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餛飩天下 > 第十四章 選舉擂臺
    易云又是兩天沒出門,在家苦學三流刀法,刀法又精進了不少。今日便準備早些睡去,明天好參加選舉擂臺。

    第二日,易云早早便來到武斗廣場,此時已經來了不少人了,看來大家都想做宗主或者長老的徒弟嘛,畢竟成了關門弟子在境界和功法上都會有大大的提升。

    易云也不例外,這并不是庸俗,而是大勢所趨。這次參加選舉的一共有四百多號人,其他人估計是放棄了。想從這些人脫穎而出不是那么簡單的,修為最低的筑基期,修為最高的已經是凝氣后期了,易云也才凝氣初期而已。

    “選舉擂臺現在開始,規則很簡單,下面四個擂臺,四個關門弟子,六名入室弟子,就比武斗。擂臺兩邊有各種木制武器你們。自行挑選,點到為止不可傷人。”大長老司徒君說道。

    易云早已料到,修真世界都是實力說話。

    四個擂臺紛紛有人上去了比試,易云并未上去,他知道上去越早,越是吃虧,若是輸了就失去比賽資格若是贏了,卻要繼續應戰,哪怕到最后實力夠強,也會體力不支,雖說這種比試消耗不了什么體力,但還是要保持最好的狀態,所以易云只是在臺下靜靜觀察。

    而臺上張宗主和四大長老都認真的看著比賽,畢竟是選的關門弟子啊。

    一個時辰過去…已經淘汰了近一半的人,有的上去打不了幾個回合便被人給淘汰下來。

    這時吳濤準備上去,“先別上去,再等等,現在上去不輸也會累死的”易云攔住吳濤

    “額,那好吧”吳濤也知道只是內心早就想躍躍欲試了。

    “你看王全和于偉,不都是練氣期,打了幾個回合都是狀態不好,被人鉆了空子嘛,別急濤哥”易云說道

    “嗯”吳濤沉住氣了。

    又過了半個時辰,還剩不到一百人了,這才好戲開始,郭彩彩率先上去了,郭彩彩練得是劍法,三下五除二就占據擂臺五六個回合,這時吳濤也上去了,只是并沒有和郭彩彩同一擂臺,吳濤這體型練得一套叫虎嘯拳的拳法,看得出也是練得比較用心,在臺上一直處于不敗狀態。大師兄白綾和二師兄凌風都上去了,四人分別占據了一個擂臺。

    這時一位長相可愛個子不高的小妹妹,縱身一躍便跳上臺去,挑戰的是郭彩彩~此小妹選了一把大錘,看起來挺兇狠的。易云著實為郭姑娘捏了一把冷汗…

    只見哪位小妹,個子不大,擼起錘子就像玩兒似的,一錘一錘像郭彩彩砸去,郭彩彩沒幾下就招架不住了,郭彩彩退下臺來。接下來又一位滿頭飄逸長發的英俊少年,也是一躍上了吳濤的擂臺,此人選了一把木制短劍,對陣吳濤很是輕松,劍法犀利,輕巧有力,吳濤一時難以抵擋,敗下陣來。

    此時剛好還剩下十人,現在也就是關門弟子和入室弟子之爭了。易云當然是挑戰大師兄了,拿下最好的名次,才能得到張宗主的青睞。

    可是易云哪里學過步法啊,那些人都是一躍便跳上擂臺,易云只能從一旁樓梯爬上去了,臺下眾人一臉輕視低聲輕笑。

    易云并未理會,選了一把木刀,和大師禮畢“大師兄承認了”易云說道。

    “易師弟,你進步的挺快的嘛,加油吧。”白綾說罷拿起木劍便向易云劈來,易云迅速做出格擋之勢,便是三流刀法第一式一套打出,白綾不慌不忙接招,易云又是第二式,也被白綾化解。白綾在臺上打了十幾回合對手都未傷及他分毫啊,易云納悶的時候突然白綾發動攻勢,只一招!一劍直指易云,想易云刺來,易云躲閃不急,只能揮刀硬接,“咚”一聲悶響便將易云的刀震斷了,易云一個踉蹌才站住腳。“還打嘛,易師弟”白綾開口道

    易云看了看斷木刀說道“打啊”于是撿起剩下的半截木刀直接使出第三式,破刀式。一刀橫向砍去,只見那斷刀之處漲出刀鋒,一把完整的刀向白綾飛去,越近越大。只是這刀氣只有一半。易云一驚“靈力化型?”

    “澎”,一聲巨響,白綾被震飛掉下擂臺

    易云自己也呆了。臺上張宗主和葉長老也驚到了。“這難道是氣境?”張宗主若有所思。

    “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輸給他”白綾自己都不信。

    臺下響起一片掌聲~

    “好了名次已經出來了,選舉結束,大家稍事休息,半個時辰公布結果。”

    易云正坐在臺下休息,白綾朝這走來說道“易師弟,不錯啊,你剛剛用的什么妖法,斷刀可以有這么大的勁道么?”

