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搬磚俠 > 第二十一章 處理結果
    從手機視頻里,可以清楚地看到趙毅三人圍著陳文康拳打腳踢的情形,甚至連后者的慘叫聲都可以聽得到。

    王總和梁女士都默默地低下了頭,他們不是不知道自己兒子的品行怎么樣,就算沒有親眼看見那些劣跡,也或多或少都有耳聞。

    但是護犢之心,人皆有之,總不能看著自己兒子捱了打也當沒事發生過吧?所以才會到學校來討個說法。

    現在從視頻里看到自己兒子在傷害他人,再想到自己兒子就是這些學生嘴里說的“校霸”,確實心里都不是滋味。

    “么子狗屎證據!”

    趙總抄起正在播放視頻的手機,就往地上砸去。

    李君卻是眼疾手快,身形一縱,在手機堪堪將要落地之前,穩穩地接了過來。

    這一下兔起鶻落,迅疾之至,在場的人全都看懵了。

    李君將手機還給周琳,然后護在她身前,冷聲道:

    “怎么?想毀滅證據?”

    周琳從他身后探出頭來,輕輕一笑,道:

    “沒事,我有的是備份。”

    趙總心想,自己家的小兔崽子丟人也就算了,做老子的可不能折了臉面,不然以后怎么在道上混?

    現在眼看從明面上沒法找回場子,那就只能來橫的了,動口動不過就動手,這也是自己出來混的生存法則。

    “老子屋里的細別還輪不到你個細別教訓,老子倒要幫你屋里老子教訓教訓你個細別。”

    趙總說著就是一巴掌拍向李君臉部。

    他在道上混了幾十年,大大小小的火拼也不知道經歷過多少回,還跟武道高手學過些拳腳功夫,想來教訓眼前這黑瘦少年應該不在話下。

    李君只是抬手一探,就攫住了趙總的手腕。

    也不見他怎么用力,趙總卻感覺自己的手腕像是被老虎鉗夾住了一樣,而且還越收越緊,終于忍不住痛,“嗷嗷”地殺豬般叫了起來。

    吳主任在這時候開口了:

    “學校是讀書學習的地方,你們這樣又吵又鬧的,成何體統?!”

    李君這才將趙總的手腕一把甩開。

    只聽吳主任繼續說道:

    “既然有證據了,那么這件事就好辦了。以我看來,趙毅同學他們固然是犯了點錯誤,但是李君同學出手傷人,也是不對的,而且下手還那么重,那么狠,明顯屬于防衛過當。所以,我完全同意朱老師之前的意見,對李君同學的處理就是:通報批評,留校察看,當眾檢討及道歉,并且賠償醫藥費和精神損失費給趙毅同學他們。”

    然后轉向幾個家長道:

    “幾位家長,你們看,怎么樣?”

    王總和梁女士一下都懵了,從證據來看,明明是自己兒子的錯,結果這個處分卻是完全針對李君的,實在是出乎意料啊。

    趙總卻是握著仍然劇痛的手腕,暗自冷笑不已。

    朱紅霞則在心底暗罵,吳胖子你個老狐貍,分明就是你得了趙家的好處,所以才會這么偏幫他們,最后的處理意見倒讓我來背這個鍋,真是借刀殺人還不見血。

    沒等李君說話,在場的學生們先吵了起來:

    “我不服!明明是趙毅他們有問題,為什么受處分的反而是解決問題的李君同學?!”

    “我也不服!李君同學根本就沒有錯,為什么要處分他?!”

    “我也不服!如果李君同學這樣都會受處分,那以后誰還敢見義勇為啊?!”

    “我也不服!”

    “……”

    一時間,呼聲鼎沸,群情激昂,吳主任扯著嗓子連喊了幾聲“靜一靜”都沒能鎮住場面。

    朱紅霞暗自納悶,這些學生向來不都是各人自掃門前雪的嗎?不管怎么處分一個剛來十幾天的插班生,對他們來說有什么影響?

    況且這還是個一看就沒什么家庭背景的農村少年,值得為他跟學校對抗嗎?

    尤其是周琳和司曉燦她們,一個號稱冰山美人見誰都冷冰冰的,一個只喜歡唱歌跳舞其他事從來不管的,為什么她們倆都挺身而出了?

    正當場面亂哄哄一片的時候,一個厚重沉穩的聲音響了起來:

    “同學們。”

    這聲音一聽就很值得信賴,學生們漸漸安靜下來。

    從門口的人群后走出一個高大魁梧的中年男子,手勢對著四周壓了壓,繼續說道:

    “同學們,大家都冷靜一下。”

    包括李君在內的學生們都認出他來,這是昭陽市一中的副校長錢惟至。

    吳主任連忙迎了出來:

    “錢副校長,您怎么來了?”

    錢惟至瞪了吳主任一眼,沒搭理他,繼續面向學生們說道:

    “同學們,昨天在校外的事件發生后,學校領導高度重視,連夜召開了專題會議,得出處理意見如下:趙毅、王力行、馬喆等三名同學,勒索財物,侮辱恐嚇毆打他人,屬于校園霸凌行為,學校予以留校察看處分,要求其向受害同學退還財物,賠禮道歉,并根據實際情況,承擔相應的經濟補償。”

    學生們聽得紛紛點頭,這才是公正的處理嘛。

    又想到,對李君的處理會怎么樣?會不會是各打五十大板?

