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美女總裁的超級女婿 > 第39章 你為什么要打我
    郭雷的碰瓷之舉,源于半月前店里發生的一件事。

    一個女技師在給客人剪趾甲時,不小心把客人剪疼了,那客人不由分說就把女技師給打了,女技師哭哭啼啼要辭職,結果被會所一個叫三哥的股東撞見了。

    三哥一氣之下,帶著女技師找到了打人的客人。

    結果那客人一見到三哥直接嚇失禁了,跪下連磕三個響頭,并拿出六萬塊錢做賠償才算了事。

    后來郭雷了解到,這三哥的名號非同小可。

    是個響當當的人物。

    有這么牛逼呲啦的股東做后臺,想不發財都難呀。

    于是受此事啟發,郭雷便有了借機勒索陸平的動機和念頭。

    “咱們那個老百姓啊,今個兒真高興……”

    郭雷哼著小調,撥通了三哥的電話。

    ……

    包間里。

    出了這檔子事,宮夢冉已無心再消遣了。

    陸平點了一支煙,平定了一下情緒。

    他不想讓宮夢冉看到血腥。

    也實在不想用極端的手段,去對付一個足療會所里的打工仔。

    他配么?

    但這廝實在是可惡的很!

    “我去找會所負責人談一談,你給我老實在這呆著!”宮夢冉陰沉著臉色,準備出去。

    陸平一把拉住她:“還是那句話,我們沒錯。”

    “你打了人還沒錯?不知悔改!”

    “關鍵是我沒打人,是他裝孫子!”

    這時,外面響起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咔咔咔。

    節奏感,壓迫性。

    見三哥來了,郭雷屁顛屁顛地迎上去:“三哥你可來了,你要為我做主啊!”

    三哥一到,氣貫長虹。

    就連這會所的總經理也匆匆趕出來迎接。

    那些見過三哥的經理和員工,都一臉的崇拜與敬畏。

    “哇,又帥又威武的三哥!”

    “他就是傳說中的三哥呀?一看就是個人物!”

    “那當然,人家在社會上都很有威望,據說還當過特種兵呢!”

    “……”

    這三哥走起路來虎虎生風,氣宇軒昂。

    年輕,霸氣。

    嚴肅的表情,任誰見了先會膽顫三分。

    “無法無天,絕對是無法無天!”三哥拍了一下郭雷的肩膀:“上次是欺負我們女技師,這次竟然敢打我手下的主管,我決不輕饒!”

    “我管你是龍是虎,在我的地盤上,該盤著盤著,該臥著臥著!”

    “敢打我員工,老子不答應!”

    郭雷狐假虎威,挺起胸膛,氣勢洶洶地上前一把推開了房門。

    “三哥,就是他!”

    指著陸平,郭雷神氣沖天。

    哼哼,算你倒霉!

    聯想著三哥即將為自己出頭,索賠十萬銀兩……這筆巨款該怎么花呢?

    比如說,付個首付買輛途觀,跑順風車勾搭小妞?

    比如說,先拿出一兩萬來到高檔會所,去嘗嘗那頭牌小姐的滋味兒?

    比如說……

    我郭雷的人生巔峰,即將到來啊!

    這錢掙的也太容易了!

    三哥一臉怒色地看過去,頓時愣了一下。

    陸平沖著三哥呵呵一笑:“三虎,別來無恙啊!”

    宮夢冉也很吃驚,她不明白,鄭三虎怎么會出現在這家足療會所里。

    “陸兄弟?大小姐?是你們啊!”鄭三虎繃著的表情,一下子舒緩開了,呲出一口白牙。

    那郭雷見此情景,臉刷地綠了。

    “郭主管,你過來!”鄭三虎招了下手。

    郭雷躡手躡腳地湊上來:“三哥我……這……我……”

    啪,一巴掌煽了過去!

    郭雷一臉委屈:“三哥你為什么打我?”

    鄭三虎又一巴掌過去:“我了解我老板,更了解我陸兄弟,他們不會無緣無故打人,肯定是你這狗日的沒干好事兒!”

    什么?三哥的老板?三哥的兄弟?

    壞了壞了,這回闖禍闖大了,還尋思能敲詐一筆呢!

    郭雷后悔的腸子都斷了,千不該萬不該,得罪了最不該得罪的人吶。

    “三虎,我根本沒動他一手指頭,他也配!”陸平不失時機地走了過去。

    “噢,我信!”鄭三虎應著,照著郭雷頭上又是一巴掌:“你個狗日的聽到了沒有?我陸兄弟說沒打,冤枉你了沒有?告訴我!!!”

