駕。這臺車可是今年剛新增的試駕車,最新款,記得要愛惜開喲。”

    房倩笑瞇瞇地說著,眼睛都瞇成了一道縫。

    說到最后,還沖陸平擠了下眼睛。

    這算是暗送秋波嗎?

    雞皮疙瘩掉一地!

    這回輪到陸平不淡定了,這女人突然對自己這么好,是不是有什么企圖?

    好不適應啊!

    莫非,她是被自己的強大氣場,給震住了?

    莫非,她準備施展媚術,拿下自己?

    千萬別!

    求放過,求放過!

    陸平拿著鑰匙,來到了外面的停車場上。

    放眼看去,一串試駕車排列整齊,霸氣的三叉星標志琳瑯滿目。

    “東AG21F7。”陸平一輛一輛審視著,使用排除法,尋找著那輛配給自己的座駕。

    嗯,找到了。

    就是那一輛!

    熱風習習,紅塵滾滾。

    陸平呆呆地站在那里,心中起伏。

    房主任你這個壞女人,你這樣做真的好嗎?
飞鱼钱包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