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返文明 > 第二卷 原罪 第一章 決堤
    雖然整晚都在提防警戒,但是情況真的發生的時候,我的反應還是慢了。

    要么提前放下雨布簾子,要么晚點再開燈,燈光已經照了出去,現在再關燈已經是于事無補,外面的尸群已經把目標集中在了這個窗子上。

    客房走廊的燈又被打開了。

    眾人都被外面的聲響嚇醒,陸陸續續的跑出來,詢問著情況。

    外面的聲音越來越大,鐵柵欄被推動搖晃的嘩啦作響,聽著仿佛隨時都會散開倒塌。

    我看大家已經開始慌亂起來,趕緊安頓他們:

    “大家不要亂,聽我說,外面的活尸太多,根本沒有辦法正面對抗,所有人躲進我和老嚴的房間,千萬不要發出任何聲響,老嚴曹華,你們照顧好大家趕緊進去。”

    話音剛落,驚慌的眾人就迅速撤回走廊進了房間,我趕緊關上燈,再次摸到窗前掀開門簾。

    柵欄雖然還立在那里,但是已經搖搖欲墜,顯然撐不了多久了!

    我條件反射的往腰上摸,正好摸到了手雷。

    這種形勢,手雷沒法用。

    這要是丟個手雷出去,反而炸倒柵欄更激怒尸群,后果不堪設想。

    一籌莫展的時候,我又往外看了一眼,眼看著左邊的柵欄正緩緩的倒了下來!

    尸群如同決堤的洪水涌進了院子,對著我這個窗子跑了過來!

    我來不及思考,抓了一把椅子就跑進了客房走廊!

    關上門,我把椅子靠在門邊擋著,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手里的沖鋒槍緊緊的攥著,大氣也不敢出,隔著門聽著外面的動靜,

    這不是普通的敵人,房間里的幸存者也是手無寸鐵,這種時候只能一言不發默默等待天亮……

    聽著外面拍打窗子的聲音,我閉上眼睛默默祈禱著。

    哐當,哐當……

    尸群雖然進入了院子,但是再也沒有看到燈光和人影,外面躁動的聲音慢慢小了下來,只剩下那執著的拍打窗子的聲音。

    就這么等著,不知道過了多久,拍打聲還在,只是稍微小了一些,盡管如此,還是能聽得出來,外面的窸窸窣窣的尸群還在。

    我低頭看著手表,七點多了,我心里想著,再堅持一會,再堅持一會……

    阿嚏!

    房間里忽然傳來一聲噴嚏聲!

    在這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聽到聲音的環境里,這聲噴嚏,無疑是致命的!

    外面原本越來越小的拍窗聲,瞬間變成了猛烈的拍打聲和抓撓聲!

    窸窸窣窣的腳步聲再次變得雜亂和瘋狂,我甚至已經聽到了門口桌子被推動的聲音!

    它們這是要沖進來了!

    我趕緊起身,跑到房間門口,趴下對著門縫小聲說道:

    “曹華,你出來幫我堵住門,我出去引開他們!”

    門瞬間開了,曹華應該就在門口聽著外面的動靜,何洋也跟著走了出來。

    我摸出手槍,擰上消音,拉開保險,遞給了曹華:

    “曹哥,一定要擋住,我從后面出去引開他們!”

    曹華接過手槍,盯著我,使勁點點頭。

    我轉身迅速往走廊深處跑去,跑進了孫昊他們的房間,記得他的房間里是有窗子的。

    輕輕關上房門,我快步走到窗前,窗子已經被廢舊的紙箱幫完全擋上了。

    我掏出軍刀輕輕劃了一道縫,用手指一壓往外面看去,天已經蒙蒙亮了。

    因為之前鐵柵欄發出的聲響把活尸都引到了房子前面,房后一個活尸都沒有,我一看有戲,把一整張大紙板往旁邊慢慢推開,窗外的情況一目了然。

    但是防盜窗卻擋在眼前,不銹鋼管的窗欞,不到二十公分的間距,肯定是鉆不出去。

    我緩緩拉開推拉窗扇,抬起腳,腳蹬在窗欞上,一下一下暗暗用力,窗欞彎了。

    相同的方法弄彎了另外一根。

    防盜窗上還有橫向的方形不銹鋼管固定著窗欞,兩根窗欞最大的間距只能達到現在的三十多公分,不能再彎了。

    不過只要頭能出去,就基本沒有問題。

    我把床頭柜慢慢搬到窗前,摘下沖鋒槍,脫下戰術馬甲,放在窗邊,蹲在床頭柜上,把頭探了出去。

    周圍沒有活尸,我費力的往外鉆,肩膀出去了,這就好辦了。

    使勁扭動著身子,品名的鉆了出去,眼看伸手能撐到地上,不料身子往下一溜,腰被窗臺刮的生疼。

    狼狽的爬起來,我趕緊掀開衣服,巴掌大個地方,有點滲血,還好只是刮破了一塊皮。

    這會兒顧不上疼,我趕緊伸進窗子把戰術馬甲和沖鋒槍拿了出來。

    拿這些的時候,隱約能聽到從飯廳傳來的聲音,那是桌子被推動發出的吱吱聲!

    必須趕快!

