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美女總裁的超級女婿 > 第28章 什么時候給我提職
    宮夢冉聽了,心里還有些不是滋味呢。

    以至于在這一瞬間,她懷疑自己是不是對這候世杰太苛刻了些?

    若不是半年前,對方的丑惡形象已經根深蒂固了,或許,她不會如此排斥候世杰。

    “大小姐,別被他忽悠了,他是想泡你才見縫插針獻殷勤的!”

    陸平似是看出了宮夢冉的心思,趕快向她提醒了一句。

    但同時,陸平意識到,自己低估這候公子了。

    這家伙果然情商挺高。

    他跟蹤宮夢冉,并不是真的‘跟蹤’,而是為了實現他進一步獲取芳心的目的。

    這廝果然不容小視。輕敵了。

    隨后,三個人找了家連鎖餐廳,坐了下來,點菜,上菜。

    高興嘛,再開瓶紅酒,慶祝一下。

    “兄弟,我敬你一杯!”鄭三虎舉起杯,望著陸平,心下甚是佩服:“到現在,我都不敢相信,你這家伙敢當眾戲弄蕭鼎山他們。痛快是真痛快,可看的我心驚肉跳啊。”

    “藝高人膽大嘛!”陸平嘿嘿一笑,跟他碰了碰杯。

    宮夢冉笑著插了一句:“膽大是真的,藝高嘛,本姑娘沒看出來!”

    也的確,想起那天他拿掃把教訓黃少森的滑稽場景。

    宮夢冉實在看不出,他會什么武藝。

    她哪明白,高手之高,藏匿于無形的道理。

    “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兄弟,干了!”鄭三虎喝起酒來,甚是豪爽,一口就把杯中酒干盡了。

    “三虎你悠著點兒,這酒很貴啊,你這一口下去,一百塊沒了!”

    陸平一臉嫌棄,隨即張開血盆大口,比鄭三虎喝的還多。

    “這心口不一的家伙!” 宮夢冉撇撇嘴笑了!

    她突然意識到,自從身邊多了這么一個活寶,自己明顯笑的多了。

    說笑之后,陸平對宮夢冉建議道:“大小姐,你看,三虎哥為了維護我們,把自己老大都得罪了,他肯定是回不去了,要不你在汽貿城,給他安排個一官半職干干?”

    “這倒是。”宮夢冉面露為難:“可是,有適合他的崗位嗎?”

    陸平當即說道:“要不,給他個副總干得了!”

    咳咳……

    宮夢冉被他的話嗆了一下。

    不是你的公司,你是倒仗義!

    “關鍵是,鄭大哥也沒有這方面經驗,他一直是干娛樂場的,工作不沾邊兒啊。”

    “那,保安也行,這個對口。”陸平指著鄭三虎說道。

    宮夢冉一凝眉,這跨度也太大了吧?

    天上!地上!

    這回輪到鄭三虎被嗆到了:“兄弟,這當保安,恐怕我連車都養不起啊!”

    “是啊,差點兒忘了,人家虎哥是奔馳車主啊,當保安是掉價了。”陸平煞有介事地咂摸著嘴巴,重新建議道:“那,大小姐,要不干脆就讓他當個……治安統籌形象大使得了!三虎這氣質,沒問題。”

    “那什么大使,是個什么鬼?”鄭三虎疑惑。

    “還是保安!”陸平一語道破天機。

    鄭三虎差點兒噴飯。

    “我看這樣吧!”宮夢冉思量后,說道:“讓鄭大哥當汽貿城的安全主管,不過是副的,你覺得能接受嗎,鄭大哥?”

    “甚妥,甚妥啊!”陸平神采飛揚地道:“三虎你這回發達了,職務和工作性質差不多,但以前管一家,現在管很多家……”

    “沒問你,你瞎積極什么呀?”宮夢冉白了陸平一眼。

    鄭三虎沒遲疑,直接又倒上一杯酒,干盡后說道:“這活我接了!”

    “好!希望你以后能成為我的好幫手!”宮夢冉點了點頭。

    陸平趁火打劫道:“那,大小姐你看,三虎一來就給這么大個官兒,我這兒,什么時候能給提提職啊?”

    “你想提什么職位呢?”

    “我不挑食,給個董事長干干就把我打發了!”

    宮夢冉醉倒在他的大言不慚之下:“好啊,哪天帶你去燕京總部見我爸,跟他商量一下。至于他會不會一巴掌把你從夢中打醒,那本姑娘就無從知曉了!”

    “那算了,我還是安心給你當司機吧,兼保鏢,貼身的那種……”陸平說著,順勢把腦袋靠在了宮夢冉的肩膀上。

    哇,好香啊,好陶醉啊!

    陸平其實是故意轉移注意力,讓自己保持鎮定。

    畢竟宮夢冉提到了他爸,那可是陸家不共戴天的仇人!

    滅了他,那是遲早的事兒。

    只是宮夢冉這邊……

    兩難啊!

    “正經點兒!”宮夢冉伸手推開陸平的腦袋,尷尬地自嘲一笑。

    這貨,怎么就不分個場合呢?

    不對!什么場合也不容許他如此放肆啊!

    這邊三個人在這里有說有笑。

    別處,卻已經是烽火四起。

    經過這一場飯局,宮夢冉是暫時安全了。

    但是陸平,卻捅了馬蜂窩,幾股勢力都開始籌謀著,對他展開報復行動!

    三清閣會所,某辦公間里。

    蕭鼎山像發了瘋一樣,掀桌子踢椅子,甚至連珍藏的幾件工藝品,都拿出來摔了。

    煙疤男,小胡子等幾個頭目,呆呆地站在那里,勸都不敢勸。

    “你大爺的,窩囊啊!讓一個小司機給耍了!!!”

    蕭鼎山嘶吼著,喉嚨都快喊破了。

    煙疤男試著建議道:“山哥,這事兒不能就這么算了……”

    “用你教我啊?”蕭鼎山在他頭上抽了一下:“給我盯好宮夢冉那汽貿城,看看那姓陸的司機住哪里,對,對,找去他家,廢了他,手,腳,全給我廢了!!!聽懂了沒有,你們這群廢物?”

    “山哥,保證讓他后悔到哭爹喊娘!”小胡子條件反射地捏了一下自己的小胡子,才意識到,自己已經沒了胡子。

    另個小頭目附和道:“弄他還不跟鬧著玩兒似的,一巴掌拍死他!”

    煙疤男嘗試將功補過地補充道:“不光他!還有那姓宮的小妞,一并綁了給山哥送過來,等山哥玩兒膩了,讓她在我們會所接客賺錢,肯定是頭牌……”

    “你大爺的,不長腦子啊?”沒等他說完,蕭鼎山一巴掌又拍了過來:“知道宮夢冉是候公子的人了,還敢有這心思,你不想活我還沒活夠呢!都TM給我聽好了,只許對付那小司機,誰敢再打宮夢冉的主意,我搞死他!”

    眾人連連點頭稱是。

    這時候,會所的一個經理求見。

    這經理很懂拍馬屁,不知從哪里淘了一對稀有的文玩核桃,興致沖沖地送過來孝敬蕭鼎山。

    然而!

    想起飯店里被羞辱,那小司機讓自己掰核桃的場景。

    蕭鼎山睹物思人,勃然大怒。

    然后,這位經理被拖出去給揍了。

    可憐人家委屈的,死活想不明白,這頓揍是怎么挨上的?

    沒理由啊!
飞鱼钱包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