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第一序列 > 402、人還在就行
    事實上,張小滿他們的懷疑是正確的,這個機槍陣地本身就是被任小粟的影子給端掉的,他總出發時便開始讓影子在前方探路,以免遭遇伏擊。

    經歷過一些錯誤之后,任小粟學會了如何更加小心與謹慎。

    但這并不是什么特別值得高興的事情,因為這是有人用血來教會他的。

    一個人徹悟的程度,恰等于他所受痛苦的深度。

    二連與三連的位置有些遠了,三支連隊行進的間距始終保持在兩公里左右,而任小粟這影子的控制范圍也不過是一公里的樣子,所以他沒法幫助其他連隊。

    此時,張小滿忽然說道:“繼續行進,我們距離什川鎮還有一天的路程,不要松懈,隨時都可能會再次遇到伏擊。”

    宗氏把流民和私人部隊放在最前線,一挺重機槍就可能讓178要塞的前線部隊損失慘重,這就是熱武器時代戰爭的奇詭所在。

    張小滿一邊走一邊問任小粟說道:“我其實一直挺好奇的,你好像對升遷并不是太感興趣?”

    “嗯,”任小粟說道:“打完這一仗,我可能就要去中原了。”

    “等等,”張小滿忽然覺得有點不對勁:“你說你打完仗之后要離開178要塞去中原?”

    “對的,”任小粟說道:“尋找家人,前天你們寫遺書的時候,還有個可以寫信的對象,而我如今連個寫遺書的對象都沒有了。”

    “是宗氏干的嗎?”張小滿說道。

    “是的,”任小粟平靜道。

    這一刻張小滿忽然意識到,難怪任小粟對宗氏下手這么狠,還如此主動的承擔主攻任務,原來是有仇恨在身。

    平時雖然任小粟沒有顯露出什么痛苦來,但大家都分明感覺到了任小粟身上的孤獨。

    例如大家圍坐篝火的時候,任小粟會一個人坐在旁邊看星空。

    例如大家吃完飯后會嬉笑聊天,任小粟卻還是一個人靠著大樹望著遠方,不知道在想什么。

    任小粟從關山下來的那天宛如一個血人,張小滿分明從對方身上察覺到了正在消弭的怒意。

    “關山的土匪是你殺的嗎?”張小滿說的是消失掉的關山主力。

    “不是,”任小粟搖搖頭:“我弟弟殺的。”

    張小滿噎了一下,任小粟都已經這么生猛了,竟然還有個能團滅關山土匪的弟弟?這是啥家庭啊……

    當然,任小粟也沒過多解釋。

    “可是你走了,司令不就白安排你來尖刀連了嗎?”張小滿疑惑道。

    “司令安排我來尖刀連有什么用意嗎?是我自己要求來最危險的地方啊,”任小粟疑惑道。

    “額,沒事沒事,”張小滿說道,他覺得大家可能都想岔了吧,一個戰爭之后將要離開178要塞的人,怎么當要塞的司令?

    或者說,張司令還有其他的想法?

    一路上,總共經過了三個伏擊陣地,然而毫不例外的是,這些機槍陣地全都紛紛被人端了。

    任小粟忽然問道:“張景林也不能打,為什么你們都聽他的?”

    這是任小粟心中一直以來的疑惑,西北這群糙漢子最是敬佩強者,而張景林雖說曾有救人的壯舉,但也不足以統領這群殺坯吧?

    張小滿搖搖頭:“我也不懂,但有人說過司令身上本就不該有刀劍氣,殺人是我們該做的事情,司令要做的是告訴我們殺誰,怎么殺。”

    張小滿用通訊電臺向周應龍匯報他們已經抵達目標匯合地點的時候,周應龍都驚了:“二連和三連還被阻擊在路上,你們怎么就到了?你們路上沒有遭遇伏擊嗎?”

    “我們遭遇的伏擊,都被神秘的超凡者給清理掉了,”張小滿實話實說:“我們也不知道誰干的。”

    “不是任小粟嗎?”周應龍問道。

    “我們也懷疑是他干的,但他一直在我們身邊啊,”張小滿說道:“營長,我們擁有去支援一下二連和三連?”

    “不用,連隊都有自己的行進路線,計劃不能亂,”周應龍說道:“他們那邊壓力也不是很大,只是耽誤一些時間罷了,伏擊的敵人并不是老手。”

    “那我們現在怎么辦?”張小滿問道。

    “你們先熟悉地形,做好攻克什川鎮的準備,等二連和三連與你們匯合,前鋒營其他作戰序列也在后天抵達,”周應龍說完就掛了通訊。

    張小滿指揮道:“一班組、二班組和三班組先休息,四五六班組跟我一起做簡易防御工事,防止什川鎮的敵人出來偷襲。”

    不得不說,甭管張小滿平日里怎么在前進基地混吃混喝要軍械,到了戰場上他就是一個合格的連長,戰時該做什么,一點都不會含糊。

    任小粟透過密林望著遠處的什川鎮,只見那廢棄的城鎮高樓早就倒塌了,剩下的都是殘敗的二層小樓。

    張小滿在一旁說道:“人類賴以生存的鋼筋混凝土也敵不過時間的侵襲,只要沒有翻新重建,高樓就會在二百年內倒塌,五百年后這里將不存在任何建筑,人類的城市遠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堅固。”

    “人還在就行,”任小粟忽然說道。

    張小滿愣了一下,然后笑道:“這話說的沒錯,人還在就行。”

    因為臨近什川鎮了,所以不能有篝火存在,不然會被什川鎮里的火炮當靶子打。

    任小粟聽了這個理由后便表示理解,然后半夜他閑著沒事,就跑很遠的地方點了好幾堆篝火出來,果然,火勢剛旺起來,什川鎮內的炮彈就鎖定了那幾堆篝火進行了一輪瘋狂的炮擊。

    張小滿等人坐在掩體后面,聽著炮聲一臉迷茫,都不知道這什川鎮里的敵人在打誰。

    等任小粟慢悠悠回來后,張小滿好奇道:“你干嘛去了?”

    “奧,”任小粟解釋道:“你不是說點篝火會吸引炮擊嗎,我點篝火去了。我想著能浪費他們點炮彈也不錯,這什川鎮里的軍隊是孤軍,肯定沒有彈藥補充的,說不定就能減少一些傷亡呢?”

    任小粟本就是隨手試試罷了,也沒想過真能成功。

    而張小滿尋思著,也不知道任小粟這腦回路是怎么長的。

    ……

    中秋快到了,月餅買了么?肘子準備給大家發月餅啦!大家速度關注月7號下午五點開始抽獎哦,抽一百個幸運讀者,中獎者每人一份良品鋪子的月餅禮盒,都把手洗干凈了,看看誰是歐皇!

    
飞鱼钱包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