    “你虎什么呢,我家易少那是本事,你管的著他用什么妖法嘛”吳濤站起來吼道。

    “白師兄,我可沒用什么妖法,功法都是在葉長老哪里領的,你可別胡說”易云也不客氣冷冷說道

    “你小子,行,有種我們再比”

    “隨時奉陪”易云也不退讓說道

    此時司徒君長老發話了:“現在公布結果,易云收為宗主關門弟子,秦川收為入室弟子,老夫收白綾為關門弟子劉寒為入室弟子,泰山長老收凌風為關門弟子,葉長老收吳濤為關門弟子,孫陽向輝為入室弟子,馮長老收黃婉兒為關門弟子郭彩彩為入室弟子。選舉結束后前往各師門府上拜師。其他弟子不要灰心明天可以找葉長老和泰山長老領取鼓勵獎品。”

    ……易云如愿索償,只是不知道這個秦川是誰,剛剛也沒注意

    片刻,眾人散去,易云和吳濤郭彩彩各自去找自己的師傅拜師了。

    “易兄,留步。”

    易云被人叫住,此人正是將吳濤打下臺的哪人。

    “在下秦川以后咋們就是同門師兄弟了,請多多關照”秦川說道

    “哈哈,好說秦兄也是去師傅哪里嘛”易云爽快說道

    “是啊,不知道剛剛易兄最后一招手什么功法,如此厲害”秦川好奇道

    “走吧,咋們邊走邊說,我用的是從葉長老哪里取得功法,叫氣境,說也奇怪,我練習兩月,始終無法使用,今天不知為啥就用出來了”易云邊走邊說

    “氣境,沒聽過啊,不過確實挺厲害,我看那招易兄也沒有盡力發揮嘛”秦川說道

    “哈哈,那斷刀也就那樣了吧”易云自己使得是全力,哪一招是誤打誤撞出來,真是哭笑不得。

    通過聊天得知,秦川今年也是二十歲,和易云同年,去年才進枯月宗,他爹在欻奕之地當了一個小官。二人聊著聊著便走到宗主的府邸了。

    “我是易云,這位是秦川,我們來找宗主的,還請通報一聲”易云開口說道。

    “不用通報了,宗主交代了,二位請進”守衛弟子說道

    他倆一聽相視一笑便進去了

    “你們來了,從今天起你們就是玩徒弟了,以后可別給老子丟臉啊”張宗主笑道

    “是,師傅”兩人異口同聲道

    “那還不給老子奉茶”

    易云笑道,“咋們師傅還挺猴急,哈哈”說罷就去倒了三杯茶,易云和秦川一人端起一杯“師傅在上,請受徒兒一拜”兩人單膝下跪,向張宗主敬茶。

    “好了,你們起來吧”張宗主端起茶杯一口喝完。

    “既然已經是我徒弟了,那我便一人送你們一件武器傍身。”

    “啊哈哈有禮物啊,師傅這么好啊”易云調侃道

    “你小子就會憑,境界替身挺快的嘛,看你今天用的刀,為師就送你一把靈器,七星古錠刀,此刀為中平靈器,現在你用遠遠足夠了,秦川,看你今天用的短劍,但是并非劍法,是扇子嘛”易云一把接過武器,沒有細看道“感謝師傅,師傅對弟子的恩情沒齒難忘,嘿嘿”張宗主白領一眼易云

    “師傅好眼力,我學的的功法是七巧扇,今天所選武器中并沒扇子,弟子索性選了一把短劍。”秦川答道

    “好好好,來為師這剛好有一把耀石折扇,此扇也是中品靈器,扇片由耀石制成,堅硬無比。”

    秦川接過石扇答謝道“謝謝師傅。”

    “嗯,易云你今天使用的功法最后一招,我看并不像三流刀法啊”張宗主問道易云

    “弟子也不知道,最后哪一招怎么就蹦出來了,之前我學過氣境但并未成功。”易云答道

    “為師果然猜的沒錯,天意啊,這氣境老夫當年也練過,一個多月毫無進展,便換了別的功法,沒想到你竟然能學個一招半式…”張宗主面露驚訝之色說道

    “這氣境有什么不同嘛”易云好奇心問道

    “這本功法乃建宗宗主陳昊天所創,只是從未有人學會過,既然你能用個一招半式,你還是繼續學這本功法吧,陳宗主就是用這本功法名揚天下的,此功法威力驚人,我也只是聽說過。”張宗主有些羨慕的說道

    “額……可是我研習兩個月也是半招沒學會,今天不知怎的,竟然就使出來了”

    “嗯,可能是你還沒學得其中之奧妙,多鉆研一下。”張宗主說道

    “好吧,那我再回去多看看”易云也就跟著附和了一下,他才懶得浪費時間呢

    “行了。你們去好好修煉,有什么不懂隨時來找我。去吧”

    二人道別出來后秦川說道“師兄果真厲害,既然能學會此等功法,將來必定大放光彩。”

    “哪里,玩啥運氣好而已,師弟的七巧扇我看也是挺厲害的嘛,叫我都未必能接你幾招”

    “師兄過獎了,以后咋們倆可以互相切磋,提升自己的實力,師兄意下如何?”秦川問道

    “那好啊,一個人練始終不知道自己的破綻在哪,兩個人練肯定進步的快啊,師弟隨時可以來找我切磋,哈哈……”易云爽快答應,畢竟這只有好處沒有壞處,秦川現在也不是外人,是同門師弟啊,當然是最佳人選了。

    ……天色不早了,兩人聊了一會就相互道別回各自住所了。易云和秦川自然都是想早點回去看看自己的第一件靈器了,這靈器不是一般人就能擁有的,何況還是中品的,在整個九州大地除了上品,也就是中品靈器了,至于仙器,那都消失幾百年了。
飞鱼钱包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