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至尊榛鋮榜 > 第二十八章 魔界混戰(下)
    第二十八章 魔界混戰(下)

    現在人間東方牛魔王他們跟三個妖圣大戰,南方有萬妖之皇銅泰皇。

    而魔界在西方。

    可是他們不知道魔界內上千萬的妖魔已經亂成一團。

    魔界,也稱為妖界,是天庭成立之前就有的,很多妖魔鬼怪來到這里,是因為不屬于人間,里面一望無際。

    久而久之,居住的妖魔鬼怪越來越多,也有不少在這里稱王稱霸。

    就連被砍掉四條腿的萬年老龜也在這里嘛。

    東皇太一當時攻打天庭時,由于時間倉促忘記了這里,不然從這里招妖,應該召集不少。

    但是這里的妖精一個個目中無人,也是很難馴服的。

    十大妖圣之一的九嬰逃到這里,企圖當魔界之王,進可攻人,陰兩界,退可魔界稱王求生。

    可是魔界沒有他想的那么簡單。

    因為比他更有號召力的妖魔數不勝數。

    魔界擁有二十八重零界。

    而第二十八重零界就是魔道狂人他們生活的那個零界。

    擁有萬年道行的才能找到進入第二十七重零界的入口,

    其它道行即使找到入口,由于道行原因,進入也會魂飛魄散。

    萬年老龜曾經進去過第二十七重零界,但是由于四肢是假的,久住不適,回到第二十八重零界。

    而妖圣九嬰進去第二十七重零界時,發現自己能力也就中下等,無法征服眾多妖魔鬼怪。

    于是退到第二十八重零界。

    第二十八重零界,妖王,魔王,鬼王百十余位。

    九嬰逐一拜訪,由于千百年來種種原因,恩怨太多,難以組成一個團隊。

    就這樣魔界第二十八零界分為了四派。

    一派保持中立,一派不參與戰爭,一派聽從九嬰,另一排則是與九嬰旗下各路妖鬼魔王有仇的。

    妖圣九嬰企圖占領人間,可惜由于仇恨原因,各路妖魔鬼王要求先誅仇敵,再與九嬰進攻人間。

    就這樣兩派打了起來,然后戰爭無眼,保持中立,和不參與戰爭的派系不得不因為被殃及,共同互相戰斗起來。

    整個魔界混亂不堪。

    妖圣欽原率領他今日征集的部下守住魔界大門。

    鬼車和九嬰來到魔界大門。

    “萬年前,女媧宗尊和鴻鈞宗尊封閉了魔界所有出口,只留這魔界大門,如今我們三圣鎮守如此,魔界統一指日可待。”鬼車信誓旦旦。

    九嬰摸摸下巴“魔界一共有二十八重零界,咱們現在在第二十八重零界,想要統一這重零界還是可以的。”

    “三界之內除了萬年老龜和咱們,誰還知道魔界分二十八重,鬼車所言就是要統一這重零界而已。”欽原說道。

    “魔界提的上名號和威望的妖魔鬼王上百位,與世無爭幾萬余年。所謂魔界新建十三國也只不過是萬年以下妖魔為了自保建立的組織而已”鬼車分析。

    欽原皺起眉頭“三界之內流言蜚語,謠傳我們十大妖圣死法太多,愚蠢的神魔妖人信以為真,還不是昊天為了安穩三界眾心,將與我們相似的后代冒充我們,然后昭告三界,我等妖圣已亡。”

    “這樣一來,我們威望全無,即使再統三界,也會被認為實力弱的可憐,難以讓三界信服。”鬼車說道。

    突然一道彩虹溜出魔界大門。

    “給我追!”欽原剛要帶著一隊妖怪沖出去,被九嬰攔住。

    “欽原,你鎮守魔界大門,以免天界知道我們,帶來不必要的麻煩。我一人去追即可。”九嬰說完飛出魔界大門。

    “那我帶領眾妖王拿下其它十三國,等九嬰回來,去攻冥界。”說完鬼車帶領人馬離開了。

    九嬰隨著那道光來到了人間,那道光仿佛特意等著九嬰,落到一座繁華的院子。

    那道光化作一位看起來弱不禁風的女子。

    九嬰喊到“何等妖孽,竟敢當著三大上古妖圣面前出逃魔界!”

    那女子轉身微笑“九嬰公子莫吵,反正都來人間了,玩耍一陣再歸也不遲嘛”

    此女話音剛落,滿院處處生花,美不可言。

    九嬰見此現狀,頓時無措。

    院內一年輕公子郁郁寡歡,唉聲嘆氣。

    九嬰見此女子走向那位公子,心中呵呵一笑“魔界一妖,動了凡心,與這男子相愛而已,哈哈,沒想到這種事我也會遇見,那就看看,就當放松心情了。”

    那女子走到公子身邊“敢問公子何事煩憂?”

