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美女總裁的超級女婿 > 第7章 為你太義滅親
    曹剛等十幾人,在院子里一個挨一個站著。

    像是殘兵敗將在面壁思過。

    唯獨有個青年,泰然自若地坐在馬扎上抽著煙。

    這不正是昨天要跟自己當保安的那家伙嗎?

    “你來了?”陸平抬手彈滅了煙頭。

    方志熊云里霧里地答腔道:“啊,嗯……這……我來了。”

    陸平問:“這幫流氓,你雇的?”

    “什……什么呀……跟我有什么關系……”方志熊意識到情況不妙,矢口否認。

    “不承認?”

    “沒干我承認啥?”

    陸平站了起來,淡淡地說道:“不交待清楚,別出這個院子。”

    “腿長在我身上,你攔得住我?”方志熊歇斯底里地一笑,轉身便往外走。

    是非之地,不宜久留。

    陸平抄起馬扎便砸了過去。

    方志熊還沒反應過來呢,腿部一疼,膝蓋一軟。

    跪下了。

    “做下這么大的孽,你跑得了嗎?”陸平警示道:“別做無用功,你會后悔。”

    方志熊蹣跚地爬起來,心中恐懼感倍增。

    “嗨,兄弟,有話好好說嘛……”

    他能屈能伸,忍著疼痛走到陸平身邊,遞煙。

    陸平把煙拍飛。

    “我懂,我懂。”方志熊壓低了一些聲音:“我知道是這幫人做事方法不妥,惹到了你。你放心,我會請示宮總,給你們家額外多賠償,保證你滿意……”

    陸平問:“你雇流氓進村,是宮夢冉的主意?”

    方志熊搖頭:“這……這跟大小姐沒關系,我是自己領悟的。”

    陸平提高了些音量:“她是負責人,怎么會跟她沒關系?”

    其實,陸平實在不愿接受這個事實。

    宮夢冉,她畢竟是自己救命恩人的女兒。

    她若是與地痞流氓沆瀣一氣,欺壓百姓,我該如何面對?

    老林啊老林。

    我感謝你九年前在人販子刀下,救下我性命。

    為償還你恩情,我陸平愿意放棄一切,不遺余力為你實現遺愿。

    但是倘若你的女兒,是一個作奸犯科十惡不赦的惡人。

    那你泉下有知。

    請恕我替你——大義滅親!

    “打電話,叫你們宮總過來領人。”陸平對方志熊說道。

    隨著一陣清脆的腳步聲,一陣香風涌進了院子里。

    “我來了,要我領誰?”

    宮夢冉一走進院子,就猛地愣了一下:“這……這些人是干什么的?”

    陸平望著眼前這個堪稱風華絕代的女人,情緒有些復雜:“看你白白長了一副好皮囊,竟也是蛇蝎心腸。為達目標,不擇手段。你以為,你們讓這些流氓把宋家村攪和的雞犬不寧,就能逼鄉親們簽字嗎?有我在,你妄想!”

    宮夢冉一頭霧水:“我不懂你在說些什么。”

    方志熊解釋了一句:“大小姐……人……人是我雇的。”

    “你雇的?”宮夢冉漸漸厘清了思緒:“你的意思是說,你背著我雇了這些人,跑宋家村里威脅他們簽字?”

    方志熊點了點頭。

    “你混蛋!”宮夢冉抬手就給過去一個耳光。

    方志熊摸著臉委屈地道:“大小姐,這,這……這是董事長的意思。”

    “還敢往我爸身上潑臟水?”宮夢冉掐起小腰,氣的胸脯一起一伏的:“虧你還那么受我爸器重,準備讓我提你當副總。你……配么?”

    方志熊壓低了一些聲音:“董事長教導我們,對付刁民不能手軟,他們就是一群喂不熟的狼……”

    “你閉嘴!”宮夢冉氣急敗壞:“我信你才怪,我這就給我爸打電話,揭穿你。”

    聽到這里,陸平松了一口氣。

    看樣子,這事兒宮夢冉的確不知情。

    很幸運,是自己錯怪她了。

    宮夢冉撥通了父親的電話:“爸,這邊有個情況我要向你反映一下……什么?您也是這個意思?不,不能這樣……爸,您要這樣做,我這個總經理沒法干……我理解不了,您再派人過來接手吧,我回我的汽貿城……”

    方志熊撇了下嘴角,心說,大小姐,您還是太嫩啊。

    做房地產哪能不見血腥,哪能被這些粗俗的刁民擋了財路?

    陸平看著宮夢冉,她那絕望的表情。

    她久久沉默。

    “你是對的,別再趟這灣渾水。”陸平不失時機地安慰了一句。

    “用你教我?”宮夢冉挑了挑嘴角,調皮,叛逆。

    隨后,她心事重重地走出了院子。

    陸平追出去,望著她絕望無助的背影,竟是那般凄美。

    不愧是老林的女兒,出污泥而不染。

    “宮總,等我處理完家里的事,就去找你。”陸平說道。

    宮夢冉一愣,覺得這話很唐突:“我跟你……很熟嗎?莫名其妙!”

    陸平笑了笑:“我沒有惡意。等我。”

    宮夢冉看了陸平一眼,若有所思,但沒再說什么。

    現在,她的心緒很亂。

    回到院子里,陸平望著列隊反思的曹剛眾人,說了句:“你們可以走了。”

    像是學生聽到老師說下課一樣。

    曹剛一行人,爭先恐后地,逃離了這是非之地。

    方志熊也想走,被陸平一把抓住:“你恐怕要多呆一會兒。”

    “我懂,我懂。”方志熊像是能看破人心,腰桿也直了:“剛才人多不方便談。兄弟,我看出來了,你不是一般人。這個地方,將來會建高檔別墅,我建議董事長給你留一套。說到做到。條件是,只要你別再阻撓我們……”

    陸平罵道:“你懂個屁!告訴你們董事長,拆遷本來是好事,按程序走,別搞掠奪。百姓不可欺。別讓我看不慣。”

    方志熊突然歇斯底里地笑了:“你可能還不知道,鼎盛地產的上家是誰。”

    陸平道:“那我不管。”

    “不妨告訴你,鼎盛地產隸屬于——盛世集團!”方志熊臉上洋溢出陣陣優越感。

    陸平猛地一怔:“什么?盛世集團?你們董事長是……盛先龍?”

    “怕了吧?”方志熊見對方臉色突變,覺得他是被嚇到了,于是更加有了底氣:“別說是在宣城,哪怕是整個東山省,整個華夏,敢跟盛世集團叫板的,都沒有好下場。我們盛先生黑白通吃,能量通天……”

    “你們董事長姓盛,為什么她的女兒卻姓宮?”

    “那是因為……大小姐隨夫人姓。”

    “好了,我了解了。”陸平沖方志熊揮了揮手:“你去村口跪著吧。時間,24個小時。”

    方志熊愕然:“你說什么?”

    “敢偷懶,我讓你一輩子站不起來!”

    陸平留下這句話后,便進了北屋。

    他需要泡壺茶,抽根煙,平定一下情緒。
飞鱼钱包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