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本陽剛 > 第11章二道杠
    站在樂凱的辦公室里,王戈也是一愣,這貨眼熟,隨即聰明的王戈,就想了起來。

    樂凱中尉軍銜,今年三十八歲,。。。。

    副處長費正明才是上尉軍銜,這貨中尉軍銜,應該是科級干部。

    跟教官王大慶分手后,閑著沒事的王戈,嘴饞了,想吃點美食,順便回家看看,于是就朝著辦公樓走去。

    原本是想去處長關羽山那里,結果進了辦公樓后,就看見了一樓醒目的槍械科,于是便心血來潮敲響了科長的房門。

    這次敲門進入樂凱的辦公室,是隨機的行動,就是因為王大慶和宋有德二位科員,已經被自己的上司警告,不準再帶新兵王戈出去。

    “老樂,下班后,準備去那?”王戈盯著樂凱的眼睛,直接問道。

    “回家!”

    不想回答的樂凱,還是看著王戈說道。

    “老樂,家里都有誰呀?”王戈就跟聊家常一樣,繼續問道。

    “小筆,你他媽的查戶口嗎?”

    樂凱在心里罵道,不知道王戈是什么意思?只是過腦一想,就更糊涂了。

    “老婆、孩子,你有事嗎?到點,要下班回家了!”

    樂凱感覺不對勁了,停下了手里的事情,疑惑的說道。

    “事不大,但也不小,帶我去你們家!”

    王戈看著樂凱,一點不懼,右手食指,獨豎朝天的說道。

    “為什么?”

    走仕途的樂凱,立刻緊張了,那個手指的意思,太明顯了,樂凱一眼就看出來了,只是條件發射的問道。

    “去不去?不去的話,小寶就走了!”

    王戈臉一黑,看著樂凱平淡的說道。

    “去!”

    樂凱稍微一想,就肯定的說道。

    中日戰爭爆發,民國大地,天天死人,如果不小心得罪了上面,被派上了戰場,老婆、孩子,誰來照顧?

    此時的樂凱,冷汗直冒,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那里還敢刁難王戈。

    王戈就是處長關羽山的禁忌,對人開槍了,都屁事沒有,而且還住在處長的宿舍里。。。。。

    想到這里,樂凱立刻笑臉相迎,恭敬地說道:“小寶少爺,請!”

    走仕途的人,最主意細節,看著王戈一副老大的樣子,樂凱馬上變成了另一個模樣,再也看不到剛才打發王大慶的官威。

    內務科沒有汽車,可是槍械科卻有軍用吉普,還有軍用卡車。

    出門上車,路過大門口,停都沒停,就“嗖”的一聲,離開了軍情三處。

    “我的媽呀!胡三寶科長才下的命令,不讓王戈離開軍情三處,可是。。。。。”

    在門口站崗的賈軍,看著坐在副駕駛的王戈,那是一聲攔阻的話語,都沒敢再說,只能看著王戈威風遠去。

    平常樂凱都是走路回家,雖然開車方便,可軍用吉普車,側門沒有玻璃,停在外面,容易遭賊。

    “老樂,家里幾個孩子?”

    “二個。”

    “都多大了”

    “一個十一歲,一個九歲。”

    “啥意思呀?怎么問的都是孩子?處長這是要干什么?會不會已經給自己派任務了?”

    樂凱不敢再想了,要是派自己去敵后,那可怎么辦呀?在日本人的地盤,動亂破壞,九死無生啊!

    王戈這次開口說話,真的沒有其它的想法,只是感覺路上氣氛太沉悶,沒話找話而已,根本不知道,開車的樂凱,心里的想法。

    王戈不是神,但是王戈卻看出來了,樂凱很怕狐假虎威的自己。

    現在的樂凱,都不敢直視自己。

    為什么怕自己?

    王戈心里明白,樂凱是怕處長關羽山,據宋有德說,在三處只有副處長費正明,敢跟關羽山頂嘴。

    。。。。。

    “老樂,速度快點,別墨跡!小寶就不進去了,把老婆、孩子叫上,馬上就下來!”

    在樂凱家的樓下,王戈坐在副駕駛的位置,動都不動的說道。

    “小寶,到底什么事情呀?老樂有點害怕!”

    樂凱不想上樓,哭喪著,求著說道。

    “快點吧!不要嚇著家人!”王戈一點不心軟的說道。

    “是!”

    禍不及家人。

    特工一般都不把自己的事情,告訴家人,就是怕家人,瞎擔心害怕。

    “奶奶的,嚇死你!竟敢跟小寶玩官威,擺架子!”

    王戈看著戰戰兢兢的樂凱,在心里得意地說道。

    沒辦法,不施展手段,請人吃飯辦事,真的很難!

    至始至終,王戈都沒有提關羽山的名字。

    。。。。。。

    “樂凱,干什么去?家里飯都做好了,就等你回家開飯呢!”

