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相命 > 第20章楊家的狗
    進去只看見一個中年男子坐在辦公椅上,應該有四十來歲,很精神。拿著筆不知道在寫什么。

    “小李,你先出去忙你的”中年男人頭也沒抬的說道。那男子就出去了。

    “你好”小馬走過去伸出手對那中年男人打了個招呼。

    中年男人把頭抬起來看了小馬一眼,并沒有伸出手。“你就是馬天?龍虎宗清風真人唯一的徒弟?”

    小馬倒也沒生氣,把手收回來。對著中年男人說了一句,“是的,想必你就是這里分部的組長夏波?”

    中年男人點頭,“有什么事嗎?”

    下馬回頭看了我一眼,“他想加入靈異部”

    中年男人聞言才看了我一眼,眼中精光一閃,馬上有種全身正在被掃描的感覺。“是個相師,不錯。但是,我這里不收介紹過來的,只收真材實料有本事的。就算他的背景再大,我也不給面子”

    他這話什么意思,就是不給小馬面子,不給他師傅清風真人面子。不過也好,我可以憑靠自己的本事進去。免得被別人說是走后門。

    我怕小馬有想法,所以率先說道,“好,我就是想憑靠自己的本事通過考核”

    “你!!”小馬看著夏波有點生氣。

    “好,那我就考考你,你是玄階相師。正好我們分部也有一個相師,他是玄階中期的。你和他賭算。勝了就算你通過,敗了就從哪來,回哪去”他說著就走了出去。

    小馬看他這態度有點生氣,“什么狗屁靈異部,要不是我師傅叫我來,老子我還不來呢”

    “小馬,別生氣,這夏波說得也對,我也不想走后門”

    說完這話,中年男人夏波就帶著一個約莫二十歲的男人進來。這男人看了我一眼,露出戲謔之色。

    “我說組長,你該不會叫我和一個玄階初期的人比試吧,這不折煞我嗎”這男人一上來就給我來個下馬威,我有點怒,但不敢言。

    那夏波也露出奸笑,“你可別小看他,人家的背景可不小”

    “喲,有背景就了不起啊,我們靈異部才不要一些吃閑飯的主。沒能力還不趁早滾蛋”

    這話我總算聽得有點明白了,他們這話不是對我說的,而是借助我在說小馬。我下意識的看向小馬。這一看我有點吃驚。

    只見小馬對這部長怒目而視,露出猙獰。他的體表散發著強烈的殺意!

    我正準備叫住小馬別亂來。可話剛到嘴邊,小馬就以極快的速度從背包里掏出兩張符紙,直接對著那部長射過去!

    “哼!就憑你?”夏波身體輕輕一側就躲開了小馬的攻擊。順勢一蹦就朝著小馬過去。速度快到了極點。

    “小心!”我大喝一聲。

    小馬倒也不慌亂,接連著從背包里拿出數十張符紙,一掐指,這些符紙如同長了翅膀一樣朝著夏波激射過去。

    但有點小看這夏波了,他在空中變換著身體躲開這些符紙。眼看就要到了小馬的面前。

    小馬見躲不開,直接伸出手一掌轟出。

    砰!夏波紋絲不動,小馬直接被轟飛了。

    小馬狠狠的吐出一口鮮血,“你是誰?你不是夏波!”

    夏波戲謔的看著小馬,“我是夏波不錯,但我今天有事,例外,不能做以前的夏波。本來我只是想對付他,奈何你和他關系貌似很好,為了不讓你多嘴,只能將就送你和他一起上路”他說著用手指著我。

    我露出一絲訝色,他對付我干嘛?我好像也沒惹到他吧,怎么他會對付我?

    “為什么?”我看著夏波說道。

    “誰叫你惹誰不好,偏偏惹上了楊家的人。”

    我突然恍然大悟,楊家,楊家。我還以為是誰要對付我,原來是當初在拍賣會上的那個無奈,被老吳嚇得斷手的那個年輕風水師。

    “也是楊家的人施壓,我也沒辦法。所以,今天你只能死在這了。哦,對了,還有你馬天,今天如果你不帶他來的話,也許不會殺你,可現在你什么都知道了,你也一起下去吧”

    我震驚了,楊家的人動作那么快?我這才回來幾天,就被盯上了?怪不得陳沐晴前幾天家里出事,也是他們干的?

    夏波看了我一眼,露出可惜的神色,“唉,玄階的相師,可惜啊。好了,你先下去吧”說著他腳一蹬,如離弦之箭般的向我激射過來。

    他的這次攻擊雖然沒用全力,但足夠一招擊殺我。我現在躲也躲不掉,只能和他對掌。

    我把全身的相氣都聚集到了手上,準備這最后一擊。只見我的手掌冒出絲絲金光。比上次還要多一點。

    夏波好像也注意到了我的動作,他臉上有些猶豫。但他速度太快了,根本就收不了手了。

    砰!一聲脆響,我也被一掌轟飛,但夏波好像也不好受,被我一掌擊退了幾步。

    手臂發出劇烈的疼痛,我感覺自己的手好像被打斷了。

    噗!嗓子一甜,一口鮮血噴出。

    我忍著劇痛,想活動一下手,但讓我驚喜的是,手還沒斷。

    夏波冷哼一聲,“想不到你居然煉成了天階相師才會的氣元掌,我還真的是看錯你了,看來今天不滅你,后患無窮”