    “聽著句話,她倆竟然不認識?”九嬰吃驚,卻又覺得好玩。

    “你是何人?如何進這庭院,竟敢對我如此說話,放肆!”這位公子頓時喊叫起來。

    女子瞇眼微笑“吾乃此處土地,見你心情郁悶,特來詢問。”

    “仙子在上,請原諒小人無知冒犯。”那公子跪地乞求原諒。

    “無妨無妨,起來說話。”女子扶起公子。

    “小人本是北方農民,來到此地做這府內家丁,

    由于小人忠厚老實,平時干活勤奮,又趕上土匪搶劫府上,小人保護老爺時,殺了土匪頭子,官兵及時趕到,抓了所有土匪。

    后來得知老爺唯一夫人,年輕貌美,未給老爺剩下一兒半女,勾結土匪頭子,企圖霸占老爺財產。土匪頭子,被我殺死了,夫人想將我趕走,因為我救過老爺。。。”那公子還沒說完,九嬰出現在面前。

    九嬰對那公子說“大老爺們,磨磨唧唧的,說重點好嘛!”

    那公子說“夫人在湯里下毒,將老爺毒死,還沒等老爺咽氣,官府查出夫人勾結土匪,害的府內家丁丫鬟多數被殺,夫人被判死刑,老爺臨終前將家業傳于我。”

    “這是好事,怎么悶悶不樂”那女子問道。

    “啟稟兩位大仙,得到家產后,煩心事太多,各種經商,官府走動,人員管理,煩得要死。”那公子如實說了出來。

    “德不配位,平淡如水方無憂,奢侈虛榮多萬愁。”說完九嬰和那女子不見了。

    那公子反復琢磨這句話。

    九嬰隨著那女子來到百里之外的一家酒樓,店內沒有那么熱鬧,但是桌桌也是爆滿。

    看起來都是非富即貴。

    “這頓飯吃的真有面,怪不得一頓就要百萬黃金。每個國家只有一家酒樓。”另一桌客人說道。

    女子和九嬰坐在一個桌子前,“我叫花凈,九嬰公子,這里是商神贏成的醉生樓,每個國家都城才有一座酒樓,整座樓由百年檀香木建造,樓內裝飾由黃金鑄做而成,而碗和杯子都是上等玉器雕刻而成,這里的女子都比皇上后宮佳麗俊俏,國家重大宴席才會來到這里舉辦,這里最低花銷一桌都在百萬黃金之上。”

    九嬰笑了笑“這里有何美食?”

    這時來了一位美女,樣貌真是天上少有,人間全無呀。

    “兩位尊上,這是菜譜。”

    “尊上?”九嬰看著這女子。

    花凈看了看九嬰“公子,這的所有來吃飯的都被稱為尊上,以表尊貴之意,這里入門費就十萬兩,我可沒帶多少錢,我就選兩個便宜的吧。”

    過了一會,女子端上兩道菜。

    “這兩道菜是什么?”九嬰問道。

    花凈回答“紅燒雀舌,一盤剛好一百八十八只麻雀的舌頭,麻雀每日食人參,八十八天后就可拔舌紅燒,另一道是清蒸乳鴿,每日處子之血混雜靈芝喂養,八日后便可食用。這里的菜譜名字非常老土,但是食材極其昂貴,吃起來回味無窮,話說玉帝偶爾偷偷也來食用。”

    “就不怕妖魔鬼怪前來搶奪?”九嬰問道。

    “此樓地基由朱砂打造,小妖小怪進不得,法力高強的不差這點錢,也不會為了這個壞了自己名聲”花凈回答。

    魔界此時亂成一鍋粥,鬼車正在帶著軍隊攻打鷀嘙妖國,攻城掠地。

    九尾狐他們推薦魔道狂人為首領,也在開疆擴土,攻占城池。

    一時間剛剛建立的魔界十三國,互相廝殺,互不聯盟,甚至腹背受敵。

    魔界民不聊生,血流成河,萬年來第一次受過如此大劫。

    九尾狐和千年樹精在攻打一處城池時,對方突然召喚一九頭犬。

    打的九尾狐負傷流血,毫無還手之力,九頭犬跳到九尾狐面前,仰天大叫,沖向九尾狐。

    千年樹精趁其不備,出現召喚者面前,解除召喚之術,九頭犬消失不見。

    九尾狐一聲令下,全軍攻進城池,由于多次攻城,此戰傷亡巨大,千年樹精決定自己繼續攻城,九尾狐留守此城養傷。

    另一方面獅虎怪,鷹象精攻到一個國家的國都,幾次進攻都無效。

    他倆決定派出使者談判,對方將軍與獅虎怪約到城門口相見。

    獅虎怪雙手作揖“七尾豹將軍,別來無恙,想當年你我還在人家打斗過,不打不相識呀。”

    “兩軍交戰,不談過往,獅虎怪,我勸你投降我主,才是明路。”七尾豹摸摸胡須。

    獅虎怪笑了笑“此言差矣,冥尊帝大仙三清面前不低頭,六界之內任意屠殺和封神成佛,你等投靠我們,包你們叱詫風云,高官厚祿。”

    “魔界不歸天管,不歸西天靈山,而且他有沒有被羽之始祖干掉還不一定呢,勸兄臺選一明主,如今魔界大亂,保身要緊。”七尾豹覺得談不成,轉身回城。

    獅虎怪覺得一時拿不下都城,就去找魔道狂人去了。

    魔道狂人也在攻城掠地,遇到蝙蝠精帶領五千人馬偷襲魔道狂人,兩軍打的不可開交。

    突然冥尊帝出現在半空。
飞鱼钱包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