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美女總裁的超級女婿 > 第36章 大小姐帶我去放松
    “開你的車!跟你有什么關系,自作多情!”

    宮夢冉扭頭看了看車窗外,歇斯底里地笑了。

    這個活寶!

    二十幾分鐘后。

    “就前面,開進去。”宮夢冉朝前指了指。

    蓋鼎建設集團!

    碩大的辦公樓,看起來很氣魄。

    陸平不得不佩服宮夢冉的保密觀念,自己來之前,宮夢冉對客戶的信息,硬是一個字都沒透露。在商言商,可以理解。

    一個體型偏胖的負責人迎了出來,面帶堆笑。

    “請問是劉總嗎?”宮夢冉問。

    對方應:“在下蓋鼎總經理劉應東,宮小姐請進!”

    隨后,陸平被一個工作人員,帶到了會客室。

    品茶,干等著。

    宮夢冉則與劉應東,在總經理辦公室面談。

    這家建設集團,宮夢冉之前有所耳聞,實力算是中等偏上。

    但總經理的辦公室,卻裝修的富麗堂皇,清一色的紅木辦公家具,墻壁上還掛著幾副名人字畫,看樣子都是真跡。

    “劉總的辦公室,文化氣息很濃郁嘛。”宮夢冉坐下來,說道。

    劉應東呵呵笑道:“這些都是面兒上的工程。我們集團的企業文化,那才是真正的硬核。宮小姐,請問您協議帶來了沒有?”

    宮夢冉愣了一下:“帶了!”

    劉應東從抽屜里拿出一支筆:“那我們先把協議簽了,然后我帶宮小姐參觀一下我們集團的企業文化,和司史館。”

    “等等!”宮夢冉說道:“劉總確實是個爽快人,但我不會讓爽快人吃虧。我們汽貿城現在有一個大客戶優惠政策,每臺車可以為您節省5000-20000的費用……”

    “哈哈!宮小姐做生意,實在!”

    “對待客戶,我們當然要開誠布公,以誠相待。”

    “……”

    在簽協議之前,宮夢冉提出了一個疑惑:“劉總,還有一點,我想知道,貴集團一次性采購十臺奔馳商務用車,主要是用在哪些方面?”

    “這……這個嘛。”劉應東略顯搪塞:“主要是配給高層使用,面子嘛!”

    宮夢冉道:“那劉總果然是財大氣粗……但據我所知,好像在一年前,貴集團剛為高層采購了一批奧迪,才兩年就換成奔馳,這真是大手筆呀。”

    劉應東道:“時代在進步,集團在發展嘛。”

    宮夢冉點了點頭:“那倒是。”

    一番交談之后,二人正式簽訂了采購協議。

    劉應東當場叫來財務負責人,將100萬訂金打到了指定賬戶。

    “宮小姐,本人還有一個不情之情,還望您成全。”最后,劉應東說道。

    宮夢冉一擺手:“劉總請講。”

    劉應東半開玩笑地道:“我聽說在車展上訂一臺車,就有機會跟宮小姐共趨晚宴,那么我們集團一次性采購了十二臺……”

    “沒問題。”宮夢冉很痛快說道:“飯局我來安排,請劉總吃頓便飯表示感謝,這本來就在我的計劃范疇之內。這段時間較忙,過段時間吧。到時,電話聯系。”

    劉應東道:“那我冒昧地替我們董事長討個席位,應該也沒問題吧?”

    “你們董事長?”宮夢冉反問:“敢問劉總,你們董事長尊姓大名?”

    “這個嘛……”劉應東面露難色:“原諒我暫時不方便透露。新任董事長正在籌劃一個嶄新的商業布局,就連他幕后控股蓋鼎,都鮮少有人知道。”

    “好吧,我能理解!”

    “宮小姐理解萬歲,這么說您答應了?”