    樂凱的老婆,笑嘻嘻的說道。

    這是在埋怨樂凱,叫吃飯,為什么不早打招呼?

    “爸爸,訥訥肚子都餓了,媽媽,做的魚,可香了。”

    “爸爸,小慧都餓著肚子,等著吃魚呢!”

    “哈哈,一會再吃,保證餓不著你們!”

    樂凱笑的有點勉強,王戈讓自己叫上老婆孩子,百分之八十,就是出去吃飯,可是還有百分之二十的可能,也許不是吃飯呀!

    因此心懸的樂凱,那里敢打保票,說出去,就是請吃飯呀!

    。。。。。。

    當軍用吉普車,停在了大三元門前,樂凱提著的心,才終于放了下來。

    “難道處長也在里面,可是為什么呀?”樂凱坎坷地想著。

    “歐呦,是大三元呀!”

    “姐姐,等等訥訥!”

    兒子、女兒在車停下后,就激動地先后跑了進去,顯然知道這里,來過這里。

    “樂凱,就是吃個飯,還那么神秘?說都不說!”樂凱的老婆,開心地說道。

    “哎,就是想給你們一個驚喜呀!”

    看著老婆追著孩子們而去,樂凱開心地說道。

    王戈理都不理樂凱這個賤骨頭,就直接下車,鉆進了大三元餐廳。

    “啥意思呀?這是王戈家的餐廳呀!”

    作為好奇的特工,樂凱這點事情,還是特別清楚,只是不知道今天晚上,還會在發生什么?

    。。。。。。

    “小寶,你到底在哪里當兵?搞的太神秘了,這位是?”

    “阿姨!這是我爸爸樂凱,小寶哥哥就是我爸爸的兵,在重慶軍事情報三處上班。”

    樂凱的大女兒樂慧,馬上高興的搶話說道。

    “???”

    趙大花沒指望兒子回答,只是習慣性的隨口一問,聽著小女孩的回答,全家人都愣住了,軍事機密,咋一個小孩子,都知道呢?

    “老樂,你的保密工作,是怎么做的?三處的名字。。。。。你呀!”

    王戈臉突然一板,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責怪地說道。

    王戈不知道,軍情三處的家屬,都住在一起,家屬們住的地方,就是三處自己的房子,因此家屬們幾乎都知道軍情三處。

    “卑職,一定嚴加管教。。。。。”

    “小寶,你回來了呀!歐呦!穿著軍裝的樣子,好帥呀!”

    王懷、趙大花、王蕊看著樂凱恭敬地樣子,還在震驚中,。。。。。

    包廂的房門,卻被突然推開了,一個精靈一樣的聲音,隨后就飄了進來!直接打斷了樂凱,恭敬站起回答。

    “歐呦!彗星,你怎么還好意思再來呀?你都快把小寶坑死了!”

    王戈指著穿著軍裝,英姿煞爽的女孩,就是大聲喃喃的埋怨著。

    “咋就是彗星了?你今天必須給譚薇說清楚?”

    譚薇才不管那么多呢,沖到王戈的身前,馬上就找了一把椅子,硬是把站著的樂凱,給擠到了一邊,坐在了王戈的身邊。

    “哎呀,你這是想讓小寶請你吃飯呀!人家還沒有答應呢!”

    王戈話里的意思,就是說,譚薇,你臉皮真是太厚了。

    譚薇也是剛到大三元,進門一打聽,才知道王戈回來了,馬上就激動地丟下家人,獨自跑了過來,一進門,看見酒桌還沒有開席,馬上就找了一個借口,搬著椅子,幸福地坐在了王戈的身邊。

    “小寶哥,你在什么單位當兵?小薇都沒有查到,你告訴小薇吧!”

    怕王戈不知道自己的大名,現在開始用小名,跟王戈交流了,完全是一副乖乖女的樣子。

    那個把王戈抓走的部隊,譚薇找了家人幫忙,也沒有查到是那個部隊。

    今天從學校回家,就拉著家人,來大三元吃飯,碰運氣,結果還真的遇見了王戈。

    樂慧嘟著小嘴,可不服了,明明是爸爸的兵,卻兇爸爸,又要開口,卻被樂凱及時制止。

    “咦!咋回事?你怎么能是二道杠呢?”

    王戈看著坐在身邊,一身清香的譚薇,瞪著大眼睛,稀罕的問道。

    “二道杠???”

    譚薇也瞪著大眼睛,頓時就蒙了,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王懷、趙大花、王蕊都是相視一笑,小寶又開始糊弄人了,家里只要有小寶在,那就是最高興的事情。

    因此只要王戈回家,幾人都是放下手里應酬,趕來一起吃團圓飯,特別珍惜一家相聚的快樂時光。
飞鱼钱包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