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萬象天劫 > 第175章 埋尸
    “咚咚咚!咚咚咚!”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傳來。

    “老爺,不好了,九夫人...九夫人她...”

    陶昊一聽是九夫人,猛地躍出,瞬間將大門打開,來人正是常崇。

    他氣喘吁吁的站在門口,努力平復著心情,道:“九夫人找到了。”

    “真的?”陶昊一聽,心中一喜,但見到常崇那一臉的驚恐,卻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問道:“九夫人怎么了?”

    “九夫人,她,她死了,而且死的很慘。”常崇低著頭,不敢抬起來,囁喏的說道。

    “走,帶我去看看!”

    陶昊和牧天一跟在常崇身后,一路急奔,來到距離鈴蘭院子不遠處的一個涼亭。

    在涼亭中央,鋪著一塊白布,上面躺著一個似乎已經腐爛多時的女人。

    然而從那女人的容貌還依稀可以看出,曾經也是個美人,正是九夫人封妙如。

    “怎么會這樣?”陶昊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似是有些站立不住。

    牧天一卻是微微皺眉,這女人身上的惡臭竟和他昨夜聞道的氣味相似,難不成是被人煉制成了尸奴?

    究竟是誰?竟有如此本事,會煉制尸奴?

    若真是如此,那現在為何又被放棄,丟在這里?

    “九夫人是什么時候被發現的?”牧天一看著圍在周圍,整理九夫人尸體的家丁問道。

    “早上打掃院子時,還沒發現,就在剛剛,九夫人突然倒在亭子里。”一個家丁滿臉恐懼道。

    “不錯,就是突然出現的,還發出‘砰’的一響,差點把我嚇尿了!”另一個膽小的家丁此刻仍是全身顫抖,哆嗦道。

    “看來,有人利用我們去煉器室的時間,將尸體丟在這里了。”陶昊一臉凝重,朝四周看了看,沒有發現任何怪異的地方。

    “看來,這個人對咱們的行蹤是了如指掌啊。”牧天一嘆了口氣,這家伙真是狡猾,一點線索都沒留下。

    看了看亭子四周,除了往北面是大夫人的院落,離得最近的,就是鈴蘭的院子。

    “知道我們行蹤的,除了常崇,也就只有鈴蘭了......”陶昊實在不相信,那清心的可人,會做出如此恐怖之事。

    而鈴蘭此刻并未出現,似乎對于自己院外亭子里死沒死人也并不關心。

    “這倒未必,院中人多嘴雜,又或者這只是一個巧合。”

    牧天一雙目紅光一閃而逝,周圍視野盡在眼中,他發現鈴蘭此刻正站在自己的院中。

    朝著他們這方向呆呆地站著,但眼中卻閃爍著不同以往的幽幽冷光。

    而那目光在下一刻,卻是轉向了北面,露出一抹森然冷笑。

    隨后,牧天一又看到蘇喬,正在她的院中來回踱步,看起來似乎有些焦躁不安。

    她的院子里,柳條搖曳,秋千在樹下靜臥,輕紗帷帳看起來極具女性柔美,茶桌上還有兩杯未喝完的茶。

    女侍站在她身旁看起來似乎也有些緊張,眉頭微皺。

    最讓牧天一奇怪的,卻是北面大夫人的院子,那里被某種陣法保護,居然無法看透進去。

    安葬了九夫人,

    牧天一跟著陶昊來到西面,這里是其余幾位夫人的住處。

    一一拜訪過后,他們穿過一條曲徑通幽的小路,這條小路看起來極不顯眼,若非有陶昊帶著他們,恐怕都很難發現。

    在穿過一座假山之后,他們竟是回到了北面,回到了牧天一所在小樓的背面,直通涼亭處。

    “呵呵,前輩家的園子可真是暗藏玄機啊,若非有人帶著,只怕還要迷路。”

    牧天一竟有些感嘆,不知是誰有如此巧思秒想,建出這樣的園子。

    “這都是環兒的杰作,她總是能想出各種妙法。”陶昊突然嘆了口氣,道:“我辜負了她,找不回丁香,我更沒臉見她。”

    入夜,牧天一與虛無神分頭行動,虛無神去了西面,觀察幾位夫人的動向,以及是否有可疑的下人。

    而牧天一則悄悄地潛到九夫人的園中,收斂了氣息,隱藏在墻角陰暗處。

    卻發現九夫人的院子里什么都沒有,空蕩蕩的,一點生氣都沒有。只有幾顆孤零零的樹,隨風輕擺。

    突然,一個黑影一閃而逝,卻朝著九夫人后院掠去。

    牧天一緊隨其后,發現九夫人屋子后面竟還有一處不小的空地,白天固然綠蔭裊裊,但晚上這里卻顯得陰森可怖。

    “嚓~嚓~嚓~”

    一陣陣刨土的聲音傳來,只見一名老者,正在一顆大樹下面挖著深坑,旁邊還擺放在一具女尸。

    牧天一定睛望去,竟是四夫人玲娜,他差點驚呼出聲,卻被身后一雙柔嫩的細手捂住了嘴巴。

    他心中咯噔一下,猛一回頭,竟是蘇喬。

    “噓!”

