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天罡外傳 > 二十四
    那天我照舊在冷睿的私人別墅里收拾,我又是女奴,也是保姆,打掃衛生的任務也是我的,雖然我很不甘心,很想解脫,但是不得不說,這樣的生活確實很安逸,我多少次問自己,這真的是我想要的生活嗎,這種囚禁且羞恥的生活真的是我想要的嗎?可是,他一次一次的為我改變生意上的計劃,我每次生病發燒,睜開眼后他都會在我旁邊照顧我,喂藥給我,溫柔的拍拍我的額頭告訴我以后小心點,冷冰冰的他不見了,那個溫柔體貼的他又出來了,但是,倘若我跟哪個男的眉來眼去了,他就會很生氣,每次那個男的都沒有好結果,導致認識我的人都不敢正眼看我了,很無奈把...

    這一天,冷睿和往常一樣去公司辦公了,我一個人在家里玩著電腦,其實想想這樣的生活也不錯,嘻嘻。突然,門鈴響了,我急忙跑下去開門,門外站著一個額,算是中年女人把,大概,40,50歲左右,我畢恭畢敬的問“請問,女士您找誰?”那個女士,銳利的眼神掃了我一邊后,便進屋來,把握拉到沙發上,很莊重的對我說“你就是沐羽吧。”我很驚訝,知道我真正名字的人已經不多了,“那個,女士,你是怎么知道我名字的?”那個女士說“我不光知道你的名字,我知道你的一切。”我掃了這個女士一眼,她渾身上下穿金鑲銀帶鉆石的,絕對是富家女人。我說“那個,你有什么事嗎?”“我只是想問你,你想解脫嗎?”我呆愣住了“解脫?”“對,解脫,我知道,是我兒子害了你,他為了一己私欲,禍害了你,我可以讓你現在就出國,并且給你五十萬自己去生活,享受下自己的人生,當然,如果你愿意繼續做我兒子的私人女奴,我也不會管,而且會盡可能的成全你們,你選擇吧。”一股腦的消息突然傳到我腦子里,解脫,我要解脫了?我可以解脫了?太好了,我毫不猶豫的答應了冷睿的媽媽,冷睿的媽媽偷偷安排我出了國,我要解脫了,冷睿,謝謝你,冷睿,雖然我恨你,但是,謝謝你對我這期間的照顧,謝謝,再見,祝你幸福。

    晚上7點,冷睿依舊到家了,推開別墅大門的那一刻,冷睿感覺到了,她不在,她哪里去了?嗯?又逃跑了?因此,冷睿進屋后盡管看到了他媽媽,但是僅僅簡單的打個招呼,“嗯,您先休息一下,我還有事,就先不陪您了。”他媽媽見他忙來忙去的,知道了,肯定在找那個女孩。“兒子,別找了,她已經出國了。”

    冷睿頓時火冒三丈“什么?她居然又敢!哼,等我抓回她,她的末日就到了!”

    “不要為難她了,是我放她走的”他媽媽很鎮定的說

    “什么?母親,您說什么?是您放走她的,為什么!”

    “兒子,你的私人怨恨不應該連累到別人。”

    “哈哈,連累?哈哈,母親您就是這么理解我的嗎?你問她問心無愧的問,我對她究竟如何。”

    這讓我想起了她臨走時候的不舍得眼光,難道我真的錯怪兒子了嗎?

    “哈哈,既然這樣了,我已經沒有在這個世界的義務了。”冷睿自言自語對自己說“我的身體,以后就交給你了,我選擇沉睡,永不蘇醒。”突然,冷睿周圍的氣場大變,紅色,橙色,黃色,綠色,青色,藍色的殺氣圍繞而來,當殺氣散去之時,冷睿已經徹底變成了另一個人!
飞鱼钱包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