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美女總裁的超級女婿 > 第22章 鴻門宴你不怕嗎?
    “哈哈,腰不好,逛窖子逛多了?”蕭鼎山轉了轉手上的核桃,笑成了三個下巴。

    馬上有個臉上有疤的手下神補刀:“他那倆工資,也就剛夠找站街的吧?”

    房間里蕩起一陣葷惡之笑。

    咳咳……宮夢冉咳嗽了兩聲,臉色有些難看。

    她有些想不明白,父親怎么會介紹蕭鼎山出面幫自己解決麻煩呢?這明明就是一個大混蛋嘛。

    但已上賊船,再下來可就難了。

    “請各位口下留情,照顧一下女士。”陸平站起來提醒了一句。

    蕭鼎山正想痛斥一句,哪有你說話的份?

    陸平卻悄無聲息地走了出去。

    實際上,是陸平聽到外面有吵鬧聲,出去看看。

    其實這房間的隔音做的很好,只有他一個人聽到了動靜。

    門外。

    黃少森正在用紅包抽打著那名女服務員的腦袋,邊抽邊罵:“MD,賤貨,不是告訴你了嗎,長的超漂亮那妞,還有她身邊那小子來了,紅包不給,不給。我擦,你TM怎么就是不聽呢!不聽呢……”

    那女服務員都被打哭了。

    “住手,那紅包不是她給的,是我從她手里搶的!”陸平往前一站。

    這一幕,仿若英雄救場。

    誰想那女服務員一見陸平,馬上一臉仇視地說道:“對對,就是他搶的!你該去打他呀,干嘛打我?”

    有沒有搞錯啊?

    妹妹,哥是在幫你啊!

    “黃公子,你繼續!”陸平一揮手,背過了身去。

    “還有四個,看準人再發,聽到沒有!”黃少森又在女服務員頭上抽了一下,站到了陸平的面前。

    “你還真敢來呀?”黃少森抽動了一下嘴角。

    “我來了,你不高興?”

    “鴻門宴啊!不怕?”

    “怕你這回玩兒大了,兄弟!”

    陸平走過去,一把扯掉了黃少森的帽子。

    嗯?這貨竟然理了個光頭!

    黃少森神氣地道:“薅啊,看你再往哪薅?本公子頭發都修理了,馬上就輪到好好修理你了!有種就別偷溜!”

    “誰說頭發沒了,就沒地方薅了?”陸平看了一眼他臍下三寸。

    “我擦!”黃少森趕快手捂襠部,倒退著進了廳間。

    這時候。

    一陣腳步聲,漸行漸近。

    聽那步調和頻率,陸平臉色微微一變,怎么會是他?

    須臾工夫,那位剛在車展上,見義勇為并提走一臺車的鄭三虎,氣勢不凡地走了過來。

    原來,他也是蕭鼎山的手下?

    “兄弟,真是你啊,這么巧?”鄭三虎一臉驚喜地問道:“哪個廳?”

    “順海廳!咱倆趕的應該是同一個場。”陸平說道。

    “還真是!”鄭三虎更興奮了,眉飛色舞地說道:“嗨,還遺憾晚上不能跟你喝一杯呢,這不,照樣碰上了!你說咱倆這緣分,是不是得拜把子啊?”

    “你們山哥,就沒跟你提今天這飯局的事兒?”

    “沒提……噢,好像提了一句,說是來吃飯,然后看他眼色行事……嗨,你關心這干嘛,沒準兒山哥又想弄誰了,哪個倒霉蛋惹了他了唄。走著,進去我把你介紹給山哥!”

    敢情這鄭三虎,還真單純。

    一根筋吶。

    “今天這飯局有點兒大,暗藏玄機,你好自為之。”陸平拍了拍他的肩膀。

    鄭三虎笑罵道:“跟我倆裝是吧?別拽這些文縐縐的話,聽不懂!顯你有文化啊咋地?”

    “虎哥!”陸平復雜地一笑:“知道你比多大,叫你一聲虎哥……”

    這次回華夏,好不容易遇上個對眼的家伙。

    還準備日后好好調教一下,帶他去西方過那種叱咤風云的逍遙日子。

    卻沒想到,這廝竟是蕭鼎山手下!

    “這么煽情啊,我靠!”鄭三虎一咧嘴:“嘿嘿,兄弟,你叫哥也不吃虧,以后有哥罩著你,從此橫著走!”

    “你先進去吧,我去個廁所。”陸平說道。

    “那行,等你哈!今天不醉不歸!”

    “……”

    “嘿嘿,不錯,還有紅包拿!”鄭三虎伸手接過了服務員遞來的紅包。

    他還不知道,從他走進房間的剎那,便意味著,他已經站在了陸平的對立面。

    現在,人已經到齊了。

    這個飯局,和,是不可能了。

    陸平雖然已經布好了一步棋,下好了,可能會減少血腥。

    但他又不得不做好最壞的打算。

    大不了,血洗當場!

    但是,會不會殃及池魚?

    虎哥,接下來,只能看你造化了。

    陸平再次進入房間時,里面已經是煙氣繚繞。

    蕭鼎山和幾個手下都在抽煙。

    “人齊了,開始上菜。”

    蕭鼎山一發話,在坐的眾人都收斂住各種表情,坐正了身子。

    黃少森有恃無恐地捏著下巴,神色很得意。

    鄭三虎坐在陸平對面,沖他擠了一下眼睛,示好。

    他尚不知道,此中之兇險。

    稍傾,服務員上了一道菜后。

    蕭鼎山轉著手里的核桃,說道:“今天這個飯局,我和我的兄弟們,只是捧場,不擺立場。梁子既然結下了,就得解。怎么解呢?那要看雙方的誠意!”

    一聽這話,鄭三虎頓時一愣,不由得追問了一句:“山哥,什么情況?”

    “閉嘴!聽著就行了!”蕭鼎山瞪了鄭三虎一眼。

    鄭三虎壓下疑問,心中卻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

    “我先亮誠意出來!”黃少森拍了三下手,門被推開。

    他的狐朋狗友韓陽,被兩個壯漢帶了進來。

    韓陽驚恐地望著黃少森,正想說話。

    黃少森突然抓起一瓶啤酒,狠狠地砸在了韓陽腦袋上。

    “啊,喲……”

    瓶子碎了。

    鮮血和啤酒融在一起,疼的韓陽嗷嗷直叫。

    “我和宮小姐的誤會,都是因為這個韓陽,他是讓我們反目成仇的罪魁禍首!沒有他在當中激化和挑唆,我和宮小姐走不到這一步!”黃少森朝韓陽臉上吐了一口痰,話鋒一轉:“現在,我和解的誠意,拿出來了,那么宮小姐呢?”

    蕭鼎山點了點頭,說道:“不錯,這算是誠意。”

    他一點撥,那幾位兇狠的手下,都將目光向宮夢冉和陸平投了過來。

    意思很明顯:你們的誠意呢?

    陸平哪能看不出來,蕭鼎山早已跟黃少森穿一條褲子了。

    這哪是在表誠意,這是在下套呢!
飞鱼钱包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