    只聽錢惟至繼續說道:

    “李君同學的行為,屬于見義勇為,學校將予以表彰,并且會以李君同學為榜樣,以這次事件為契機,進一步強化措施、改進工作,繼續加大校園內的安全建設力度,確保校園霸凌行為永不發生!”

    這個結果一宣布,幾個家長登時都垂頭喪氣了,趙總還想過去說些什么,也被吳主任死死地攥住了。

    其實,他們心里都很清楚,這樣的結果才是合乎情理的。

    學生們更是紛紛歡呼起來:

    “錢副校長英明!”

    “喜大普奔!”

    “太好了!”

    “……”

    在學生們歡騰的氣氛下,錢惟至親切地跟李君握了下手,和藹地笑著說道:

    “李君同學啊,你真了不得哪。”

    然后對著學生們說道:

    “同學們,現在還是上課時間,請大家都回教室去吧,別再耽誤學習了。”

    等到學生們陸陸續續都離開了,錢惟至才板著臉對幾個家長說道:

    “幾位家長同志啊,不論你們平時有多忙,工作有多重要,都要抽出時間來好好管教自己的孩子啊。不然的話,就只有法律來幫你們管了!”

    幾個家長諾諾應著,也先后離開教導處。

    錢惟至瞪了一眼吳主任,又掃了一眼朱紅霞,聲色俱厲地說道:

    “吳主任,朱老師,你們好自為之!”

    朱紅霞滿肚子委屈,偏偏是啞巴吃黃連,有苦難言。

    吳主任心中卻在想,這錢副校長以往不都是跟自己一個鼻孔出氣的嗎?怎么今天突然站到對面去了?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對勁?難道……難道說,那個李君的背景比趙毅他們還強?

    錢惟至出了教導處,才松了一口氣,在回自己辦公室的路上想道,好險哪好險!還好自己聽到樓下教導處吵吵嚷嚷過來查看動靜,要不然照吳胖子的搞法,那可就是捅大婁子了。

    朱紅霞也就不說了,目光短淺。可吳胖子怎么也這么糊涂?就認不出《轉學報告》上是誰簽的字?就不想想能插班到高三2班來的會是普通人家?

    這李君可是周氏集團安排過來的!而且周晨輝和程鵬都先后給自己打過招呼的!

    周家暫且不說,昭陽市的三強企業、幾大家族都有他們的份兒,每年給學校捐款捐物不知道有多少,得罪了周家,還只是經濟上蒙受損失。

    那程鵬是何等人物,黑白兩道通吃,他的洪勝集團那也是昭陽市排在前十的大企業,明面上掛著“洪勝”招牌的酒店賓館就不知道有多少家,暗地里受他保護、送他股份的娛樂場所更不知道有多少。最關鍵的是,據說昭陽市的地下勢力,他占了半壁江山!那個趙毅的父親說是混社會的,估計給他提鞋都不配。

    要是得罪了這樣的人物,那可真是要把腦袋拴在褲腰帶上出門了。

    說起來這李君還真是了不得,跟周家和程鵬都是一不沾親二不帶故的,怎么會有兩個大佬先后給他背書?

    看來回頭還是得好好敲打敲打朱紅霞和吳胖子,別到時候又犯渾去找李君的麻煩。

    這樣想著,錢惟至回到了四樓的副校長辦公室,撥通了吳主任的電話:“吳胖子,你給我來一趟!”

    ……

    在回教室的路上,李君才知道,原來是徐立濤看著朱紅霞來意不善,所以偷偷地跟著他們到了教導處,在門外偷聽之下,發現情況對李君不利,就通過微信在班級群里叫人過來救場,這樣一呼百應,別班的很多同學也都過來了。

    李君對徐立濤豎起了大拇指:

    “好哥們兒,夠義氣!”

    徐立濤頗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道:

    “君哥,跟你比,這算得了什么?”

    不可否認的是,經過這次事件,兩人的關系更好了。

    其他同學,無論是同班的,還是其他班級的,經常有很多在下課時放學后來找李君聊天的。

    尤其是那個有“火山大哥”之稱的司曉燦,每天早晨碰到他的第一句話就是“今天又是元氣滿滿的一天喔”,然后報以一個比陽光還燦爛的笑容,有事沒事就過來找他,要么借文具,要么又是請教學業上的問題,還口口聲聲說要跟他比唱歌比跳舞的。

    李君覺得這小姑娘活潑歡跳,倒是蠻討喜的,也就跟她走得近了些。但是說到唱歌跳舞,他根本就不會,那是說什么也沒得比了。

    至于周琳,雖然在教導處時她像變了個人似的,替李君據理力爭,但是接下來的時間,又恢復了原來冰山美人的樣子,還是那樣迎面經過也視若無睹。

    李君卻是知道,這個女孩的內心,完全不像她的外表那么冰冷。

    所有人當中,惟獨胡宇軒卻是心中憋悶至極。

    就這樣一個又土又黑的插班生,竟然在一天之內,就占盡了全校所有的風頭,教這自視甚高的胡氏集團大少爺怎么能咽得下這口氣?!

    他咬牙切齒地在心里念道:

    “既生瑜,何生亮?”
飞鱼钱包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