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枝的佛系種田系統 > 第112章 誰下毒
    青枝這才放了心,慢慢往哈大娘家走,一路上遇到好幾匹馬,都是與她方向相反,飛馳往獸醫家去的。

    她走到一半時,方才那幾匹馬卻又調轉頭來,與她方向相同,往哈大娘家馳去。

    青枝略一思索:肯定是牧隊別的人也得了急病,哈大娘家離獸醫家最近,所以青枝是最快趕到獸醫家的,這些騎馬的人到了才知道獸醫去了哈大娘家,轉頭又去哈大娘家找獸醫去了。

    是什么時疫之類的嗎?希望大家都沒事才好。青枝加快了腳步。

    她氣喘吁吁趕到哈家,正巧看見那幾匹馬都拴在門前,那些人已先到了。

    滿地烏壓壓都是人,獸醫正在給哈大爺喂什么藥水,見青枝進來,對她道:“沒什么大事!可能是吃了什么不好的東西,躺兩天吃清淡些就行。”

    周圍的人見哈家的事情已完,都紛紛讓獸醫先去自己家,獸醫問了一圈癥狀,發現都是頭暈頭痛、嘔吐腹瀉之類的小毛病,心中雖有些狐疑怎么這么多人一下子都病了,也沒太在意。

    青枝給哈大爺哈大娘熬了一鍋粥,自己先回家了,畢竟山上住著萬事不便,日常家務就需花去很多時間,她不能在此多逗留。

    洗完衣服,泡了雪菊茶,又隨便做了些面條吃了,青枝坐下開始織毛衣,織著織著,突然也覺得頭暈眼花,猛地往前栽倒在織布機上。

    她著了慌,想著大約是在哈家染上了這奇怪的時疫,掙扎著起身,躺到床上,想起獸醫說過只要多休息、飲食清淡就好,應該不是什么大病,心中稍稍安穩。

    律子川回來見她如此,打馬去了獸醫家,卻被告知獸醫也病了,而且今日牧隊上下一多半的人如此,連頭人都驚動了,派了人連夜去柯托鎮請郎中。

    青枝睡得昏昏沉沉,也不知律子川有沒有發病的癥狀。

    第二天‘時疫’的情況仍然沒有好轉,牧隊所有人都有了或輕或重的癥狀,虧得家家都儲有干草,一兩日不放牧也不致餓死牛、羊。

    第三天一早,鎮上的郎中才趕到,細細問過眾人癥狀之后,奇道:“這些癥候倒像是每年端午前后,鎮上誤食硼砂中毒的人。但你們牧人又不吃粽子,怎會如此?最近牧隊都吃了什么東西嗎?”

    大家紛紛說了一回,都毫無頭緒。

    郎中開了藥方,頭人親自主持了大鍋燉藥,梅格洛忍住頭暈,騎馬各家分發給眾人。

    來到青枝家時,格外噓寒問暖了一番,青枝見律子川臉色青黑,想著大約律子川實在不舒服,還是趕緊送走來人靜養為好,幾句將梅格洛打發走了。

    正要喝藥時,律子川冷冷道:“別喝!”

    嗯?有藥為什么不喝?青枝不解地看著他。

    “我懷疑水中被人下了毒,這藥是有毒的水熬的。”

    青枝捧著藥碗的手抖了起來,不是害怕,是激動的:哇塞下毒這種電視里面才有的事情竟然被我碰到了?!

    她腦中立即腦補了四十幾集連續劇,將牧隊恩怨演繹了一番。

    也許是蘇二姨,終于忍受不了牧隊眾人對她暗地里的鄙夷;也許是頭人,在羊毛一事之后覺得威嚴受到威脅,想要下毒之后施恩好鞏固地位;也許是那幾家沒有織羊毛的人家,嫉妒牧隊中別的人通過羊毛賺了錢……

    然后宋青枝才想到了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你懷疑水中被人下毒,剛才為什么不告訴梅格洛?!”

    “我就是不想告訴他。”非常桀驁不羈地樣子。

    “我去說!”青枝顧不得頭暈,立即就要起身出去,梅格洛還要去哈家和獸醫家送藥,就在這附近,很容易找到。

    律子川蹭地起身擋住了她:“我去!”

    “你剛不是說不想告訴他嗎?”

    “你很想親自告訴他?”

    “……你要去就去,咱們別多話浪費時間!”在水里被下毒的情況下,時間特么的就是生命啊!真實的。

    律子川不滿地看了她一眼,這才磨磨蹭蹭出去了。

    這人什么毛病?這幾天懟天懟地的。

    宋青枝突然想起律子川之前為了董湛作天作地的往事,這幾天這樣大約是因著梅格洛。

    扶額:真的很像獵犬。

    穿越前青枝的同事養了一只狗,那只狗就最討厭主人接近別的動物包括人類。

    宋青枝徹底無語,頭又暈了起來,有些口渴但不敢喝水,氣呼呼自己去躺下了。

    律子川很晚才回來,囑咐了青枝幾句就出門了,說梅格洛也疑心水中有毒,他兩人要同去柯托鎮買水,順便請縣衙一個先生來驗水。

    第二天一早,青枝忍住沒有吃喝,果然這一天頭暈的癥狀減輕了許多,看來水中確實有異!

    傍晚時分律子川就騎馬帶回了一大桶水,揭開蓋子,雖一路上已潑灑大半,青枝仍是開心極了,趕緊拿了個大碗來,咕咚咕咚喝了幾大碗生水。

    她一邊喝,一邊聽著律子川對她說柯托山幾個主要的水源都查出有硼砂。

    “那是什么?”

    “好像是包粽子做腐竹的時候放進去讓東西好吃的,若是一點點,吃了無礙,但冰川旁的水源盡頭被人下了大量的硼砂,雖不致死,卻也足夠牧隊受罪好些時候了。”

    青枝皺眉坐了下來:“那現在怎么辦啊?人和牛、羊不喝水都會死的。”

    “頭人已讓梅格洛與柯托鎮驢隊說好,每天運水上山。”

    青枝高興起來:“哦!這樣也行。”

    律子川沉聲道:“十文一壺水。”

    一壺?!不是一桶?!

    青枝立即肉痛:“我以后不喝水了,我不用喝水,我就去林子里面摘野菜吃就行,菜里面有水分。”

    “……隨你,我是要買的。”

    “有錢!”

    既然水中有毒這事已經被坐實,青枝自己喝完水之后,拿了一個大壺裝滿律子川買來的干凈水,拎著去哈大娘家了。

    她與哈大娘說了一下午,各種猜測下毒的是誰,原因是什么。

    青枝覺得哈大娘與自己一樣,雖然水不能用來吃喝了非常不方便,但是猜測兇手的過程真是其樂無窮啊。

    哈大娘堅持是過路人,說牧隊不會有這樣壞心的人;青枝把牧隊大部分人都懷疑了一遍,然而沒有結論。

    宋青枝心中記掛蘇麻蘇甜,與哈大娘約定明日繼續推理,先去蘇家送水。

    (//)

    :。:

    
飞鱼钱包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