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之我的王朝 > 第255章 流浪玩家
    有了剛才那名一流高手的震懾,接下來的談話就方便多了,雖然清歡妹紙依舊用仇恨的眼神看著大林,不過也僅僅是看著而已。

    “既然兩位既然在我盛府,就請給我盛某人一個薄面,有什么恩怨先放一放,我邀請幾位來是有要事相商的。”盛天星沉聲道。

    言罷,盛天星從懷中掏出一塊令牌,然后對著三人道“我們盛家世代從軍,先后出過數位朱雀國名將,我二叔盛方更是當今圣上的親衛軍統領,但是自從流民起義爆發,我二叔率軍平亂,但是誤中流民統領的奸計,被生擒活捉。

    今日找幾位來就是希望幾位能夠幫我們盛家的忙,朝廷不愿派兵平亂,所以只能拜托諸位幫忙,這是我二叔的貼身令牌,只要它在我二叔附近就能自動發亮。”

    盛天星剛一說完,在座的三名玩家同時收到系統提示,“叮咚,流民活動隱藏任務啟動,解救被困的朱雀悍將盛方,任務成功獲得盛家好感,史詩級武器一把,中級煉體丹一枚,任務失敗收到盛家仇視,NPC好感度永久下降十,時間限制十天,玩家是否接受任務。”

    “哇咔咔,這趟沒白來啊,還弄了個隱藏任務,史詩級武器和煉體丹貌似都很誘人,但是失敗的話也挺嚴重的,算了,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搏一搏,單車變摩托。”李壞心一橫,點頭答應了盛天星的請求。

    大林看李壞已經答應,心想反正他這幾天也是跟著李壞混的,于是也答應了下來。

    另一邊的清關妹紙則是面漏難色,她畢竟不是雪域的會長,如果答應下來,回到公會也不好交差,不過看到那枚中級煉體丹,清關妹紙就有些意動,自家老大面臨突破,原本準備好的煉體丹被大林那貨給私吞了,如今這個中級煉體丹對他來說肯定非常重要,權衡一番以后,清歡妹紙一咬牙就答應了下來。

    盛天星看到三人都答應下來后,態度就變得十分友好了,在暢聊一番后,笑呵呵的將李壞三人送走了。

    接了個隱藏任務后,李壞也不在雁門縣繼續耽擱了,回到客棧后發現小新美女和自家媳婦都已經沒了蹤影,李壞剛想發消息詢問一下,就看看自家媳婦的留言,說是要帶小新美女去七殺城看一看,本打算等著李壞等人一起走,但是左等右等還是沒等到后,自家媳婦就拐著小新美女先行一步了。

    作為一個合格的妻奴,李壞以自家媳婦的意見為第一標準,以自家媳婦的安全為第一要務,李壞先是訓斥了一頓刀氏兄弟,為什么不去攔住主母,要知道游戲里落單的女玩家是很容易被其他玩家盯上的。

    在極其擔心自家媳婦的情況下,李壞命人簡單的收拾一下后就馬不停蹄的趕回七殺。

    一行人剛出城門沒多遠,就看見在平原上有著數百玩家在相互廝殺,原本碰到這種玩家仇殺的事情李壞是不會搭理的,但是害怕自家媳婦有什么危險,李壞還是帶人過去看了一下。

    在場中廝殺的兩撥人,其中一波應該是屬于某家游戲公會的,人員較多并且服裝武器都很統一,另一波則是散人玩家,也就數十人,武器雜亂無章,但是有四五名高戰坐鎮,面對公會玩家的圍攻絲毫不落下風,在戰團的另一邊還有幾名玩家站著不動,應該是正在開啟游戲錄頻模式。

    眼尖的李壞看到了被散人玩家圍在中心的楚瑜涵,此時的楚瑜涵頗有些狼狽,并且手臂上還有一條刀痕,看到這里的李壞已經氣炸了,直接喚出長槍,一馬當先的沖了過去。

    身后數十名七殺騎軍緊隨其后,刀氏兄弟則是直接從馬上飛跳了下來,一左一右跟在李壞旁邊。

    “去死!”李壞長槍一挑,將一名公會玩家直接挑飛,胯下旺財也是連踢帶踹,將阻路的玩家逼的連連后退。

    騎兵的優勢就在于沖鋒,七殺數十人同時沖鋒,硬是將戰團撕開了個口子,刀氏兄弟雖然步行,但是倆人戰斗力爆表,沒有任何一個玩家能夠在他倆面前走過一個回合。

    眼看就要沖到自家媳婦的位置時,散人玩家中的一名二流高手作死的擋在李壞面前,高聲叱喝道“來的是什么人。”

    “什么人?”李壞邪笑了一聲道“要你命的人,攔我者,死!”

    說著李壞從馬上飛起,殺氣秒開,手中的長槍化成一條血蟒撲向那名攔路的散人玩家,散人玩家眼中充滿凝重之色,運足所有內力向外封檔,大喝一聲道“給我擋!”

    不過都是徒勞的,當血蟒碰到散人玩家的下一刻,那名散人玩家就直接口吐鮮血倒飛出去。

    秒殺

    隨著李壞的這一驚艷一擊,場中激斗的眾人都不由得停了下來,一名二流高手就這樣被人秒殺,且不說操作如何,這個實力就鎮住的場中的眾人。

    他們不動了,不代表七殺眾人不動了,刀氏兄弟猶如戰場收割機,兩個人,兩柄刀,將數百玩家殺的抱頭亂竄。

    兩方玩家的頭頭趕忙收攏殘兵,紛紛遠離這個殺神,李壞在擊飛那名二流高手后,就已經來到了楚瑜涵的面前,一臉心疼的抱住了受傷的楚瑜涵,并且拿出懷中最好的療傷藥品給楚瑜涵敷上。

    數十名七殺騎軍自覺的圍在兩人前,充當人墻的角色。

    人墻內,李壞面色陰沉的問道“怎么回事,誰干的。”

    看著李壞情緒不對,楚瑜涵只能弱弱的回答道“剛才我和小新在回來的路上被一個自稱是游戲主播的玩家攔住,非要攔住我們給我們唱歌,然后不知道從哪冒出的一個玩家公會過來尋仇,直接和那個游戲主播打在一起,小新一個不小心被殺死,我也身負重傷。”

    “什么?我們家小新美女被人殺了?”旁邊的大林聽到小新被殺以后,瞬間炸毛,拔出劍就沖了出去。

    李壞輕聲安撫了自家媳婦后,也是倒托長槍走了出去,此時大林已經持劍和一名二流散人玩家占在一起,雙方打的不分上下。

    李壞也不管那邊打的難舍難分的兩人,只是對著兩波玩家冷聲問道“誰是那個主播。”

    沒人回答。

    李壞又問了一遍,還是沒有人回答,這時對面有個玩家指了指那個剛才被他打飛的二流高手道“這個就是那個主播。”

    李壞沖著那名玩家微微一笑道“謝謝。”隨后用槍點地,一點一點的走向那個游戲主播。

    
飞鱼钱包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