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石隕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偶像
    節日快樂

    .........................................快樂的分割線...............................

    清晨,林寧睜開朦朧的睡眼醒來,這一覺睡的十分舒服。緩緩起身,挺著腰高高舉起雙臂伸了個懶腰,并發出一聲舒暢的呻吟“嗯~~”

    “欲求不滿?”

    熟悉的聲音突然從旁邊傳來嚇了林寧一跳,差點把腰給閃了。扭頭一看,又是一驚。只見李剛就在她旁邊的病床上,一手反扣豆腐花的雙手將它壓在床沿上,一手拿著棒棒糖在它面前引誘,而只有腦袋能動的豆腐花努力伸著小舌頭舔面前的棒棒糖。

    “你們在干什么?”

    “教它吃棒棒糖啊,這是我想到的新方法,先這樣強迫它舔著吃養成習慣,以后就算讓它自己吃也會正常的舔食。”

    “你還不放棄啊,不過我看你這更像是虐待幼女。”

    “虐待?你看它不是舔的挺開心的嗎?再說它也不是幼女,更不是人類,這頂多算是訓練寵物。而且別人馴用的是鞭子,我用的是糖,相對而言在馴寵界我已經相當于天使一樣的存在。”

    天使?我看是天上的狗屎還差不多。林寧腹誹。

    李剛說的得意洋洋,沒注意讓糖的位置移動了下,結果夠不到糖的豆腐花立刻操著一口蘿莉音抗議起來,并且差點將壓在它身上的李剛給掀下去。

    “啊你個頭,不吃能死嗎?”用棒棒糖敲了敲豆腐花的額頭,又放回原位讓它繼續舔,它才老實下來。

    豆腐花安靜下后李剛目光回到林寧身上,沒來由的就沖著她呵呵一笑。

    李剛詭異的笑容讓林寧后背竄上一股寒意,“干嘛笑的那么惡心啊?”

    “我說,你這是在福利大放送?”

    “啊?”順著李剛的目光林寧低頭一看,毛毯不知何時已經被踢開,下面完全沒有了遮蓋,白色的內褲無拘無束的享受著清晨的陽光。

    林寧驚叫一聲連忙將毛毯蓋上,下意識的回頭看了眼墻角的監視器。

    “不用緊張,如果人家有看的話,已經看了一晚,現在也該看夠了。“

    “你這是在安慰我?為什么不幫我蓋上?”林寧見李剛那悠悠然的樣子就有氣。

    李剛卻眉毛一挑道:“幫你蓋上?你看我像是那種有高尚情操的人嗎?”

    林寧聽完一驚,連忙將手伸進毛毯往下面摸去。

    李剛見到林寧的反應不由撇嘴“你妹,你到底把我當什么人了…”

    “禽獸、變態、虐待狂、蘿莉控、人類的殘渣...”

    “想死啊!”

    “當我沒說。”見李剛面色不善,林寧識趣的閉嘴穿褲子。

    李剛嘆了口氣,這便宜女仆真是越來越囂張了,同時也感覺自己真是失敗。為什么自己的形象越來越崩壞呢?明明應該陽光帥氣、活潑開朗、善解人意、心地善良、慷慨大方有操守、少女熟女都喜歡的英雄形象才對。一定是哪里搞錯了。

    林寧匆匆穿好衣服離開病房,而劉珊珊的床早已空著,她早上起的比李剛都早。

    林寧和劉珊珊現在都沒有什么傷,只不過醫生依然建議她們休息下,尤其是有些貧血的林寧。

    早飯過后,李剛、林寧、劉珊珊三人來到十樓設備庫領取新通訊器,而新的通訊器剛到手就響了起來。

    “一號保護目標正欲單獨離開本部,勸阻無效,請保護小組前往處理。重復,一號保護目標正欲單獨離開本部……”

    “執行者保護小組收到,報告現在目標位置。”劉珊珊對著通訊器道。

    “目標現在已從三號電梯下樓,馬上抵達一樓大廳出口。”

    “收到,你們看好其他人,我們馬上去處理。”通話之后劉珊珊二話不說直接沖了出房間,然后打開扇窗戶就挑了下去。李剛無奈的聳聳肩,將豆腐花攔起也隨后跟上。

    林寧看了眼窗外的藍天白云,眉頭皺成一個褶,一臉咪疼的表情道:“這可是十樓啊,不走尋常路也稍微給我有個限度吧!算了,我還是等電梯好了。”

