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廢物果實 > 058 壁畫怪物
    有古怪!

    從水池上空經過的攻擊竟然全被化解,難怪水池對岸的黑影有恃無恐。

    那么問題來了,究竟是水池本身具有這種神奇的能力,還是黑影賦予了水池這種能力?

    “小玄,我們小心些!”

    陳也行把外放的意識全部籠罩在這片空間,時刻警惕著周圍的動靜。

    玄霜龍駒在陳也行的提醒下也迅速鎮定下來,盡管一幅十分惱怒的樣子,但還是停下了魯莽攻擊。

    陳也行冷靜下來后分析,黑影極有可能是故意把他們引誘到這里的,黑影的實力明顯比玄霜龍駒弱很多,不可能無緣無故地去招惹強者。

    招惹強者同等引火上身,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是很危險的,那么黑影把他們引誘到這個神秘的地方是為了什么呢?

    “你引我們來這里是什么目的?”

    陳也行盡量把語氣說的不帶一絲情緒,他不能讓對方揣測他的心思,避免陷入被動。

    但對面的黑影卻依舊不言不語,一動不動地看著他們。

    往往這種對手是最可怕的,他們冷靜無情,酷愛靜待時機,一有機會便會向對手祭下殺招。

    無聲的月光從高空中墜落下,剛好覆蓋住前面的水池,一絲不差。

    “小玄,繞過水池攻擊他!”

    既然經過水池上空的攻擊會被化解,那就繞過它!

    既然對方不開口,那就打到他開口為止!

    玄霜龍駒得到陳也行的命令,再次發動攻擊,它躍躍欲試,把翅膀暴漲至兩丈之長。

    一黑一白的翅膀伸展開來,幾乎碰到了兩邊的石壁,巨大的翅膀突然扇動。

    隨著玄霜龍駒的翅膀扇動,周圍的空氣仿佛瞬間被抽走,溫度也陡然間驟降!

    嘩啦啦——

    一道道冒著寒氣的冰錐沿著周圍的石壁急速蔓延至黑影后方,隨后無數冰錐一起暴長,同時刺向黑影。

    那黑影避無可避,任由冰錐刺穿身體。

    黑影就像被萬箭穿心,冒著寒光的冰錐從他背后刺入,于胸前穿出,然而他只是身體微微地顫了顫,接著他雙手合十,一股靈力爆發出來。

    陳也行冷冷地盯著他,終于要反擊了么!

    轟隆隆——

    “這是……”

    陳也行發現意識籠罩下的山洞開始搖晃,頭頂不斷有碎屑掉落下來!

    接著咔嚓咔嚓的聲音傳來,附著在墻壁上的冰錐開始碎裂,慢慢地,冰錐上的裂痕越來越多,啪地一聲,最后所有的冰錐幾乎在同一個瞬間粉碎!

    于此同時,四周刻著神怪鬼魅的壁畫開始斑駁脫落,似乎有某種東西在墻壁里面不斷蠕動,一幅要破壁而出的樣子!

    陳也行感到一陣毛骨悚然,他看見一只只的怪手先后從壁畫里伸了出來,緊接著是森然的獠牙和猙獰的臉龐,最后是奇形怪狀的身軀和四肢!

    那些從壁畫掙脫出來的怪物和壁畫描繪的一模一樣,足足有十五只,個個瞋目呲牙,發出刺人耳膜的怪吼聲,頓時陰風陣陣!

    陳也行見玄霜龍駒戰意十足,料想它肯定有十足把握,一顆忐忑不安的心終于安撫下來。

    只見玄霜龍駒雙翅交叉,忽地一揮,一道十字交叉的光芒掠過,隨后十字光芒轉了一圈,穿過所有的怪物的身軀。

    那些身軀被十字光芒穿過的怪物,臉上猙獰的表情陡然凝固,緊接著像一堆碎石一樣轟然坍塌。

    看著地面一堆堆的碎石,陳也行臉色浮現出輕松的笑意,然而在下一秒,他臉上的表情卻和被十字光芒擊中的怪物一樣突然凝固。

    只見那個水池猶如活物,形成十五道水渠,把池水流向那十五堆碎石,陳也行眼睜睜地看著那些石堆吸收池水之后,急速地自行一塊塊壘砌,然后恢復到之前的模樣。

    這些到底是什么東西啊!

    陳也行臉色開始凝重起來,莫非這些怪物根本就打不死!

    玄霜龍駒再次發出十字光斬,這些由石塊組成的不死怪物碎裂之后依然被池水重組!

    “小玄,攻擊黑影!”

    那個黑影一直保持雙手合十的姿勢,極有可能是他在發動某種靈術,大概只有攻擊他這個施術者,才能擺脫這些石塊怪物的糾纏。

    玄霜龍駒依言再次使用十字光斬,在斬碎逼近的石塊怪物的同是,它微微調整了十字光斬的行進軌跡。

    十字光斬攜帶著耀眼的光芒,迅速穿透黑影的身體,但黑影依然毫不避讓,任由攻擊穿透自身!

    這么強悍么!

    看著被十字光斬穿透身體的黑影仍然只是微微一顫,陳也行臉色便愈發凝重,眼前的這個黑影看似實力不強,卻沒料到居然可以免疫幻境九重的靈獸攻擊!

    難道只有雷電這種天地之威才能對黑影造成傷害么?

    可是我不會御雷訣啊!

    陳也行在心間轉了千百個念頭。

    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玄霜龍駒若要走,黑影也攔不住它。

    “小玄,我們不打了,走吧!”

    陳也行再次打了退堂鼓。

    然而,玄霜龍駒根本就沒有理他,它仿佛找到了旗鼓相當的對手那般興奮,戰意十足。

    于是陳也行又催促了一次,玄霜龍駒似乎很不耐煩,突然間轉身向后飛去!

    “這就對了,小玄你得聽……”

    但陳也行還沒把口中的話說完,玄霜龍駒便已停了下來,它人立而起,一晃身軀,把陳也行從馬背上甩了下來,然后一轉身,又沖向了那群石塊怪物。

    “我擦嘞,你打架上癮了還,連我的話都不聽了!”

    原來玄霜龍駒是嫌棄他礙手礙腳,打得不夠痛快。

    果然,把陳也行放下之后,玄霜龍駒徹底解開束縛,在水池邊肆意沖殺。

    這些石塊怪物被玄霜龍駒殺了一遍又一遍,玄霜龍駒依然以飽滿的戰意對待,它以各種姿勢各種角度不斷發起攻擊,這水池邊儼然成了它的試煉場!

    然而,在石塊怪物被虐了不知道多少遍之后,這些石塊怪物終于發生了變化,碎成一地的石塊不再組成十五只怪物,而成變成了一只,巨大的一只!

    這只怪物體型比玄霜龍駒大了十幾倍,發出震天的吼聲!
飞鱼钱包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