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跑酷巨星 > 第八百八十五章 一份上百億的巨禮
    雖然杜小笙早就和蛾國談好了這件事,對外,他也為火星登陸計劃捐贈了30億美金,相當于60張太空旅行的門票。

    但是當他真正有人帶著合同來找他簽署的時候,杜小笙還是忍不住深吸一口氣。

    到了他這樣的級別,對于很多東西的興趣已經不大。

    比如參加各種綜藝,創立全新的節目,又或者是拿一個奧斯卡提名,拍上幾部電影,這些對他來說都是聊勝于無的東西。

    這些,已經并不能提升杜小笙的名氣。

    就像是貝爺,他可以繼續直播荒野求生,依然會有很多粉絲追捧觀看,但是這并不能像他剛開始播的時候那樣,一下子吸引幾百甚至幾千萬人觀看。

    而杜小笙,為了再次復活跑酷系統,修復身上的無數暗傷,他必須繼續提升自己的名氣。

    直播太空漫步,成為地球上第一個登上火星的人,對他來說,將是一次巨大的機會。

    這也是他成為超傳奇巨星的唯一一次機會。

    “說說具體的吧。”杜小笙不卑不亢,只是正襟危坐顯示出自己的重視。

    列奧納夫斯基微微一笑,將一式兩份準備好的合同推給了杜小笙,笑著說道:“這是一份擬好的合同,具體的細則都明列清楚。上面已經加蓋好了公章,不著急你可以慢慢看,仔細考慮。我下面先撿幾條重要的,跟你說明。你有問題隨時可以問我。”

    杜小笙拿起合同,一邊仔細閱讀一邊點頭。

    “關于第一次人類太空直播計劃,將會像足球一樣進行招商和冠名,這是我們邁出商業話的第一步。考慮到你的出資,名氣以及后續的代言費。航天局決定分潤給你百分之十的分成。”

    “當然了,這個招商和冠名,華蛾雙方會共同進行審核。”

    杜小笙點點頭,沒有因為這冠名費和代言費只有十分之一而感到不滿,畢竟這是火星登陸計劃,是人類邁向宇宙的全新里程碑,這其中包含著的是無數科學家的智慧結晶。

    而且話說回來,雖然蛾方看好了杜小笙身體的超級基因,以及他巨大的名氣。

    但是,如果對方不邀請他,相信憑著火星登陸這個計劃,蛾方依舊可以輕松籌集到這30億美金的科研費用。

    “除了招商引資之外,航天局方面還想向世界各國,出售轉播權。”列奧納夫斯基如數家珍地說道。

    對于出售轉播權這件事,杜小笙并不陌生。

    無論是世界杯還是每年的NBA,電視轉播權的利潤和廣告費都高的驚人。

    這其中產生的利潤,都是數以千億計的。

    列奧納夫斯基微微一笑,看著杜小笙說道:“而這里面,也給你百分之十!”

    聽到列奧納夫斯基的話,杜小笙徹底震驚了。

    如果說之前的代言費,只不過是杜小笙投入三十億美金得到的一點利息和分潤。那么后面關于轉播費用以及其他產生費用的回報,價值可就太驚人了。

    要知道這可是直播,杜小笙全世界的粉絲,是數以十幾億計算的。

    這其中僅僅是各大平臺轉播,粉絲們刷的禮物所折換成的錢,也將達到一個尤為恐怖的數額。

    火星計劃,不是一場直播,這整個一個系列的直播,相當于楚門的世界。

    探索火星,來回430多天的日子里,杜小笙能夠得到回報,將會是一個極其恐怖的數字。

    杜小笙和趙韻寒,恐怕將會因為這一件事,直接收獲上百億的收益。

    “這份禮物實在是太貴重了!這……”

    沒等杜小笙說完,列奧納夫斯基已經笑著開口說道:“普先生說了,這是你應得的。你有理由得到我們的友誼,我們對待朋友向來都是慷慨的。”

    回憶到自己在這里昏迷的一年時間,杜小笙笑著說道:“替我轉告普我一直很感謝那一年,如果沒有貴國伸出的援助之手,恐怕就不會有現在的我。”

    列奧納夫斯基笑著伸出手,對杜小笙說:“那么,我就提前祝我們成功。”

    杜小笙站起來,伸出手與之緊緊握住,笑著說道:“一定會的。”

    ……

    送走了列奧納夫斯基,一身是汗的趙韻寒從健身房里走了出來,她的手里拿著一個果盤,一邊吃著,一邊問道:“什么事?”

    健身服將趙韻寒玲瓏的身材襯托的完美無瑕,她就像是童話仙境里走出來的仙子,不過杜小笙卻沒有被這沖天而降的幸福和喜悅沖昏頭,他急忙拿起沙發上的一條毯子,給趙韻寒披上,笑著說道:“別著涼,這有一件好事。”

    將合同直接遞給趙韻寒,杜小笙接過果盤,一邊喂著老婆,一邊陪著她一起看起合同。

    兩個人仔細看了三遍,打理了多年公司事物的趙韻寒點頭說道:“合同的條款都沒有問題,具體的細節還是要公司的法務部再看看。”

    “這利益太大也太多了,普先生這份禮物,足夠把我們推上世界頂級富豪榜前十的位置,到時候有了這些錢,你想干嘛?”

    杜小笙想了想搖搖頭說道:“還沒有想好,這就好像你的朋友跟你說,明天你的彩票中五百萬,你要用它們來干嘛一樣。”

    “你這個比喻不恰當,你早就有五百萬了。”趙韻寒微微一笑,沒有繼續這個話題:“,對了訓練什么時候開始?”

    杜小笙幫趙韻寒撥開吃到嘴里的頭發,笑著說道:“怎么?迫不及待給那些小瞧你的家伙展示你的實力了?”

    趙韻寒伸手輕輕錘了杜小笙一下,忐忑說道:“別瞎說,我心里沒底的很。”

    杜小笙假裝納悶的說道:“可是爸那天說,你前段時間,好像背著我,去咱們華國的航天城里練習過了,據說成績還相當不錯吧?如果沒有把握,恐怕你是不會跟我一起過來的吧?”

    拍掉了杜小笙摟過來的手,趙韻寒哼道:“這世界上,還沒有我想做卻做不成的事。”

    “是是是,我的老婆大人最棒了,我現在真的有一種被女王大人寵溺的感覺。”杜小笙開著玩笑道。

    將臉上的汗水擦掉,趙韻寒活動了一下酸脹的胳膊,隨手扯下身上的毯子道:“從小到大,還沒人有資格瞧不起我,你是我的,比我強也就算了,但別人,不行。”

    
飞鱼钱包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