    林寧邁著有點虛的步伐向電梯走去之時,劉珊珊和李剛自由落體也馬上要著地了。

    李剛不會在乎這點高度的加速度,大不了在地面砸個坑,他反而是比較好奇劉珊珊打算怎么著地,因為她并沒有強悍到不懼這種高空墜落的肉體。不過她既然敢跳應該就不怕摔,一定有安全落到的方法。因此李剛也不擔心她會摔成小餅餅,而且就算萬一有情況他也做好了出手救援的準備。

    在離地面不足五米的時候,劉珊珊雙手往地面一撐,地面附近狂風驟起,兩個肉眼難辨的空氣墊瞬間在她和李剛下落點形成,二人緊接著落入其中,身體猶如陷入柔軟的海綿,墜落速度陡然下降,到腳落地之時已經將全部下墜的力道卸去,平穩著地。

    “竟然還有我的份啊,謝謝啦。”

    李剛落地后受寵若驚的笑著沖劉珊珊道了聲謝,但劉珊珊只是向他看了眼,沒有說話直接向大廳正門走去。

    “這妹子是要堅定不移的走無口路線啊。”李剛嘀咕一句著隨后跟上。

    在大廳正門,二人和走出溫婷婷相遇,她身后還跟著兩個國處局的警衛。

    劉珊珊交代了兩句讓警衛離開,然后對溫婷婷道:“溫小姐,你這樣獨自外出很危險。”

    “我知道。”

    “那還外出?昨晚剛被襲擊過。而且…”劉珊珊環視周圍“你的貼身護衛呢?”

    溫婷婷微微一笑,挺直嬌小的身軀道:“今天是我單獨外出,不需要他們。還有一點我再提醒你一下劉珊珊小姐,你們無權干涉我的行動自由。請記住,我從沒有要求過你們的保護,不管是你們的保護工作還是提供安全住所,這都是你們單方面提供的。從我的角度來看,你們實際上已經對我產生了阻礙。看在我們可能結盟的份上我才同意你們提供額外保護并在一定程度上進行配合的。所以以后說話請注意措辭和語氣。”

    “你…”

    被一個比自己矮一頭還多的小女孩訓,就算她實際年齡上并不如外表這般小也讓劉珊珊受不了,正要發火,一旁的李剛突然來了句:“看不出來,溫大小姐的胸部出乎意料的有料呢!”

    李剛說話同時還搓著下巴擺出一副很認真的表情,打量著溫婷婷因挺直小身板而略顯隆起的胸脯的目光毫不掩飾,而那語氣就好像評價的是新年餐桌上的餃子…皮薄餡大,不錯,不錯。

    “無聊!”劉珊珊被李剛這一打斷也失了跟溫婷婷置氣的情緒,氣惱的白了李剛一眼不再言語。

    而溫婷婷并沒有因為李剛近乎騷擾的話語而生氣,只是呵呵一笑,道:“是么,能看出來嗎?”

    “必須滴。不過這種大小還是需要親手摸一下才能確認。讓摸不?”李剛厚顏無恥的問。

    “李剛少尉,你這可已經算騷擾了。”溫婷婷依然面帶笑容,一副不瘟不火的樣子。

    “呵呵,我開玩笑的,呵呵呵…”

    “那玩笑到此為止,我們談下正事。”溫婷婷收斂笑容正色道:“今天市里有一場月琪的個人演唱會,我要去聽,你們還打算跟著?”

    “當然,這是我們的職責所在,就算自己不愿意也要去。”劉珊珊語氣不太友好的回答。

    “是的,是的,話說月琪是誰?”李剛附和兩聲并疑惑的看向劉珊珊。

    “看我干什么,我怎么知道。”劉珊珊略尷尬,她一直努力訓練進化能力,希望早日能成為跟姐姐劉嬌一獨當一面的強力執行者,哪會關心其他。

    劉珊珊不知道,但溫婷婷不問自答的給出解釋:“月琪是最近紅起來的偶像歌手,她的歌聲時而甜美時而狂放,卻總能引發聽者的共鳴,短短幾個月間就成為當下最炙手可熱的明星了,有希望之星的美譽。我怎么也算是她的歌迷,有機會去現場聽她演唱,怎么能錯過呢?如果你們要跟我來的話我也不反對,不過票可要自己買。”

    “偶像…現在竟然還有這種職業?”李剛驚訝。

    “為什么不能有?”溫婷婷反問。

    “現在防御圈外還變異獸成群結隊的跳大腿舞呢,這么悠閑的追星沒問題嗎?”

