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國祚永延 > 第四十七章 辭別
    董玉聞言后落落大方,仿佛之前小女兒姿態皆是眾人的幻覺,“祖母,昭兒只是好奇而已,想來配得上并肩王世子的姑娘是少之又少吧。”

    太夫人含笑道:“當真只是好奇而已?祖母怎么聽你話中好似另有深意?”

    “祖母多慮了,昭兒真的只是好奇,好奇青炎他到底喜歡什么樣的姑娘。”說完,被祖母飽含深意的眼神注視,董昭不由得看了青炎一眼。

    青炎當然知曉董昭的心意,可自己對董昭的感情卻不知如何描述,所以只能舉杯喝酒掩飾尷尬。

    太夫人會心一笑,“昭兒啊,你不說祖母還真沒想起來這檔子事兒,如果在青炎襲爵時身邊沒有一個如惜君般的王妃,多多少少還是有些美中不足,看來祖母得盡快物色一位品貌兼得的孫媳婦了。”

    董歃卻是口無遮攔道:“祖母,要我說您還物色啥啊,這眼前不就....嗚嗚...”還沒等他說完,青炎迅速將一只雞腿塞到他的嘴里,搶先道:“祖母,咱們也吃的差不多了,明早董歃和昭兒還要趕路,山高水長的還是讓他們早些歇息吧,您看如何?”

    “既然如此,那你們幾個就玩去吧,祖母也有些累了,明早再給為他倆踐行。”

    月色皎潔,繁星璀璨,臘月的寒風在今夜仿佛消散無蹤,這讓在王府中漫步的幾人十分愜意。

    但這種感覺只存在片刻,只聽趙靈兒冷笑道:“本來只以為你瘦如竹竿,沒想到肉都長到了腦子里,這招釜底抽薪玩的可真是漂亮。”

    董昭心情顯然不錯,“扶瑤郡主謬贊了,我只是率性而為,實在不明白這釜底抽薪講的是何意思。”

    “哼,別以為我不知你打的什么主意,想進我趙家做媳婦,可不是想想就能成事的。”

    董昭轉過身來輕笑道:“還望靈兒姐姐言語之間不要如此犀利,萬一小妹真進了趙家,到時候可就是你的嫂子了哦。”

    當‘嫂子’這個詞傳進趙靈兒的耳中后,她仿佛如被踩了尾巴的小貓般,嬌叱道:“我呸!能當我趙靈兒嫂子的人還沒有出世呢,你想得到挺美,不妨實話告訴你,你想當我哥的媳婦,我第一個不答應!”

    “靈兒姐姐答不答應,想來是不作數的,據小妹所知,這并肩王府的話語權是在祖母手中吧,只要她老人家點頭同意,想來就是陛下也會喜聞樂見的。”董昭深諳四兩撥千斤之理,一句話便將趙靈兒噎的說不出話來。

    “呃...呃...”

    阿呆不知什么時候出現在一旁的樹杈上,眾人也不知它叫喚的是何意思。只見氣急敗壞的趙靈兒怒吼道:“阿呆!還不趕緊死過來!”

    聽趙靈兒語氣十分不善,阿呆不敢怠慢正想下樹,可一道刺骨的寒意從趙靈兒的身旁射了過來。

    阿呆無愧靈智極高,它兩只小眼睛一翻,隨即便趴在樹杈上一動不動,開始裝死。

    “這小東西,當真是聰明的緊,這樣一來兩邊都不得罪。”趙璟在青炎身旁一臉玩味。

    青炎搖頭苦笑,“璟兄啊,你難道不知兄弟現在的處境?也不知這兩人到底什么仇什么怨,我這夾在中間實在是難受。”重重嘆了一口氣,“我太難了...”

    并肩王府占地極廣,供人居住的院子自然是不少,將董家兄妹安頓下后,青炎和趙靈兒緩緩走在青石小徑上。

    “哥,你不會真想娶了那丫頭吧?”趙靈兒轉身望向青炎,月光灑落在她的身上,將一襲白衣的趙靈兒襯托的格外除塵,宛若仙子。

    青炎沉吟片刻,苦笑道:“靈兒,怎么還糾結此事,誰來做并肩王府未來的媳婦,都是祖母一言而定,你現在問我倒不如給祖母吹吹耳邊風來的實在,你說是吧?”

    趙靈兒微微額首,知道此言不差,便也不再為難青炎,兩人繼續漫步在青石小徑上,相對無言。

    回到自己的小院中,便見纖兒俏生生的站在房外,當看見青炎后,纖兒上前屈身行禮,道:“奴婢恭迎世子殿下。”

    青炎見其穿著有些單薄,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纖兒啊,不用如此多禮,以后我要是回來晚,你進房中等待便可,這大冷天的再給你凍壞了可不好,到時候祖母可是會心疼的。”

    纖兒靦腆的笑了笑,也不答話,隨即領著青炎進到房中。

    室內早已生上火盆,即使只著單衣也根本感受不到一絲寒意。

    青炎躺在床上從胸口掏出黑石,一時間思緒略有恍惚。

    自己剛步入金陵才一天,便發生了許多事情,靈兒與昭兒的恩怨,皇帝圣旨的含義,等等一系列事情也只有獨處的時候才能靜靜的分析。

    兩個女孩之間的事倒不重要,等擇空詢問祖母其中緣由,到時候再從中調和便好。

    但皇帝的旨意實在讓自己摸不到頭緒,按理說即使自己是并肩王的嫡子,但卻沒有立下寸功,為何如此急切的讓自己襲爵?并且自己的父親雖然失蹤,可并無人見到尸首,倘若父親再出現在世人面前,到時候誰才是并肩王?