    接著他指了指剛才那個所謂的玄階中期的相師,“把馬天解決掉”說著他朝我走了過來。

    我離他只有幾步路而已,現在我體內又沒有了相氣,我今天這是要死了嗎。

    就在我已經快絕望的時候,小馬的聲音傳進耳中。“讓你嘗嘗這個”

    夏波回頭看了過去,我也下意識的看了過去。只見那玄階中期的年輕男子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

    “兒子”夏波一聲怒吼,直接回頭沖了過去。原來剛才和夏波唱雙簧的居然是他兒子。

    小馬冷哼一聲,從背包里面拿出幾張金黃色的符紙。居然帶著一點淡淡的亮光。

    “高級符紙?”夏波語氣有點吃驚,甚至恐懼。

    “哼,還好我有所準備”小馬說著準備把這些符紙全部彈射出去。

    “等等,我讓你走”夏波對著小馬說道。

    夏波可能有點怕。這高級符紙可不是什么普通的符紙,只要一張就足夠對付我這樣一個玄階初期的相師。要是小馬打出手中的幾張,恐怕夏波地階境界也要吃虧。

    小馬看了我一眼,“他也一起”

    看著小馬這種情況都還記得我,我就知道,這個朋友我沒有白交。

    “哼,你要知道你手中的符紙可沒有多少。你要是全部打過來最多困住我,到時你也跑不了!”夏波冷冷說道。

    小馬冷哼一聲,“好,那就試一試”小馬這次并沒有再猶豫,直接一掐指,全部彈了出去。接著又在自己的胸口貼了一張符。

    夏波看著這激射過去的符紙,雙目一凝。直接朝著這些符紙頂了上去……

    還沒看清楚,感覺一股力量講我托起。我低頭一看,是小馬。他現在正在往外面跑,速度達到了極致,比剛才夏波的速度好像還快了幾分。我有點吃驚。不過馬上反應過來,這應該是那張符紙的原因。

    可能是體內沒有相氣支撐,而且身受重傷的原因,我感覺很累,閉上眼睛,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渾渾噩噩的我好像做了一個夢,和三年前的那個夢很相似。又是那被我用匕首捅死的人。他的面部表情告訴我他很不甘心。我在想,我為什么會殺了他?

    而且這次明顯比三年前的感覺還要強烈,為什么三年了我還做這個夢?

    呼!我突然驚醒。

    抬頭一看,小馬正一臉奇怪的看著我。

    “小木,做噩夢了?”

    我有點緊張,“沒有,沒有”

    “那你剛才一直叫我的名字干嘛,不是做噩夢是什么?”小馬看著我露出奸笑。

    “你別亂想,就是做了個噩夢”我解釋到,我想這事還是先不要告訴他。

    小馬聽我這樣說,好像又起了幾分興趣,推了推我“什么噩夢?”

    “沒什么,對了,我們現在在哪?”我想知道現在還有沒有安全。

    “還在密林里,放心,夏波一時半會過不來”小馬說著起身向外面,“你先恢復恢復身體,我出去找點吃的”

    我用手撐在地上,慢慢的依偎著墻壁坐了起來。這才發現,這里原來是個山洞。

    看了一會,沒有多想就開始呼吸吐納,身體的疼痛感才慢慢的減少。

    感覺體內的相氣才恢復了一點,我有點疑惑剛才的那個夢,就睜開了眼睛。想了一會,實在是想不出什么原因。

    今天小馬奮力救我,已經是把我當作最親的兄弟,我可不能對不住他。

    今天想讓我死的人,楊家,我絕對不放過你!

    休息了一會,小馬就提著兩只野兔走了進來。

    “運氣不錯,剛出去就遇上兩只”小馬一邊說一邊開始生火。

    我也幫不上什么忙。只能干坐著。

    “小馬,剛才你怎么知道那夏波不會放我走?”我疑惑這夏波當時應該也知道他可能不敵那幾張高級符紙,怎么還要魚死網破。

    小馬一邊生火一邊對我說,“你以為幾張符紙就能打得過他?再多十張都不一定,只能拖住他一下,不然他也不會說只放我走,因為他怕我拖住他,把你救走了。他對楊家交不了差,他的組長也當不成了”

    “那他會是什么境界?”我下意識的問道,因為這么多張高級符紙都只能困住他,我有點吃驚。

    “一個擁有三百年道行的牛精”小馬淡淡的說道。

    牛精?原來這夏波居然是牛精?我還以為是人呢。妖怪的300年道行可以算是人的地階初期左右的境界。

    “你怎么知道?”我想這牛精夏波小馬也不認識,剛才也沒露出原型,小馬怎么知道的?

    “這里的靈異分部根本就沒有地階以上的人,而且我聽說前幾天總部才調了兩個地階初期的人過來”

    前幾天?兩個地階的高手?上次我們坐飛機回來的時候,陳沐晴不就是在飛機上感覺到了兩個地階高手。而且這兩個高手還故意放出氣息壓制飛機上的人。

    我想這其中一個應該就是那夏波無疑了,那另外一個呢?

    我將我的經歷說給小馬聽后,他并沒有回答我,而是一臉沉重。“我想這另外一個也在找你,現在你危險了”

    在找我?地階的人在找我,那我真的是兇多吉少了。
飞鱼钱包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