    蘇喬比劃了一個靜聲的手勢,讓他不要叫,眼神示意他繼續看。

    這時,老者挖好了深坑,轉身的瞬間,牧天一看清老者容貌,并不認識,將四夫人埋好之后,便化作一道黑影,消失在院中。

    “你怎么會在這里?”牧天一小聲問道。

    “跟著你來的,你信不信?”蘇喬笑了笑,媚眼如絲,將朱唇湊到牧天一耳邊,說道。

    只覺得耳邊吹來一陣熱風,牧天一的臉“唰”的一下變得通紅,好在月黑風高,看不清,否則怕是要找個地洞鉆進去了。

    “不信......”

    牧天一不自然的將頭轉向土坑方向。

    待老者走遠后,牧天一和蘇喬一躍而下,來到剛剛填平的土坑前。

    蘇喬雙手的指甲突然伸長,變化出如錐子般的形狀,三兩下便將那土坑又刨開,玲娜的尸體顯現出來。

    讓牧天一奇怪的是,玲娜的尸身已經開始腐爛,絕不可能是剛死不久,那進入陶府第一天遇到的又是誰呢?

    蘇喬“咯咯”的嬌笑起來,看著牧天一,道:“現在你知道了吧,這陶家可是臥虎藏龍,那幾個女人更不簡單。”

    “而你卻在這樣的環境中還好好的活著,你也不簡單啊!”牧天一看著蘇喬露出一絲贊嘆。

    “哎,誰讓我們狐妖天性狡猾,敏感,這種禍水,我可是不會去沾染的。”

    “既然如此,你又為何暗中查探?”牧天一不解道。

    “呵呵,你沒見這園子里的夫人都

    被除掉了?我這是怕啊!”蘇喬拍著胸脯竟好似真的有些害怕。

    “以你的修為,想離開并不難,你又為何留在這里?”

    “我不能走,這里有我想要保護的人!”

    蘇喬突然露出一抹哀傷,卻不知她要保護的究竟是誰?是陶昊嗎?

    “那為何不直接告訴陶昊,讓他來處理?”

    牧天一知道陶昊也一直在查,蘇喬卻為何只字不提,難不成他們要對付的本就是陶昊?

    “原因很簡單,第一,我沒有證據,陶昊不會輕信,第二,我打不過......”

    二人檢查了下尸體,便又將土填埋好。

    一路跟著蘇喬,竟發現,這里不止一條暗路,還有其他更加隱蔽的小路。

    小路直通蘇喬的住處,兩個人如同做賊一般,潛了進去。

    “你回自己的院子怎么也這般偷偷摸摸?”牧天一雖然不解,但卻收斂了氣息,不敢散發出半點靈力波動。

    “那些家伙鬼得很,有任何可疑之處,都會被殺掉,不小心點不行啊!”

    當二人潛入屋中,蘇喬并未點燈,黑暗之中,小聲道:“這其中真相,只有一個人知道!”

    “是大夫人?”

    “不錯。”蘇喬點了點頭。

    牧天一早該想到,這大夫人若非是知道些什么,絕不會將自己鎖進院子不出來。

    與蘇喬又聊了一會兒,牧天一沿著暗路回到丁香閣,已近深夜。

    虛無神和白逸風早已回來,正在樓上等著他。

    讓他意外的是,陶昊居然也在等他。

    “看來你收獲不少啊!”虛無神看著牧天一笑道。

    “還好,你們呢?”牧天一點了點頭。

    “二夫人看起來倒是一切正常,除了練劍似乎什么都不干。”

    虛無神思慮片刻,又道:“奇怪的是,四夫人院子一片死氣沉沉,看起來并不像有人在住.....”

    “四夫人已經死了,剛剛我看到了她的尸體。”

    牧天一一句話,讓陶昊雙眼瞬間失去了神采,他雙拳攥緊,指甲摳進肉中,都不自知。

    但不多時又松了開,因為現在還無法確定幕后黑手的身份,更不不知道該找誰算賬。

    虛無神一聲長嘆,為四夫人惋惜,同時,他也算知道了,為院里一點生氣都沒有。

    “其他院子看起來也空了很久,都長起雜草了,居然沒人打理!”

    白逸風說著說著,突然一蹦,跳到床上,小鼻子不停地在四周嗅來嗅去,不一會兒又失望的跳了下去。

    這時,牧天一說起晚上遇到蘇喬之事。

    陶昊有些意外,他沒想到蘇喬居然也在暗中調查。

    虛無神想了想,道:“這也許真的,但也許是個圈套,為了引出大夫人的圈套。”

    “但若不去,等背后黑手能夠破陣之時,大夫人必然還是難逃一死。”

    牧天一有一種感覺,幕后黑手似乎加快了步伐。

    “去吧,只是這件事一定要秘密進行,絕不能被人發現。”

    陶昊雙眼緊緊的盯著北面那隱秘的院落,似乎下了某種決心。

    
飞鱼钱包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