    皇帝如此做法,想來想去也只有兩個可能,第一變是皇帝他已經認定父親不會再出現在世人面前,所以可以很篤定的讓自己襲爵。

    第二個就是皇帝讓自己盡快襲爵后,可以達成一些目的。

    雖然皇帝當時說自己按輩分算是他的侄兒,但這話自己根本不會放在心里,如果一個帝王因為親情而讓別人成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并肩王,那打死自己也不會相信的。

    只有這兩種可能才說得通!

    如果是第一種,青炎不得不考慮皇帝的用意,如果他真的認定父親回不來,那他是基于什么來如此判斷,而且這么做實在是太明顯了,他應該能料到自己會想到這一層面,可皇帝他還是這般做了,不得不說這實在太過蹊蹺。

    如果是第二種,那自己到底有什么值得一位皇帝如此看中?籠絡人心顯然不可能,自己才剛入王府,根本沒有任何權勢,只是一個空有虛名世子而已。難道是自己身上還有什么秘密?

    想到此處,青炎仔細瞧了瞧手中的石頭,又想起法智那晚的告誡。

    對了!祖母在聽到皇帝的旨意時,神態實在太過冷靜,她老人家聽到自己襲爵想來應該十分高興才是,但她只是笑笑讓自己遵旨便可,難道她老人家看破了什么?

    “唉...誠如外公所言,這金陵城真可謂是龍潭虎穴啊。”

    -----------------------(我是分割線)

    次日一早,并肩王府的大門外。

    董昭將圍巾緊了緊,對著青炎說道:“青炎,祖母她老人家年事已高,所以不就不勞她送行了,這次我和哥哥不告而別,還望她千萬不要怪罪。”

    青炎點點頭,“這都是小事,你和董歃二人路上要多加小心,我總感覺嶺南王爺這次急召你們回去不簡單,等到了嶺南后,別忘了寫信報個平安。”

    “放心,父王已經安排了人手在聚寶門等候,安全方面不用在意。”董歃捅了捅青炎的胳膊,“我只怕咱們嶺南王府的掌上明珠到家后,要是茶不思飯不想的話,父王他可是會來親自來收拾你的,你小子心里最好有點數,嘿嘿.....”

    趙靈兒依在朱紅的大門旁,冷哼道:“董歃,回去讓嶺南王他老人家放寬心,如果霓裳郡主回家不吃不喝,你就告訴他是金陵的飯菜不和他寶貝女兒的口味,得了厭食之癥,好好在家修養個幾十年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便會痊愈。”

    董昭卻是甜甜的笑道:“靈兒姐姐,待日后好好學學如何做一個合格的小姑子哦。”說完,也不看氣急敗壞的趙靈兒,直接上了馬車。

    董歃也不廢話,翻身上馬對著眾人抱拳,隨即跟著馬車緩緩上路。

    正當青炎目送他們時,發現董昭從車窗中探了出來,她擺手大聲喊到:“青炎!你要是敢忘了昭兒,等下次見面可不饒你!還有讓那個黃毛丫頭趕緊出閣吧,要不然就成金陵頂頂有名的老姑娘了啦!”

    青炎趕緊攔住要沖出去的趙靈兒,“靈兒,別與她計較,你比她年長三歲,就當她是開玩笑了。”

    趙靈兒被青炎樓在懷中,一時間也不再掙扎,恨恨的冷哼一聲,“下次再見到這個晾衣桿,我定要狠狠的刺她幾劍方能解我心頭之恨!”

    身旁的趙璟淡淡笑道:“扶瑤郡主,青炎說的不錯,你就當她是個孩子便也就罷了。”又對青炎道:“時候也不早了,昨夜我沒有回府,想來父皇已經知曉了,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煩,咱們兄弟改日再聚,反正你人在京城來日方長。”

    將趙璟也送走后,青炎和趙靈兒來到太夫人的院中請安,當得知三人不辭而別后,雖心中十分欣慰,但語氣中還是多有埋怨。

    “孫兒啊,雖然你剛到王府還沒有回復元氣,但也不能一直閑散著,后日你便與靈兒一起去岳棠書院吧。”太夫人慈愛的摸著青炎的手掌。

    “岳棠書院?祖母,這是什么地方?”青炎有些疑惑道。

    “這岳棠書院是金陵四大書院之一,還算有些名氣,靈兒五年前便在此求學,話說回來,靈兒你已經半年多沒有去書院了吧?”太夫人語氣略有不善,“既然你哥已經安全回府,你便也沒有偷懶的理由了,后日便領你哥去書院,老身一會就派人去打個招呼。”

    趙靈兒撇撇嘴,顯然對這個書院不太感興趣,但也是能無奈答應。

    “太夫人。”

    只見白翳又是悄無聲息的出現在門外。

    太夫人見到白翳,便松開了青炎的手,笑道:“好了孫兒,你今天還有事要做,先跟白翳去個地方。”
飞鱼钱包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