    “其實換種角度來看,偶像明星也是一種信仰,美妙的歌聲也能夠給人們帶來希望。在被變異獸的恐懼籠罩的今天,一個能驅散人們心中恐懼氤氳的偶像或許比一百個強大的進化者更有用。當然,那種靠丑聞艷照花邊來搏出位的旁門左道不可能有這種力量。”

    李剛看了眼掛在自己胳膊上耷拉著腦袋裝死的豆腐花,略一沉吟,認真道:“好吧,你說的有道理。但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問題。”

    “說。”

    “那個月琪漂亮嗎?”

    “……”溫婷婷差點被李剛這“重要問題”噎死,輕咳兩聲順了口氣才道:“既然叫偶像明星,形象自然非常出眾。”

    “走,我們去看演唱會。”

    “別急,先聽我把話說完。”溫婷婷制止已經準備走人的李剛,道:“我不想對你們的任務指手畫腳,不過出于我個人的一點建議,還是再提醒你們一遍,你們還是不要跟我一起。”

    “不一起怎么保護你?就你這體格,不用什么強力的殺手,隨便一個街邊小混混都能把你拖到小巷子里一百遍啊一百遍。還是說你其實非常厲害,跟你那個大胸護衛一樣能變身?”

    聽到李剛的話連最近一直努力把他當空氣的劉珊珊暴汗,忍不住道:“敢不敢不要說那么粗俗的話,一百遍啊一百遍是什么意思!”

    “不要在意那種細節嘛,對吧溫大小姐。”李剛看向溫婷婷。

    溫婷婷雖然臉上表情有點僵硬,但畢竟是見過世面的人,不會被李剛的話影響,依然平靜道:“我明白李剛少尉的意思,明人不說暗話,不妨跟你們直說。我頻繁外出就是為了引出殺手,但昨晚的襲擊讓我意識到敵人可能存在超出預料的戰力,所以才讓玲玲他們留守,而我獨自露面。如此一來殺手幾乎不可能去攻擊你們國處局的本部,因此襲擊單獨外出的我的可能性非常大。”

    “沒錯啊,雖然不知道你為啥閑的咪疼要吸引殺手來殺你,不過我們的任務是保護你,好像不沖突吧。”李剛理所當然的道。

    溫婷婷不知道李剛是真傻還是裝傻,只好道:“好吧,我再說明白點,我的能力特殊,不怕暗殺,我不想你們為了保護我而毫無意義的死掉。雖然我知道你應該很強,但這次的暗殺者或許不比你差。”

    “你怕不怕暗殺是你的事,保不保護是我們的事,根本沒有關系嘛。再說,你真的知道我有多強嗎?如果真的我都頂不住,還有蘿莉盾一枚,放心好啦。”說著李剛拍了拍豆腐花的腦袋。

    “與其來保護我,不如去保護我妹妹,她更需要你們的保護。”溫婷婷也沒料到自己話都說到這份上了他們還這么死腦筋,索性換種說法。

    “放心,她在這比在保險箱里還安全一百倍。別看這本部不怎么起眼,防御設施可是很齊全的。而且我們隊長也會到這里來坐鎮,他可不光是有嗓門大這一個特點,實力也強的一塌糊涂,雖然比我差了那么一點,不過我不認為來暗殺你們的人會比他還強。因為有那種實力的話還做個毛線殺手啊,去國處局當執行者隊長就完了。”

    “厚臉皮,隊長比你強多了。”聽李剛自吹自擂,劉珊珊再次忍不住反駁。除去姐姐劉嬌,隊長于奇也是她最敬重的人,不能容忍李剛的說詞。

    “一般一般,世界第三。”李剛呵呵一笑,并不在意。

    “……”劉珊珊氣結,這家伙臉皮厚到一定程度,沒法交流,姐姐說不能搭理他,果然是對的。

    “算了,隨你們吧,到時不要怪我沒提醒你們就好。”溫婷婷無奈。

    這時搭電梯下來的林寧姍姍來遲“你們在這啊,我這不算遲到吧。”

