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奪舍了太陽神 > 第一百四十四章:教皇孝子
    北方AS20超音速導彈準備就緒。”

    “發射。”

    一枚枚超音速導彈發射了出去,在空中穩定前進。

    而在導彈升空的瞬間,遠在另一塊大陸的米國總統霍奇森就收到了消息。

    當然,他能這么快得到消息,不是因為他家衛星牛逼、能在導彈發射的瞬間就檢測到導彈,而是他家的情報部門牛逼,在對方命令下達的時候,就有人偷偷摸摸的把消息傳遞出來了。

    “高盧國的軍方發射了導彈?比爾博恩他瘋了嗎?”黑宮里,聽到總統念出來的消息,一名顧問眼里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色。

    那可是在高盧國境內啊,而且還是人員密集的地方,這些導彈轟下去,得死多少人?事后比爾博恩他怎么面對死者家屬和同情死者家屬的人的憤怒?

    “有沒有可能是假消息?”這名顧問問道。

    “消息不可能是假的!”

    從進來后就一直把自己當做是隱形人的麥克唐納瞥了顧問一眼開口說道,情報部門是他負責的,顧問質疑情報的真實性這是在打他的臉啊。

    “不好意思,是我失言了。”那名顧問心一顫,連忙道歉。

    米國的情報部門從建立開始,它每一任老大都不是好惹的,因為誰也不知道對方的手里握著自己多少把柄。

    隨便放幾個把柄出去,就是丑聞,輕則灰頭土臉,重則引咎辭職。

    麥克唐納說完就后就在角落里閉目養神,顧問額頭上頓時大汗淋漓了起來。

    霍奇森沒理會那名滿臉惶恐的顧問,他看向高盧國事物專家海德,問道,“海德先生,你覺得比爾博恩為什么要這樣做?”

    “比爾博恩一定是有什么底牌才敢這樣做的。”海德滿臉嚴肅的回答道。

    作為黑宮內,對高盧國研究的最為透徹的專家,他對比爾博恩的認知不可謂不深刻。

    “我認知中的比爾博恩是一個很有韌性和無恥的人,一旦認準了事情,就會想盡辦法去實現,除非是撞到了南墻,否則絕對不會回頭。”

    “自從巴爾納巴教皇召喚出天國之后,這位高盧國的總統就采取了緊緊抱著教皇國大腿的策略,和毛熊國以及我們米國爭奪圣約翰十二世的‘寵愛’,雖然屢戰屢敗,卻屢敗屢戰。”

    “比如說,他數次在公眾場合隔空喊話,說圣約翰十二世像自己的老父親,頗有要坐實‘教皇國孝子’這個身份的意思。”

    不賣隊友日不落,教皇孝子高盧國。

    這兩句話本來是用來諷刺歷史上屢次出賣自己盟友的日不落國和歷史上數次捅教皇國刀子的高盧國,可比爾博恩的一系列的操作,硬生生的把諷刺變成了無恥。

    說著,海德就用奇怪的眼神看了眼霍奇森。

    這位總統先生在發現比爾博恩的騷操作后,一邊在黑宮里大罵他無恥,一邊自己打算發推特也來個‘圣約翰十二世就是自己的老父親’,幸好最后被人勸住了。

    ——已經73歲的他喊圣約翰十二世為自己的老父親,這是在討好圣約翰十二世呢還是在詛咒圣約翰十二世早點去死呢。

    腦海里閃過一連串奇怪念頭的海德并未停止說話,“他現在突然改變策略,先是派人拖住圣約翰十二世,而后又發射導彈襲擊出現在圣昂大教堂外的天使,這是不是意味著,他得到了能對抗教皇國的力量?”

    如果僅僅是拖住圣約翰十二世還可以理解為比爾博恩是想要搶先拉攏兩位天使,可襲擊天使,就只有‘他得到了對抗教皇國的力量’這一種可能了。

    海德小心翼翼的假設道:“比如說,他得到了囚禁卜尼法斯八世的腓力四世遺留下來的超凡力量,又或者是得到了曾從教皇手里搶走皇冠的拿皇遺留下來的力量?”

    以前,他們以為高盧國一直都將他們的超凡力量藏了起來,但比爾博恩的表現讓他們漸漸的產生了其他的猜測,雖然他們依然堅信高盧國有隱秘超凡力量,可也有人提出了,比爾博恩是不是沒有得到這股力量?

    畢竟高盧國歷史上有過大動蕩,超凡力量原本的主人在丟失了皇冠之后,會不會將這股力量交給后來的統治者是個大大的問號。

    霍奇森眉間的皺紋緊鎖,聯想到高盧國數次懟教皇國的輝煌歷史,似乎還真有這種可能。

    畢竟能侮辱教皇超凡勢力的領袖,并且自身是超凡者的高盧國,他們必然也是超凡勢力。

    “那我們該怎么做?”霍奇森問道。

    在他們本來的計劃里,是討好圣約翰十二世,對高盧國施壓,必要的時候可以發動小規模的戰爭,可現在必須得改了。

    卷入兩個超凡勢力之間的戰爭,并不符合他們的利益。

    畢竟他們對超凡者不了解,萬一押錯了,豈不是滿盤皆輸?

    總統先生問話后,沒有人開口了。

    一方是天使,一方是歷史上屢次對教皇國捅刀子,有著擊殺和羞辱教皇的輝煌歷史的高盧國。

    從感情和天使展現出來的實力來看,押寶天使才是正確的,可誰也不知道這是不是個大坑。

    畢竟在教會中,作為主的牧羊人,教皇的地位要高于絕大多數天使,僅在熾天使之下,而高盧國連教皇都能囚禁至死,擊殺天使,似乎,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

    “有個不確定的情報。”只在黑宮說過一句話的麥克唐納再次開口說話了,“那名名叫做安杰莉卡的修女似乎是圣母,因為我們的人聽到了那些士兵在喊圣母。”

    “圣母?瑪利亞?”

    霍奇森聲線顫動了起來,作為一名十字教教徒,他對主或許談不上多么虔誠,可圣昂大教堂外的修女真的是圣母的話,那么他肯定會站隊天使。

    這和信仰無關,而是沒有人可以戰勝一位無所不能的神。

    “是不是那位暫時不清楚。”麥克唐納搖頭說道,安杰莉卡修女的資料早就到他手里了,可這位修女除了信奉瑪利亞之外就和圣母沒有任何關系了,他實在看不出安杰莉卡修女哪里像圣母了,可那些士兵卻喊修女為圣母,這點讓他很困惑,同時也是他為什么沒有將情報一早說出來的原因。

    書客居閱讀網址:

    
飞鱼钱包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