    我把窗子關上,套上馬甲挎上槍,順著窗子就往上爬。

    旅社后面后來搭建的房子是平頂的,踩著防盜窗還是挺好上的。

    我把住房檐,往上平拉,左腿用力勾住了房檐,爬上了房頂。

    房頂上什么都沒有,光禿禿的,正房的房頂是人字形的,我從平頂貓腰走上去,到了最高點,慢慢趴下,往院子里看去,這時候天已經快亮了,院子里的一切都已經看的很清楚。

    之間院子的柵欄倒了一大半,且不說視線被屋檐擋住看不全,院子里光是我能看到的活尸就有四五十只,我估計加上其他的怎么都得上百了。

    所有的活尸全部圍著正屋嘶吼著,索性這東西沒有什么智商,就是互相推搡舉著胳膊往前涌。

    這個時候,已經來不及考慮什么戰術了,我從屋頂掀起一片瓦,往院外的方向用力丟去。

    瓦片旋轉著掉到了院門外,啪的一聲碎在了地上,尸群的注意力瞬間到了身后,甚至有幾只反應快的已經快速往院外沖去。

    我彎下身子又拿起一片瓦丟過去,尸群繼續被吸引過去一部分,但是聽聲音,前門口還有活尸。

    這時候,之前被吸引到院外的活尸沒有看到什么東西,又被這邊站在門口推門的活尸吸引過來……

    實在沒有辦法了,我又拿起一片瓦,往板房的房頂丟過去。

    板房頂是雙層的彩鋼瓦,這一下動靜夠大了,所有的活尸都涌向了板房!

    我趕緊再丟了幾片,所有的活尸都被成功吸引到板房里,還剩幾只擠不進去,只能在板房外往里面推搡著,眼看著板房都被他們推得搖晃起來。

    從我這個位置看來,一個手雷,就能完美解決掉他們!

    我毫不猶豫的拿出手雷,拽下拉環對著板房門的位置就丟了過去。

    剛丟出去我一下想起來,板房里還有汽油桶!

    想到這里,我趕緊越過屋脊,雙手抱著頭蹲了下來。

    轟!

    轟!

    嘩啦!

    伴著幾聲爆炸,旅社前面的玻璃全炸碎了。

    安靜了下來,只剩下燃燒的聲音。

    我再次跑上房脊,往板房看去。

    板房已經沒了,板房特有的保溫材料正在燃燒著,冒著黑突突的煙。

    火里隱約可以看到還有活尸慢慢倒下,蠕動著,院子里再也沒有了活尸的聲音,天,也已經大亮了。

    我把著平房的房檐跳了下去,跑回到院子里。

    板房的爆炸,把廚房炸掉了一半,正房的玻璃門和門簾子全部不見了。

    我剛要進屋,曹華走了出來。

    “臥槽,你沒事就好。”

    曹華說完看著正在燃燒的板房和那一堆活尸的尸體,面色凝重的說道:

    “這關算是過了,不過不知道剛才的動靜會不會再引來尸群,就這斷壁殘垣,也不是個棲身之處,這個旅社已經不能待了。”

    “我是實在沒辦法,只能丟手雷了,還好天亮了,能安全一些,收拾一下東西,準備撤離吧。”

    半露天的餐廳里,眾人驚魂未定的四下打量著,外面還在燃燒的板房,飄來了難聞的氣味。

    塔娜看著這一切,小聲的抽泣著。

    我輕輕把她摟在懷里,看著露天的廚房,腦海中浮現出大家在廚房做飯洗菜的景象,心里說不出的滋味。

    “塔娜乖,難過就大聲哭出來,叔叔會給你找一個更漂亮的房子,好嗎?”

    手雷都丟過了,孩子的哭聲又算的了什么。

    塔娜這孩子,沒了父母親人,現在連僅剩的家也沒了。

    一個十多歲的孩子,已經連哭都不敢大聲,因為她現在已經知道,在這活尸橫行的世界里,哭聲會帶來危險,甚至會喪命。

    聽到我的話,她再也憋不住了,“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小手使勁的抓著我的衣服。

    腰上一陣沙疼。

    我一只手正輕拍著塔娜的背,被塔娜這么一抓,身體條件反射的一弓,右手扶在了腰上。

    嚴良一見狀趕忙走過來,掀起我的馬甲,血已經滲透了貼身的T恤,眉頭緊緊一皺,說道:

    “趕緊包起來,千萬別感染了。”

    嚴良一話音剛略,彥絮就轉身跑進客房,拿著醫藥箱跑了出來。

    “我來吧。”

    孫可欣說著麻利的拿出紗布和棉團。

    塔娜的哭聲小了很多,松開手看著我腰上的傷口,哽咽的問我:

    “臧叔叔,你是不是很疼?”

    我給塔娜抹了抹眼淚,笑著說道:

    “叔叔沒事,叔叔還要繼續保護塔娜呢。”

    塔娜停止了哭聲,使勁點著頭。

    又是一陣鉆心的沙痛。

    孫可欣用雙氧水給我擦著傷口,疼得我直裂嘴。

    “你輕點。”彥絮著急的說。

    “要不你來?”孫可欣把手里的東西朝彥絮遞過去,面無表情。

    “讓孫可欣來吧,人家專業的,還好只傷了皮肉,擦點藥慢慢就好了。”

    潘振海說道。

    彥絮不再說話,低下頭默默的揪著棉團。
飞鱼钱包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