    “可我想不明白,你們董事長這么神秘,這么忙,哪有時間和心思,跟我一個賣車的一塊吃飯?劉總,你是不是揣摩錯了他的意思?”

    “絕對沒有!董事長曾經表示過,想要結交宮小姐這位巾幗美女的意思。”

    “那請轉告董事長,我宮夢冉榮幸之至,屆時恭候大駕。”

    “……”

    車上。

    陸平啟動了車子。

    出了蓋鼎集團大門后,宮夢冉扭頭怪罪:“陸司機,你好像對這筆單子漠不關心的樣子,連問都不問一句。”

    陸平目不斜視地道:“還用問嗎?看你這情緒,就知道拿下了。”

    宮夢冉反問:“你都猜出來了?”

    陸平趁火打劫:“拿下這么大的單子,大小姐是不是準備犒勞犒勞我這個功臣呢?”

    “功臣?”宮夢冉一促眉頭:“這筆單子跟你有一毛錢關系嗎?”

    陸平道:“沒我這個司機開車載你來,你能這么容易拿下嗎?”

    “那倒是……”宮夢冉點了點頭,便隨即意識到上當了,這是哪跟哪呀?是你開車帶我來的不假,但就算是我自己開車來,這單子也照樣能拿下呀。

    換句話說,本姑娘就是打個出租車過來,結果也是一樣的啊。

    “不然我們再去吃花毛一體,慶祝慶祝。”陸平眉飛色舞地道:“那老板可是說過的,以后我們倆去,一律免單,不吃白不吃……”

    宮夢冉汗顏道:“聽著,再跟我提那花毛一體,我扣你工資!”

    “又要扣工資?”陸平苦笑:“抗議資本家剝削!”

    宮夢冉說道:“好了別貧了,慶祝肯定是要慶祝的,不過我們換個慶祝方式,前面右拐,本總裁帶你去放松一下。”

    “怎么放松?”

    “去了你就知道了。”

    陸平一邊開車,一邊在心里琢磨了起來。

    宮夢冉會帶自己去哪兒呢?

    看電影?打游戲?抑或是玩兒碰碰車?

    貌似都不錯哎!

    反正不管去哪兒呢,只要她高興,我就高興。

    “停車!”宮夢冉突然厲聲說道。

    陸平不解地踩住了剎車。

    “怎么了大小姐?你答應了的要帶我去放松,不許反悔!”陸平給她打了一劑預防針。

    宮夢冉低下頭去,把高跟鞋脫掉了一只,表情略帶一絲堅忍的味道:“剛才進蓋鼎辦公樓之前,一顆石子蹦鞋子里了,咯的腳疼。”

    “啊?你不早說!”陸平一陣心疼:“所以你就一直忍著?”

    宮夢冉嘟了嘟嘴巴:“不然呢?在客戶面前,當然要維護好形象。我總不能當著劉總的面兒,脫了鞋把石子倒出來吧,多不雅呀。”

    陸平見她已經把小石子從鞋子里摳了出來:“那在我面前你就……”

    “你是我的人,我怕什么?”宮夢冉脫口而出。

    嗯?這話聽了……舒坦。

    還挺溫暖。

    “大小姐,都咯青了,要不要我幫你揉兩下?”陸平憐香惜玉地望了去,那晶瑩剔透的小腳,當真是美的不可方物。

    關鍵是這么雪白的腳丫子,怎么保養的啊?

    “不勞駕,有人會幫我揉,開好你的車得了。”宮夢冉催促了一聲,蹬上了鞋子。

    陸平一怔!

    這話聽了,讓人百般聯想啊。

    有人幫她揉,什么情況?

    莫非,她有男朋友了?

    不行不行,堅決不行!老林說過的,要把她女兒托付給我……

    哪來這么大醋意呢?

    陸平也為自己心里那股酸酸的味道,感到詫異。

    作為一個在西方世界呼風喚雨的人物。

    他何曾對一個女人,有過這種感覺?
飞鱼钱包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