    郭雷都快被打哭了:“三哥我……他……他確實沒打我。”

    一旁的宮夢冉愣了一下。

    我就說嘛,我家陸司機那么溫順可愛,怎么會打人呢?

    你這里又沒掃把。

    也不知為啥,宮夢冉冷不丁就笑了笑。

    一笑傾國。

    鄭三虎怒視著郭雷,幾乎是吼了起來:“那你告訴我,為什么要冤枉人家?你恐怕還不知道我陸兄弟的厲害吧,蕭鼎山你知道吧?”

    郭雷嚇的面如死灰:“你是說山……山哥?哎喲山哥那真大的沒邊兒了。那是,那是讓人只能仰望的,大佬中的大佬了。”

    鄭三虎冷哼道:“前些天,在聯華大酒店,我陸兄弟耍蕭鼎山,跟TM耍猴一樣。”

    “啊?”郭雷一聽這話,嘴巴半天沒合攏,腦漿子都要炸出來了。

    乖乖!敢情這位客人多大來頭啊,連蕭鼎山那樣的大佬,都能被他耍?

    再看陸平時,他越發覺得此人深不可測。

    罪過罪過,我郭雷有眼無珠啊。

    巨大的恐懼之下,郭雷膝蓋一軟,直接跪到了地上。

    渾身上下,沒有一塊肌肉不在打著哆嗦。

    “爺我錯了爺!”

    “我瞎……瞎了眼我。”

    “爺我再也敢了,我犯渾啊我……”

    “我嘴欠,我還想敲詐你……我這是犯賤啊我,作死啊我。”

    郭雷一邊懺悔,一邊自打耳光自殘。

    “三虎,到處宣傳蕭鼎山那畜生的丑事,真的好嗎?人家畢竟是你以前的老大!別落井下石啊!”陸平望著鄭三虎說道。

    鄭三虎強調道:“我早就跟他劃清界線了,咱現在是宮大小姐的人!”

    宮夢冉撇了撇嘴:“鄭主管,你現在是我汽貿城的安全主管沒錯,但你一邊拿著我的薪水,一邊在這家會所里當老板,能忙的過來嗎?”

    “就是!”陸平拍了一下鄭三虎肩膀:“你這確實不地道,那天還哭窮,說是日子難過養不起你那大奔,結果你這家伙私底下還干著大會所呢!你這人不實在!”

    “混口飯吃,混口飯吃!”鄭三虎慚愧地一笑:“其實吧我在這會所就占小股,當初這會所老板看中我給了我一點股份,其實就是想讓我幫他看場子平事兒……”

    宮夢冉伸出兩根手指頭:“二選一,你看著辦!”

    鄭三虎面露難色:“宮總你看,我這……”

    “沒商量。”宮夢冉態度很堅決。

    鄭三虎捅了一下陸平胳膊:“兄弟你倒是替我說句話呀。”

    陸平一臉幸災樂禍,表示中立。

    倒是那跪在地上的郭雷郭大主管,急的快哭了。

    各位,各位。

    你們想聊家常啥的,能回去再聊嗎?我這膝蓋都跪凸擼皮了。

    反正我今天是栽了。

    要打要罰要殺要剮的,先讓人家站起來行不?

    在你們眼里,我就算是只臭蟲,你們也伸手拍一下打一下吧。

    怎么就不管人家了呢?

    人家真的是,好沒有存在感啊。

    “回汽貿城!”宮夢冉突然發號了施令。

    三個人先后走出了房間。

    郭雷跪在那里,都沒人騰出眼神來看他一眼。

    但他也不敢自作主張站起來,萬一三哥他們再回來呢,不是又要揍?

    風波戲劇收場。

    這倒教給人一個道理:碰瓷的,沒有好下場。

    半小時后,汽貿城一角。

    鄭三虎抹著眼角抱住了陸平:“兄弟,為了跟你在一起,哥哥豁出去了,我回頭把會所那股份撤了,從此一心一意干好這個保安主管,雖然是副的!”

    陸平一臉嫌棄地推開他:“三虎你注意形象,讓人看了,誤會。”

    鄭三虎握住陸平的手:“好兄弟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一句話,一輩子,一生情,一杯……”

    陸平苦笑:“別煽情了,想吐。”

    沒搞錯吧?鄭三虎這糙漢子,還真掉淚了?

    夠矯情!

    噢壞了,還有件重要事沒去做呢!

    “嗯,大小姐對我真是不錯呢。”陸平呢喃著,笑呵呵地溜走了。

    只留下鄭三虎一個人,在那里,輕輕地吟唱著周華健的那首《朋友》……

    ……

    PS:求票票,求收藏,求捧場,求各種支持。

    各位大佬,您的支持就是作者君最大的動力,作者君感激涕零。
飞鱼钱包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