    “你可以回去了,我和溫大小姐要去看演唱會,共度沒美好的二人世界。劉小美女也留在這里保護溫家二小姐吧。”李剛對林寧和劉珊珊道。

    “演唱會?誰的演唱會?我也要去啊。”林寧激動道。

    而劉珊珊則到:“你沒有權利命令我。”

    李剛心中暗嘆,兩個美女都掙著要跟我出去,好像開呢。

    拋開無聊的意淫,李剛先對林寧道:“和溫大小姐出去可是要隨時準備被襲擊的,而呆在這里則比較安全,你確定要去?”接著又對劉珊珊道:“下次襲擊應該比昨晚的要猛烈的多,你現在似乎還有點應付不來吧。”

    林寧聽罷立刻捂著腦袋,擺出一副病怏怏的樣子“呃…我果然還是有點貧血,頭好暈,沒有辦法,雖然我想去完成保護任務但也只好留下來了。”

    劉珊珊沒有像林寧似得打退堂鼓,反而激起她的好勝心,“你什么意思,不要瞧不起人。昨晚只是一時大意,以后絕不會再犯那種失誤。”

    見劉珊珊語氣這么絕決,李剛也不再勸阻,只道:“希望吧。”

    “走著瞧。”

    “好吧,既然這樣那這里就交給你了。”李剛沖林寧道。

    “沒問題。”林寧樂呵呵的準備歡送李剛離去。

    “那么,大小姐,我們走…咦?”說話間轉身要走的李剛突然停下。

    “怎么了?”溫婷婷見李剛的異常反應心生警覺,難道殺手已經來了?

    “消失了。”李剛掏了下耳朵。

    “什么消失了?”

    “剛才從跟你說話開始就一直聽到一股奇怪的噪音,現在突然消失了。”

    “噪音?”

    “對啊,你們沒聽到?”

    “沒有啊…”說到這,溫婷婷突然想到了什么“等一下,是這個嗎?”

    溫婷婷剛說完李剛又聽到那奇怪的噪音,忙道:“對,就是它。是大小姐你弄的?”

    “你竟然能聽到?你真的是人類嗎?”溫婷婷好像看見外星人似得從頭到腳打量了李剛一遍。

    “必須啊,土生土長的地球土著,需要驗貨嗎?”說著李剛就要解腰帶脫褲子。

    “停,停,不用脫,我知道了。”溫婷婷連忙制止李剛,同時狂汗,這家伙還真是沒節操沒下限啊,果然跟情報中描述的一樣,不能以常理來判斷,經常會做出一些超乎想象的腦殘舉動。現在有點理解負責調查的人是懷著怎樣一種心情寫報告的了。

    “那到底是什么?”李剛扣回腰帶,繼續追問。

    “小道具,一種音波干擾器。能夠在小范圍形成聲波領域,里面的人說話在外面無法聽到。不過它發出的聲波不是人類能夠聽到的頻率,你竟然能聽到,還真是厲害。”說著溫婷婷將一直放在口袋里的左手拿出,手里握著一個跟遙控器似得東西。

    “順便一提,上面還附帶了電磁干擾功能,一定范圍內能干擾電信號,讓竊聽器之類失效。很方便的防竊聽小道具。”

    “剛才我們說的話還需要保密?”

    “或許吧,呵呵。”溫婷婷一笑,收起她的小道具。

    隨后,三人離開國處局本部,搭上有軌電車向演唱會所在明泉體育中心廣場趕去。

    現如今普通私人代步車輛很少,因為擁有私家車的代價非常高,不是普通人能夠承受的。它就像一種特權,擁有特權的同時必須承擔等價的義務,當然這義務可以用高額的金錢來代替。所以大眾出行幾乎全靠公共交通工具或者自行車。公路再也不會擁擠,空氣再也不會渾濁,從這點來看,這還真是一個相當環保的時代。之所以這樣,是因為防御圈都市里可沒有多余的能源給私家車去浪費。

    車上,坐在李剛和劉珊珊之間的溫婷婷突然道:“我有個疑問,你們為什么也不問我為何故意吸引殺手來暗殺自己,難道不想知道其中原因嗎?對于這種不合理的行為,而且跟你們的任務息息相關,一般都會想知道吧。”

    李剛聽罷滿不在乎的反問:“我們為什么要知道?難道知道了你就不這么做了?再說你不是不讓我們過問你的事情嗎?”

    “也是…”
飞鱼钱包网站